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荡视线映照灰暗光线簇拥着的人影,或坐或站的低低私语掩着重重交错,暴雨压着冷汗身味,拥挤着的身体缝隙间,穿着绿衣服的女人只低着脑袋,压着随大家激起一次的恐慌情绪,微弯曲着身体,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忍不住眼角湿润地发出喘息。
    “是,是。我们没事妈,别担心,你在家安心等着我们就好了。”
    在人群间抬起头,湿润的眼睛在面前一道道身影间挪动压着胸膛冰冷的恐惧,程乐儿有些喘不过气的道:“只是飞机遇到暴雨了而已,工作员都飞了这么多趟航班了,一定回处理好的。”
    她低下头,忍着鼻头地酸意,听着那边话语的,诧异道:“你要去机场等我们?外面还下着大雨。妈,没事的,手机上报道的也不一定是对的,别担心我们。”
    挂断电话,舱前似乎发生什么的人群渐渐躁动起来,跟着旅行团的人一起昂头,旁边站着的程允只说了句“姐,你看”,程乐儿也跟着站起的,从跟前两个差不多身高的男人间看见穿着蓝色套装的乘务长从爆炸的机舱走来,于人群间窜动地呼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刘怔载先生!”“刘怔载先生!”请问,刘怔载先生在这里吗?”
    “这到底是怎么样?”没法打通手机的,年轻人低头不停摆动手机,几乎没没法承受这压力的焦躁道。
    “对,我被困在飞机上了。”穿着绿白polo衫,高个男人目光不定地关注着周围,打着电话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别踢皮球了,我打了那么多部门都是这样,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要在这里等死吗?”摘掉眼镜,穿着西装的微胖男人对着手机那端道。
    “没事的,我会回去的。”
    坐在靠窗的位子,一个戴眼镜的老人只弯腰对着手机安慰道。周遭声音混杂,无数纷乱声音拥挤在封闭空间内,只从混乱中忽然呼唤一个姓名的,他微微抬头,朝着声音方向看去的站起身,应和道。
    “我是!”
    “是刘怔载先生吗?”挤到那应和的老人跟前,乘务长微喘着气,忙问。
    “没错,我就是刘怔载。”那老人点了点头。
    有些急促的语气中,乘务长下意识地点了下头,“麻烦您跟我们来一下可以吗?是非常着急的事!”
    没多想,刘怔载回应了声“好”,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来不及说感谢地话,领着人,对两侧站立的旅客说着“不好意思”,想要从左边走道挤出去往回走的。
    可在被死亡笼罩着的舱内,无数急切期盼她出现得到一个安定人心的答复的人,却又看到她不做任何解释地准备离开,矛盾终于爆发,掀起一场爆发的轰乱。
    “为什么一直在回避我们?你们到底在隐瞒什么?”“网上说飞机在漏油?”“难道要我们在礼堂跟大家见面嘛!”
    周围的声音像暴风雨下的海浪一样从四面八方袭来,被夹在深渊一样的中间,她停止脚步,无法安静思考的,她胸口起伏地喘了口气,正准备将一切坦白的。
    在一张张口“乘务长”地呼唤中,可实在坐不住了,压抑在主动目光下,忽然,一个人在人群中高声喊道。
    “乘务长!”
    那瞬间,周围的声音像静止了一般,一股麻意几乎让那停住动作的蓝色背影只能听见自己的喘息,乘务长僵硬在原地,一声一声自己的呼吸在耳膜便扩大的,让她慢慢地翻过了身,面对那注视着她,双眼斥着泪、直视她的女人。
    “至少要告诉我们,我们能不能安全到家吧。”
    几乎沉寂的,她绝望地双目凝视她的,坚毅声压着哀求,道。
    一瞬间,乘务长几乎有些局促地看着她、看着周围的人,她的话语似就在嘴边,犹豫地目光徘徊回面前的人,在帮忙处理乘客伤口地同事纷纷往来的目光下,她低下头,抿了下干涩的嘴,似下了极大底气,再抬头看着大家,道。
    人群像蜂群一样发出窸窣声响,来到左通道,陈鸣惜挤在人群外,左手抓着通道向外扩大的半圆转折,在空荡上方分切下拥挤着的一张张灰色面孔间,她视线晃荡地看着被围堵在右侧通道,具有稳定人心作用的乘务长李倩。
    “大家。”她扬声,目光分外凝重地望着大家,“飞机的情况想然大家已经有了了解,这是飞行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意外状况,现在飞机因为刚才的爆炸导致了飞机燃料泄露,也间接引起了右引擎起火。以现在的飞行速度,我们也许能够达到新加坡安全降落,但刚刚接到消息……”她漆黑的目光看着大家,只在种种目光注视下,给出如同第二枚炸弹般,道。
    “新加坡方,拒绝了我们的入境。”
    “什么?”
    一下子,恐慌上的薄膜只在一声震惊中撕烂,焦躁的情绪暴露在火焰下,像加了一勺油般,不大的机舱直接炸开了锅。
    “怎么会这样?”“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要跟着飞机掉进大海?”
    “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们?”“到了这种程度才告诉我们吗?”
    “所以!”乘务长打断了大家的猜测,语速忽然变得格外焦急道:“我们需要帮忙。飞机就在太平洋上空,如果在燃料泄露的情况下返航,整辆飞机上的大家都会遇难!所以我们现在非常需要刘怔载先生的帮忙,时间非常紧急,这关乎到全体乘客的生死!”
    整个机舱像热锅上的蚂蚁,七嘴八舌的说着各式各样的话。站在人群外,感到身后涌上来人的,陈鸣惜回头看了眼从机尾聚集来的乘客,无法听清他们到底是什么态度的,她返头只看到众多身影中乘务长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老人带走的,掀起帘帷进入到了工作区内。
    这时广播在头顶响起,“飞机将在一分钟后全速前进通过雷电区,请各位乘客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
    像是怕没听清,广播又重复了一遍的,夹着英语,提醒来不及清晰恐慌的旅客回到座位。
    挂饰电话前,乘务长只低声跟那位议员说了些什么的,议员点了点头,拿起电话,对着电话在灯光下说起什么。
    “请大家回到座位吧,拜托!”
    在广播发出,有些纷乱,一个乘务站身的请求聚集在商务舱的回到原本座位,在她的呼喊下,带着不同面色的人只蠢蠢欲动的,在乞求下,回到了座位。
    率先坐到位子,陈鸣惜扣上腰间的安全带,感到前座有人落座,她抬头看向那对姐弟走回的,坐在了座位上。
    像是猜到了什么,她落下眉眼,只在那原先坐到旁边的旅客坐到其他位子的空出了靠窗的位子,随着那无人遮挡、只在冒着黑烟让人担忧的燃烧火焰照耀下,她向右窗看去的,被暴雨模糊的玻璃窗,密麻水流颤动的薄弱点间,她的目光似透过玻璃的,看向那飞机外遥远暴雨下的苍穹和波涛海面上的恐怖天际。
    -
    求珠珠!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