行驶在雷雨区上空的飞机只在爆炸产生的晃荡间,一道与天际相接的电流发出一道光电的直极右侧机翼劈开恐惧暄目的炙热电光。
    双臂下意识地挡在面前,暴露出的皮肤被一种无处可寻的刺痛刺激,耳膜堵住外在声音,电流丝线般流动的声音充斥在大脑,一阵呕吐感随着眼前天旋地转的扒住座椅。
    陈鸣惜撑起身体,难受地皱着脸庞,眼前一阵被封闭空间内生起的浓郁青烟模糊的看着周遭。
    被安全带束在座位上的人解开带子摇晃不定地站起身咳嗽,靠近爆炸点的男人只在看不见的地方微弱的喊着救命。
    而真正爆炸的区域被爆炸冲击乌黑了大片,整个洗手间门板被爆炸轰开的摇摇欲坠,露出整个被爆得墙壁发黑熊熊燃烧、冒着滚滚浓烟的洗手间入口。
    一股钢业钢板的塑料味道充斥在让人眼泪直流的烟雾中,由火焰爆发点扩散的烟雾内,与其他乘客一样陷入烟雾被呛得咳嗽不止,身体随着咳嗽一下下颤抖,南珠捂着嘴,余光只瞥到一个从右侧极快跑过的人影。
    她眯着眼睛抬头看去,只听烟雾中响起爆发的喷射响声,一道冒着冷烟的白体气体从那女警拎着的灭火器中大股喷出,只在整个被火焰侵占的卫生间门内向外灼热火焰的,她后退了步,控制着喷头,让那冷气与之抗衡。
    在火焰燃烧崩裂的碎声中,吴则绪坐在被打开覆盖了一层白灰的行李箱边,他歪头敲打着被爆炸震得发疼的左耳,只在细碎纷乱一团像麻线般纠缠的声音中,逐渐露出一点光点的听到灭火器发生的声音,他随着那声音强撑着起了身,伴着大股烟雾和燃烧的刺鼻气味,单手捂着口鼻,在咳嗽间,他迅速的拎起面前的灭火器。
    扛着有那火焰最为浓郁的工业烟雾,他后退了步,打开灭火器的,站到已经站在入口右侧向里灭火的陈鸣惜身侧,在舱尾乘客远离聚集到尾端保护自己的目光下,在地上留下一滩干粉的,极力扑灭火焰。
    扶着已经逃离中舱的旅行团导游座位踉跄站起,在逐渐明晰的青色烟雾之中,零零散散地乘客踉跄相扶地朝着商务舱方向走去。
    左右彷徨寻找着乘务长身影,穿着低跟鞋的脚尖随着微微弯着的削薄身影缓缓不安地向右转移,可无法找到的,南珠胸腔发出点点下沉凉意的呼吸声响,只在身体随着目光彻底转向商务座通道口,在连她自己都手足无措下,舱内完全混乱的,是一个个遭遇灾难的纷乱身影。
    一股被熏出来的泪水湿润无声的眼睛,她凝噎的,只连忙抬手擦掉眼角的湿润,可她的动作忽然迟疑下来,一侧面庞只被巨大火光照耀的,随着那光线向左,恐惧与下压的眉几乎同时抵达的,从天空下飞行的硕大飞机间的一扇扇小窗内看到的,是熊熊燃烧的飞机引擎。
    不定摇晃的冷调走道间,从爆炸中缓过来脚下无力的,乘务长冲开帘帷一下撞在墙壁上的,她皱着眉,细白显出筋骨的手腕贴着墙壁支撑起身体,随着像是船舶有些摇晃的通道,她一路跑到驾驶舱前的拉开大门。
    “右引擎起火了,现在怎么办?”
    身后大门骤然被人拉开,被能面对着整片混沌天空的玻璃包围的狭窄控制室内,面前仪表盘整个不稳定地上下颤动,手持着方向把,控制着飞行方向,旋转仪表盘只在飞机倾斜飞行中加大坡度的移转着。
    分别坐在左右两侧,机长只露出了侧脸,耳朵被耳麦塞住,只在呼啸声格外大的情况下手动操作着飞机,极力冷静的,道:“刚才飞机不知为什么震动了一下,右引擎就被雷电击中,明明已经避开雷电区了!现在整个自动操作都失灵了,燃料在急速下降,必须要在飞机燃料耗光前降落!”
    “刚才飞机发生了爆炸,难道是把油箱砸漏了?距离新加坡还有多远?”随着一阵摇晃,乘务长扶着两边座位的把手,只朝着正前方看着正处在一片翻滚恐惧电丝乌云正上方高速飞行的半空。
    “还有1000公里,以现在的下降速度,根本支撑不到那个时候!”
    副驾驶几乎一秒都不敢移开视线的,控制着面前的操作台。
    “那降低高度呢?”乘务长道。
    “很危险,要是在过程中再被雷电击中……只能改变原先的航线,以最短的时间,快速飞行,紧急迫降。”似极棘手的问题,机长反而更加冷静,他身体全被面前的操作盘带动,只瞳孔向右侧转动看向皱着眉、同样也在看他的乘务长,“我这边没发直接联系中控台了,要靠你了。”
    “大家快到这边来!”“快点!”
    身后,走来捂嘴口鼻的空乘人员呼唤着周围的乘客向商务舱靠近,趴在地上,李成伊弯着腰,一只手捂着口鼻发出抑制不住的咳嗽,胸膛随着剧烈咳嗽带起一股窒息的湮灭,额间冒出冷汗,伸进衣内摸索的手演变为抓紧衣领的窒息感,他几乎发出嘶哑哮鸣音的,跪在地上。
    “你还好吗?”
    在一旁的南珠只发现他的,连忙来到跟前。
    “你有哮喘?”“你的药呢?”
    “呼呼呼……”
    她说了一连串话语,李成伊听不太清,单手撑着地面,唇色发白的在咳嗽间拼命喘息,只在飞机持续地摇晃间,他发出丝丝哮鸣音的一只手指向那被打开的行李,伴着那涌上喉咙的剧烈反应,他整个人颤抖着,敞开的外套露出因咳嗽共鸣起伏的瘦弱胸膛。
    一只手扶着座位,南珠喘着气,看到他伸出的动作,她迅速反应过来地转向身后打开的行李箱,膝盖跪地,拿起两个装着衣服的真空袋,拨开黑色塑料,只拉开行李箱盖上的白网拉链,迅速掏出里面的小罐,在转过来间扒开盖子的,随着飞机摇晃的气流声,将那东西递给了他。
    接过喷雾,李成伊颤抖着,在口鼻呼出气息雾化盖子的拼命呼吸。
    南珠伸长脖子,在不知为何又变为雷电区恐怖的暴雨光景,中舱被暴雨模糊玻璃的朦胧冲天火光照亮,灭掉火的周围在火光照耀下漂浮着大片燃烧后的白色颗粒,看着在同事的帮助下几乎已经空掉的座位,她低下头,看着靠在座椅前的李成伊逐渐平静的虚弱状,道:“能站起来了吗?我们得去前面。”
    李成伊脸色发白地点了点头,她说了声“来”,只向他靠近的,将他的手臂架在肩上,借着他起身的力气站起的向着商务座走去。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