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这年头,没法刷卡就是不方便。
    最后只能简单买了两三条,留点打车钱,意犹未尽地离去。
    回到四环外的办事处。
    邹宁租的三间筒子楼,已经打扫出来了。
    就在盼盼家居办事处的旁边。
    条件自然也是有限。
    但经过俩冀北姑娘的打扫,倒也有模有样。
    俩冀北姑娘见到吴远出现,一口乡音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大哥,你咋来了呢?”
    从里头迎出来的邹宁笑惨了道:“孟姐,什么大哥呀,他是咱们公司的老板!要叫老板,知道吗?”
    吴远挥挥手道:“知道就行,叫什么无所谓。”
    邹宁当即给吴远介绍道:“她叫孟娜,比我大一岁。她叫孟瑶,比我小一个月。都是冀省人,堂姐妹。”
    孟娜连忙伸出手来,同时口音也强行改成普通话道:“老板,我们不知道是您……”
    吴远不以为意地打断道:“都安顿下来了么?”
    邹宁点点头:“安顿好了,有她们帮忙,房子那边很快就置办齐了。”
    吴远四顾左右道:“但你这办事处,都是女人也不行。起码得有俩男的,镇得住场面,护得住你们。”
    对此,邹宁早有准备道:“放心吧,老板,招了俩男的,一个葱省,一个本地的,明天就来上班。”
    吴远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左右看了眼道:“明朝人呢?”
    邹宁不假思索地道:“在宋主任那边。”
    吴远就手道:“以后你们都靠在一起,有什么事,可以相互照应。”
    邹宁俩眼滴溜溜地转,想到了很多,但她没说出来。
    直到吴远转身离开,她才追出来到走廊上道:“老板,能不能把明琪叫过来几天,把办事处的财务工作领上路?”
    “有这个必要么?”吴远皱眉道,随后一语道破道:“你是想让她来陪你一段时间吧?”
    邹宁一脸可怜巴巴地哀求,是不曾在孟家姐妹俩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样子。
    顿了顿,吴远点头道:“行吧,让明琪过来出差一周陪陪你。记住,就一周!”
    “谢啦,老板!”
    吴远转身就走。
    邹宁开心之余,跟在后头追问:“老板你这手提袋里买的是什么?”
    吴远边走边道:“跟你没关系。”
    邹宁依旧不放弃道:“老板,我看是女人衣服。一定是给嫂子买的吧,我可以帮你试穿呀!不合适的话,还能趁早换。”
    “不用。”
    “老板真小气。”
    话音刚落,吴远停下来了,把手提袋递过来道:“进口丝袜,你试试看?”
    “啊?”邹宁霎时间明白过来,闹了个大红脸,一溜烟跑掉了。
    作为漂亮又可爱的女员工,跟老板没有点边界感,怎么能行?
    当晚,吴远就从亚运村宾馆退房了,邹宁自然也没理由继续赖在那里,一并退了房,搬到了三环的宿舍。
    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吴远给颜如卿打了个电话,告知行程。
    颜如卿骤然觉着心里一空。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再从小长大的bj待这么久了。
    当即定了当晚的飞机票,直飞上海。
    眼瞅着自家老板连夜上了回家的火车,归心似箭。
    马明朝没有多问,只默默地跟着。
    一夜火车到了彭城,正值深更半夜。
    马明朝也颇感奇怪,自家老板对于自己身上的万儿八千的现金毫不担心,却对旅行包里的那个手提袋格外小心。
    夜里躺在卧铺上醒来几次,都下意识地去摸。
    摸到之后,才大气一松的样子。
    特别着紧的样子。
    直到凌晨三点多在彭城下了车,吴远依旧自己拎着那个旅行袋。
    马明朝伸手道:“老板,交给我吧。”
    吴远却没松手道:“没事,这里头没什么贵重物品,而且也不重。”
    这就令马明朝更加疑惑了。
    彭城火车站的黎明,静悄悄。
    吴远没有惊动彭城本地的王敏亚,以及长期在这边工作的陆萍和裴娜,免得还得去胶合板厂工地跑一趟,耽误工夫。
    就跟马明朝在汽车站门口吃了碗饺子,蹲了一会,立马打头一班五点多的中巴车票,直奔北岗。
    这一路晃晃悠悠的,到了北岗,天也大亮了。
    吴远又打了个盹,马明朝却是精神熠熠地左右四顾,时刻保持警惕。
    等到出了站,打了辆出租车,讲死了20块钱送到梨园村,俩人这才上了车,全身心放松下来。
    毕竟到了咱自己的地头了,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瞧着二人风尘仆仆的劲儿,开车师傅一路上都犯嘀咕。
    观后镜里这张脸,咋瞅咋觉着眼熟呢?
    等到了梨园村地头时,才恍然想起来道:“您就是传说中的吴大老板吧?”
    马明朝刚刚放下的心,立马又提溜起来。
    瞧那架势,一出手,就能把师傅制住的模样。
    吴远笑了笑道:“您是乡里的吉师傅吧?”
    吉师傅顿时大喜过望:“难得吴大老板也认识我!”说着就掏烟道:“一定要抽一根我这孬烟。”
    抖抖索索地给吴远散了根红双喜。
    吴远接了,然后就下车道:“回见,吉师傅!”
    “回见,吴大老板。”
    吉师傅嘴上叼着红双喜,回过头来,就接了马明朝递来的车钱。
    眼瞅着吴远走远,吉师傅也是一脸自豪:“咱这车,也算是接待过吴大老板的人了!上县里,跟他们炫耀炫耀去。”
    吴远和马明朝一前一后地从村道上下了坡,直奔小楼正门。
    就听院子里的狗吠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毋庸置疑,大黄依旧是那个发出第一声的狗。
    接着才是饭团和糯米,以及它们没满月的狗崽们。
    声音特别有立体感,层次感。
    听得正准备出门上门的杨落雁,满脸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还回头问刘慧道:“妈,你是不是忘了喂狗?”
    刘慧正给玥玥扎着头绳道:“我天天伺候这俩小祖宗,还得伺候你们家一窝狗祖宗……”
    杨落雁吐了吐香舌,恨自己多此一问。
    接着就看见吴远出现在大门口,连忙道:“妈,你瞧谁回来了?”
    第468章 什么叫生活,这才叫生活!
    还没等刘慧回头,她手底下的玥玥就兴匆匆地直叫道:“爸爸,爸爸!”
    刘慧没好气地说:“怪不得狗子叫的那么欢,敢情是狗子的主人回来了。”
    随即拍了一下玥玥小脸道:“你也是个小没良心的。”
    玥玥就很委屈道:“你看小江……”
    原来相比于玥玥只停留在口头上,小江已经跌跌撞撞地出门迎接了。
    刘慧毫不客气地补了一刀道:“他更没良心!”
    吴远一把抄起迎接出来的儿子,回头看看三只狗子,示意他们停止热情的吠叫。
    狗子们只好把全部的热情,倾注到摇尾巴上。
    那尾巴摇得,都跟螺旋桨差不多。
    要不是一个两个吃得实在太胖,怕是都能带它们上天了。
    最后只剩下四只小狗崽,在那急吼吼地叫。
    一看就是吃不着奶急得。
    一见丈夫回来,杨落雁当即放下坤包,脱掉高跟鞋,转身进了厨房。
    看得刘慧一脸莫名其妙:“你不是要上班么?”
    杨落雁边系上围裙边道:“他刚回来,指定没吃饭,我给他下碗面垫补垫补。你不是常说,上车饺子下车面么?”
    得,成我常说得了,刘慧转身走了。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奔跑的八零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跑的八零后并收藏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