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着樱花的大道上,聚集着几个穿着警服的同事跟穿着便服的大家分散在道路,隔着一段距离,抱着怀里狗狗,对着垂下的樱花枝杈伸爪的,陈鸣惜低头逗玩着。
    “鸣惜!快来!”
    远处,大家已经站好位置的,朝她呼喊着。
    “来了!”扭头回道,抱着稍重的小狗,朝那边跑去的。
    经过特地来拍摄的摄影师,挨着曹大益站到第一排最右边,站身后穿着制服的同事开怀的在樱花下、镜头前摆着剪刀手,她低头看着怀里狗狗撇开脸的懵懂模样,在笑着抬起脸的瞬间,跟有些正经、有些随意、有些打闹着的大家定格在照片上。
    阴凉的一楼客厅吹着风扇,炙热的光从敞开向着院子的门外倾过,盘腿坐在深色木地板,吃着豆干,坐在对面的曹大益递给女儿一个白色的盒子。
    “给我的?”满怀期待地拆开,只看着躺在里面的手机,曹舒雅有些失望,看向左边坐着的爸爸,“啊,说好给我最新款苹果手机,怎么只是老款。”
    “不要太纠结这些,快看看好不好用。”嘴里塞进一口豆芽,曹大益边嚼着,伸手指着向下拍让她打开来看看。
    听着他的话,曹舒雅勉强地拿起盒子凹槽里的手机,长摁启动键,等待开启的,她把手机移开放在盘着的腿边,想看盒子里还有没有其它东西,意外的,发现一个塞在盒子边角的揉皱小票。
    “哈!这是个二手的!”
    看清上面的字,曹舒雅大吃一惊地瞪大眼睛,瞬既转头直对曹大益。
    “不是不是!”连忙反应的,曹大益一只手忙得否认摇摆,另只手快速地摸了一下嘴。
    微微起身,伸长手臂在胡乱地夺过她手里的发票,在“呀呀!”的指控下,他嘴上连连否认地说“不是不是”,撩开外套地把发票塞进外套口袋,又道:“你看错了,这是旗舰店开的发票。”
    “什么啊!”
    看着他们打闹,嬅婶夹了一筷子米送进嘴里,拿着筷子的手朝上放着压在桌面,看向默默笑着、注意到她视线同时看来的陈鸣惜。
    “别理他们。”她笑道。
    头发被向后绑住的露出一缕吹在清爽的脖颈,陈鸣惜笑着,又看向左边打闹的两人。
    吃完饭,把小方桌收起的靠墙摆好,清扫干净的深色木地板,曹舒雅坐在风扇前,趴在重新摆出堆满书的桌上,双手捧着手机,嘴里喝着粉蓝冰饮料。
    跟睡醒吃饱的狗狗玩乐,双腿并拢,坐在向着院子敞开门的一层门阶,林荫倾斜照过,微卷的黑发随意扎在身后露出白皙脖颈,身旁放着一杯冰咖啡,穿着白短袖的后背微弯,一张标志脸庞压着的瞳孔上下挪动,注视着手里捧着的手机,向下滑动页面的显示着一辆辆汽车的页面。
    “在看车?”
