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炙烈日光直照,极大的蓝色铁门紧密,一栋二层村屋毫无遮挡的在阳光下炙烤。大院里,两个晒得极黑的男人站在一颗树下聊着天,一个赤着膀子的瘦高男人经过大片日光朝着厕所走去。
    一扇红漆后门外,墙头倾斜下的阴影里,贴着墙,潜伏着两个便衣警察;从二楼可以开窗跳跃的低处,树干后,倚靠着两个制服警察;正面迎着光,完全暴露在烈日下,双手稳固的在一侧持着枪,顺着墙沿站立,半蹲着身体。
    大路上,一辆载货的蓝色货车只颠簸地驶下主道朝着小院开来,只在抵达门前,摁了两下喇叭,那刚从厕所出来的男人只懒洋洋地说了句“来了”,就系着腰带、踏着拖鞋慢吞吞地走来,拉开大门的门锁,把门朝着左边拉开,车慢腾腾地开进院子……
    匍匐在墙边,汗水从鬓边留下,只在塞进耳朵中的耳麦响起“行动”二字,瞬间——
    大门,一堆人从左右涌上,进入大门瞬间分散,陈鸣惜举枪对着正前方的男人,与队员齐声,“别动!”“别动!”
    后门,孙庆一脚踹开上锁的铁门,领着队员涌入,拿枪对着靠在树下喝酒的男人,“别动!”
    院子里的人被这瞬间发生的一幕惊动地高举双手,房间里的人似被这一幕吓到的,打开二楼窗户顺着水管就往下爬,只双脚刚一落地,就被人从后摁在了地上,“别动!”
    “蹲下!”更多免费好文尽在:jiza i5.c om
    穿着警服的男警背着身只踩着水泥路,只拉开货车蒙着的油布,一瞬间,一股沉闷的臭气直冲出,一个个狭窄窒息的铁笼里,蹲着的是紧挨着匍匐身体肮脏不堪的各种狗狗。
    “趴好!”拿着手铐,对着一个个靠着墙壁双手被警察扣住的男人,其他警察分布在院子各处的寻找着什么。
    从房子两扇向内推开的木门走出来,右手撑在额前,陈鸣惜站在日光,微眯着眼睛眺望着莫大的院子遍布的许多巨大铁笼。
    正午的阳光过分热烈,闷着的天气透不出一丝风,毫无遮挡的土地上,一排排生锈像是用了十几年都没有清洗过的铁笼子,满是肮脏污垢的远远散发着一种作恶臭味,只微微靠近,气味更为浓郁的差点让人吐出来。
    而在里面关着的,是寥寥几个肮脏、病恹的病狗,有的身上是一个个血窟窿,爪子、尾巴满是干涸的血迹,有的身体上长着巨大的肿瘤,还有的瘦骨嶙峋,只剩下一身能看见骨头排列的枯黄皮毛。
    只垂头丧气的趴着,隔着铁笼朝着这边眺望,了无生息。
    只有靠近后门一颗槐树下拴着一只猎犬,嘴角口水喷溅对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犬吠,喝水的铁盆生着一层沾满厚重泔水油垢,粗壮树干另一侧草地堆积着许多排泄物,无人清扫。
    未料到会是这副景象,陈鸣惜将脸侧的碎发别到耳后,听到身后房门有人走出的声音,她回头看去的,只见曹大益走到跟前,手里拿着一袋蓝白包装的袋子,走来道:“不太对劲,里面连一刻毒品都没有找到,只有半包小苏打。”
    “看来这不是制毒工坊,是狗贩子的营地。”侧头看他手里提着半包苏打的包装袋,她眼眸抬高地对曹大益开口道,只在说到一半,又转回头地远眺着前方。
    空气中若隐若现的,甚至有股尿液的骚腥。
    站在嫌疑人的一侧,跟队员说着话,缉毒组队长只接待完事项的看到这边的两人,抬手对队员说了声,直直的,他横过贴着门神的大木门,穿过屋檐下的一块阴影,身上穿着标准的黑色马甲,走到了两人右侧。
    “既然与毒品无关,那这边就交给你们,我们收队了。”他一走来,开口就道。
    两人齐向他看去,曹大益先一步开口,言:“没问题,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
    队长点了点头,“具体情况我会写成报告。辛苦了。”
    “辛苦了。”
    说完,他转过身离开的,呼喊着队员,聚集起来,上车离开。
    一见他们离开,那被抓住摁在墙面,其中一个黑黝的瘦高男人不服喊道:“我们只是普通农民,凭什么抓我们!”
