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口插在墙底生锈的插座板,背对办公室两格中间柱着一块凸出柱子,两排大方窗在并列的白墙漏进炙热阳光,充满生活气的纷乱办公室,两人站在方窗对面墙壁的阴影里,身后搬来的办公桌繁乱地堆迭着文件,为面前的新人整理好警服,曹大益后退了步,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着真有模有样,把警服带上就干净利落多了。来!把编号贴上。”
    他迈开了一步把手里的编号贴递给一身干练警服的陈鸣惜,接过编号,她低着头,双手辅助的贴在左胸口袋前,嘴角忍不住地扬起一丝笑,露出齿的笑着,“什么有模有样,我本来就是警察。”
    把贴歪的警号撕下一角重新贴上,只嘴角含着与明亮双目相配的笑意,她抬头看着身着便服穿的极其随意的曹大益,双脚靠齐,手掌对着太阳穴向下倾斜,脸上笑容明媚,道:“PC1293陈鸣惜报道!”
    “就是这样嘛。”看着她神采奕奕的模样,曹大益微皱着眉笑着,用力点了下头。
    可他忽然吸了口气,像是想起什么的双手索摸外套口袋,“孙庆那家伙不知道把其它季节的警服放哪里去了,换所一连搬了几天的东西,之前巴掌大的地方东西倒挺多的,一些放在手边的东西一下子就找不到了。”
    只在说完报道的陈鸣惜眼睛向上地看着帽檐的,略微不适应的伸手挪了下头顶帽子,他回过身,对着身后几堆乱糟文件里擦拭老式电脑键盘里灰的青年喊道。
    “那家伙出外勤怎么还没回来?小好,你知道上周发下来的那几套警服放哪里去了吗?”
    “应该在隔壁储物柜里。”那青年听到声,直起腰来回答。
    “帮我拿过来。”曹大益向左侧着半个身子看他,使唤他干活的,末尾还加上了一句“多谢”。
    “叔叔,咱们不用填信息吗?”目光小心地飘过右边隔着办公桌放下手里工作的小好,陈鸣惜移回视线,抬眉问道。
    回过身看她,曹大益阖眼“嗐”了一声,“哪那么麻烦,我早给你办好了。”
    说着侧身拿过桌边茶杯,他拧开盖子走到鸣惜旁边长身饮水器前,只弯下腰打开盖子,压着按钮接水,扭头看来道:“能调到这里多亏了你那个局长,离家近了就不用再跑到城北区了,要知道今年招辅警,就两个位子就有两百多人报名,简直就是群饿狼扑食,饿狼呀!”
    嘴里只发出那种夸张声音,他弯腰等了半天不见水流出来的,只将杯子放在下面直线镂空的水槽上,抬手一捧水桶,空得像个气球。
    “啊,那帮混蛋,又不换水。”
    他扭头暗骂了句,放下空得水桶,蹲下身打开下面一格的盖子,从里面挪出一桶满水的水桶,陈鸣惜见状从旁边拿起一把剪刀递给了起身的曹大益,他用擦桌子的湿帕子擦了下水桶周身,拿着剪刀划开了蓝色塑料,胡乱地丢进没有套垃圾袋的空垃圾桶里,双脚打开,抬上水桶时,不忘说:“派出所里的事都很简单,过会儿我教教你,你肯定一学就明白。”
    说罢,那青年干警就拿了一迭被塑料袋装好的衣服进来,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新同事前的办公桌上,听笑着的女同事说了句“谢谢”。
    办公室的门再度被向内推开的,嘴角还留着隔夜胡茬,孙庆穿着一件洗皱的黑色外套,伸着懒腰打着哈气地走了进来,直直地坐到了对面的办公椅上。
    “啊……你这家伙,让你巡逻又跑去睡觉,知不知道最近全国油价上涨,油费很贵的!”
    见人回来,曹大益顿时来气,抬手上前一把打在他的头上。
    “疼死了!”
    头顶重重地挨了一下,那点睡意瞬既被赶走,孙庆捂着脑袋大骂了声,坐着转过身,恶狠狠地看着曹大益,指着桌上的老旧电脑就大声埋怨道:“我也是巡逻完了!指着那点油费,不如看看这些这些,都搬来新楼了还弄回来这些老古董!比我奶奶都大!”
    “别看都是老古董,这些可都是国家财产!向上面申报经费很麻烦的,你知道要写多少报告吗?”手指着两边还未整理好的堆迭的杂物,曹大益也上头地嚷嚷道。
    孙庆却不以为然,他靠着可以旋转的靠椅,眼睛瞄着右手边办公桌方边尖角堆着的一层层文档,他随手拿起一本常年堆在角落沾着灰的文件堆在左堆顶上,说:“这些东西都可以丢掉的,上面一层一层的灰。”
    又拿起方才被压在下面的空调遥控器,看着上面不同色彩的按钮,他半信半疑地伸长手臂,对着挂在最里边右边墙壁正在吹风的挂式空调按键,只听着正在运作的空调“叮铃”地响了一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地继续运转着。
    “啊……”他收回手臂,看着遥控器上显示的数字,“哎,这东西是不是又坏了?”
    “不会弄就别乱点,新装的空调要是弄坏了又要被埋怨了。”一个一个拿着手里的纸张文件,曹大益头也不抬地对弯腰在地上找着什么的孙庆道。
    孙庆嘴里抱怨了声,直起身靠着靠背左右后看的瞄着墙壁,“搬来乱七八糟的,我连插座都找不到。算了,我去把之前的风扇拿出来。”
    “你就是用不了好东西。”曹大益略显嫌弃地道。
    拿着一迭被塑料袋裹着放在桌子上的冬衣,陈鸣惜拿下头顶的帽子,看热闹的,看着这经常拌嘴争吵地两人,只见孙庆从座位上猛然起身,她抿嘴笑着,突然想起的,微微打断道:“叔叔,你不是说还有一个人,怎么不见他人影?”
    “哦!”弯腰在打开一层层抽屉,曹大益转头道:“她的资料已经发过来了,也是位女同志,不过她要晚些日子才调过来。”将手里先前准备好的资料板拿出,他直起腰,眼睛看着桌上一迭迭高山似的文档,犯难地道:“哎哟,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
    刚说完,从门外孙庆搬来一台风扇。
    一只手把顺便拿来的木椅放在墙边,搁好矮底的绿色风扇,弯腰在墙底下插座插上电,摁下风扇按钮,孙庆蹲在地上回头,朝陈鸣惜看来,说:“幸亏你赶着搬迁来了,之前那个破地方三个人都嫌挤,下雨天还渗水,满屋子都是水泥味。”
    “也多亏了政府,拨钱发展咱们这小村镇。”拿好资料,曹大益走到跟前,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她,笑着道:“鸣惜啊,别灰心,当警察在哪都是一样,只要努力,提拔上去是迟早的事。
    望着叔叔关切她的模样,对这件事释怀了般,她眼角夹着笑,微微点头,道:“我会努力的。”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