    身侧响起曹大益身影,从手机移开视线,陈鸣惜侧身,看向刚从厨房出来洗完碗筷的出来,右手压着地面,手臂用力撑着身体在她身旁落座的曹大益。
    “是啊,我想买辆车。”倾侧着目光,看着他坐到身旁台阶,她笑着点了下头,“之前一直没有对车的想法,可是最近发现没有车出行真的很麻烦,特别是现在住在郊区。我想,如果我用这几年工作存的钱再加上一点月供,应该能买一辆宽敞、舒适、性能不错的车。”
    稍微露出一点苦恼神情,又带着憧憬地挪动视线,娓娓道来的,在话语末尾又牵上笑容,眉头轻皱地笑着看来。
    曹大益注视着她,笑道:“哇,你这叁点就已经是高价格了。”
    “我不追求品牌的!我对房子、汽车这些真的没有太多想法,之前一直住在警局宿舍,总觉得没有归属感,一想到自己随时要调职,为了调查案子睡前满脑子都是线索,一大早也不敢多赖床一会儿就要起床做事。调职之后一个人住,度过了反倒好了很多。现在要买什么车也只能在手机上看看推荐,其实买个二手车也不是不可以,至少它长大,我们可以不用看眼色的出去玩啊。”
    “它一出生就很幸福啊。”
    望着趴在鸣惜腿上睡觉的小毛球,曹大益抬眸,语重深长间又带着几分放下心,道:“从来到所里后就发现你情绪一直不高,一直没有开心地笑过,有了狗狗,我反倒放心了。”
    “为什么?”感到好奇,她笑意突然增加了几分,可话刚说出口,心脏像突然触及到最隐蔽一部分,薄弱的,属于心脏一部分的渗透开的酸涩。
    “能看见你真正地笑了。”带着留心观察的善意询问,曹大益道:“是还没有适应这里的工作吗”
    “没有,只是……”一种处于日常生活的舒适自在消散了几分,她笑着闪烁了下眼睫,眉头微微蹙起地否认,只在口中说出“只是”地移开视线看向前方的,脑中忽然想起那个名字。
    边渡。
    像是埋藏在深土,在回归正常生活持续着生活的平淡、喜乐、适怡,又骤然被提起的。
    一股扩散开的酸胀几乎让她无法排除,也无法适应。
    她嘴角压着低低笑意,眉眼染着落寞色彩的,回看道:“只是工作连轴转,没有休息好。现在有其他同事来了,工作减轻了不少。”
    “确实。我刚来的时候也适应了一段时间,派出所的工作是真不好做,可我这一干就是十年。想想那时候窝在还是平房的派出所,也是多亏了阿嬅,这个家才撑下去的。”
    他双手交叉的抱住膝盖,抬着下巴眺望院子远处的风景,沉了口气,一单一双的眼睛藏着回忆往昔的明亮的看来,道。
    忽然,从通往二楼的楼梯口传来楼上嬅婶的声音,“孩子爸,上来一趟!”
    坐在门口的两人同时回头,趴在桌子上的舒雅也扭头朝最左边的楼梯口看去。
    “快点!情况很紧急!”
    “来了!”一只手摁在地板撑着弯曲的身体,左脚先踩到木地板上的,跟鸣惜打招呼的,嘴里说着“又是什么事”,曹大益迈着稳定脚步的就朝着楼梯走去。
    看着曹大益上了楼梯,曹舒雅也觉得没什么的低头看向手机,只在手机抖动发出一阵聊天软件的电话铃声,她只惊惶地哦”了一声,拿起手机急匆匆就朝着洗手间跑去,拉上了屋门。
    空荡阴凉的客厅瞬既安静了下来,看着对准餐桌的矮风扇出现残影的转着,脸上保持的笑容,陈鸣惜收回视线,翻身,撑着地板的手直直落在弯曲膝盖上。
    被引起的情绪沉淀在心口,胸口鼓起的深吸了一口气,又随着耸起的肩一起落下急促吐出。
    压着一丝酸意扩大的平静,右手弯曲无意识地抚摸腿上的小身体,望着覆在深绿树叶上一层嫩绿枝叶,在风中摇晃的,如画般透着一种旺盛的生命力,簌动摇曳。
    可以接受自己的平庸,却没法接受自己平常,想到他,生活好像就不一样了。
    即使无法和他在一起,但一想到有他的存在,生活就像有了更多的动力,有了一层像是“幸福”的滤镜。
    很期待与他不期而遇的相遇。
    很幸福的时刻,就是在感到孤单的时候看到他的身影。
    如果他能主动注意到她的话……
    她垂眸低笑。
    虽然这么想,可明明让她孤独的就是因为他啊。
    明明左右她情绪的是他啊。
    边渡……
    她这算是为情所困了吗?
    “真是搞不懂啊。”她笑着,道。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