    “普通农民犯法就不是犯法了吗?法律是约束社会每个人的。老实待着!”恰巧,正准备将他们带上警车的小好只压着那人手臂,语气舒缓,态度却强硬。
    “把他们都带回局里吧。”
    也没想到缉毒行动会是如此收尾,不过同样是一大收获的,曹大益挥着手就朝小好走去。
    看着他们将人压上警车,陈鸣惜皱着眉,侧头在日光下望着院中惨状,于心不忍的,她沉默无声。
    上午,树影里。
    忙活着各自工作的办公室,向内敞开的门靠着墙壁,落进空调吹拂的凉意,只存着孙庆的喋喋不休、敲击键盘地“哒哒”、空调风送和风扇旋转的声音,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声音喧闹,清爽的阴凉空间却又显得静谧舒适。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去的,你说什么呢?好好好,放心吧!放心吧!”
    只在他接电话说话间,曹大益沐浴日光地走了进来,瞬既吸引了办公室内叁人的注意。
    小好停下敲击键盘,扭头看来。
    整理着手头上的档案,陈鸣惜只动作一顿,从挡板前伸出头。
    正接着手机电话,孙庆只斜眼瞧见他进来,赶忙敷衍了几句,挂断了电话,起身站在了他面前,道:“怎么样?”
    “处理完了。”
    忙得满头大汗,身上还残留着久晒的热气,曹大益呼了口气,道:“那些动物已经陆续送去附近的流浪动物救助站,给工作人安排,那里每周都会有志愿者去帮忙打扫照顾那些动物,也会统一安排将一些可以领养的动物信息发布到网上,我想,这样至少可以解决那些动物的温饱问题。”
    语重心长,曹大益侧头看着跟他差不多高的孙庆,在说话间,又横扫过远处坐在空格间的小好和陈鸣惜。
    “真是可恶,那些人。”虽然有了一个好的结果,但不由的,孙庆还是忍不住气愤,“明明国家颁布了那么清晰的反虐待动物法和禁止使用犬法,那些人却还是,把那些狗狗的皮毛用来充当好的皮毛售卖,还要把它们的肉掺着猫肉老鼠肉各种东西当做廉价肉丸啊、饺子馅啊、边角料啊卖给无良的商家和无辜的食客,曝光了,还要害得那些好好遵守食品法的企业被连累。啊!真是火大!”
    伸出的右手向上摊开跟着加重语气一起上下晃动,说得激动的时候,他双手撩开外套,插在腰上,分外得火大的忍住嘴边大骂的词汇。
    “放心吧。”面对着孙庆的恼火,曹大益出声平复道:“那些罪犯会在秋天迎接法院的审判,到时候还要我们跟缉毒队同事出庭作证。鸣惜。”
    保持着双臂压在桌上,身体微微前倾的眺望姿势,陈鸣惜抬高望去的视线穿过办公桌上的文件、电脑、各种杂物落在曹大益身上,竖起耳朵认真听着处理的结果,可听到一半,眼眸在短促眨眼间落了一段高度,视线停在稍低的位置,她眉眼神色变淡了几分,似有些出神想着什么。
    “鸣惜。”
    只在一道呼唤突破薄膜传入耳中,陈鸣惜抬眸,像是一直专注听着的瞬既反应过来,看向站在门口的曹大益对她道:“资料准备好了吗?”
    轻点了下头,陈鸣惜言:“准备好了。”
    她回答完,孙庆还要跟曹大益说什么的,拉着他在门口接续喋喋不休。
    “我跟你说……”
    目光只落在那门口的两人身上,思绪又被那潜意识里的情绪带动的,她嘴角保持着浅淡地笑,目光只在一次又一次地眨眼间落下的,将那笑意带向消逝。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