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庭伟万万没想到。
    自己唯一的后路,竟然被多年的老搭档给断了。
    而且这条后路,还是自己亲口告诉他的。
    一时间天旋地转。
    离开县委大院的时候,连伞都忘了撑,一身湿透都浑然未觉。
    北岗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
    虽然没有头一天刚到来的时候,那般猛烈,但如此连绵不绝的,总归不是好兆头。
    如今水利局中,熊刚风头正劲,俨然刘局面前的红人。
    昔日有多猜疑他、多看不起他,如今就有多谄媚,多点头哈腰。
    熊刚自己个倒没觉着。
    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防汛抗洪的任务上来。
    根据天气预报,淮河上游这几日也是阴雨不断。如果再这么下下去,不出两天,第一轮洪峰就会到来。
    毕竟这年头淮河流域的抗洪能力几乎等于没有。
    当然第一轮洪峰,通常没有太大的危险。
    但对沿途各个城市,却是一次考前模拟。
    模拟考得好,后续正式考试才有可能及格,甚至拿高分。
    如果模拟都考得一塌糊涂,正式考试就更不用说了。
    如此到了下午四点,北岗的雨停了。
    熊刚趁机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
    这几日吃住在局里,身上都跟着腌入味了,衣服都穿包浆了。
    不过这个点,他自然是回县里的小院,而不是回下圩村的老家。
    媳妇吴秀华为了他的工作方便,早就把他的大部分衣服,都带到这边来了。
    结果到家一瞧,吴秀华正和张艳、苗红闲唠嗑。
    这几日,夜市上卖不了多少小龙虾,连带着白天的工作量大幅减少。
    仨个人一搭手,不出俩钟头就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张艳和苗红见他回来,都起身打了个招呼。接着就听吴秀华提起道:“最近几天,你局里不少同事来过,烟烟酒酒的提了不少。我不收,但实在是推不掉。”
    熊刚眉头一皱。
    这人红是非多,没想到是非这么快就找上自己个了。
    于是问道:“谁送的什么礼,都记下来了么?”
    吴秀华理所当然地道:“记得清清楚楚,在我这儿没有糊涂账。”
    熊刚把手一身:“把本子给我。”
    接过吴秀华递来的本子,又叮嘱道:“东西都放好了,等我跟刘局汇报之后,再做决定。”
    身在体制内,这些礼想一点不沾,也不现实。
    具体什么人的礼能收,什么人礼不能收。
    除了自己揣摩之外,也得跟顶头上司做个汇报。
    至于刘局到时候参不参与意见,等汇报之后再说,咱这态度得先端正。
    与此同时,芙蓉衣巷服装厂。
    杨落雁推开窗户,伸了个懒腰,顺便呼吸一下雨后清新的空气。
    下了四五天的雨,终于停了片刻,人也跟着缓了口气。
    这时,蒋凡敲门而入。
    “厂长,最新的订单数据出来了。公关装和一步裙的需求旺盛,其中一步裙独领风骚。而且连带着咱们的健美裤,也有不少的增长。”
    杨落雁回身接过表格一看,“咱们的车间排产,还排得过来么?”
    蒋凡点头道:“确实挺有压力。不过晚加班两个小时,加上第一服装厂的代工,基本能应付公关装和一步裙的订单量。只是这样一来,健美裤的订单就要延后了。”
    说到这里,蒋凡见杨落雁没说话,便大胆建言道:“要不,咱们把健美裤订单砍了?毕竟卖了一年多了,市场开发得也差不多了。”
    不料杨落雁坐下来,却不同意道:“二嫂,你要是这样想,可就错了。”
    之所以说出这话,是因为杨落雁记得吴远说过,健美裤会风靡很多年,没有理由。
    顿了顿,杨落雁思忖道:“这样吧,通知翠花姐,让她跟第一服装厂再谈谈,看看能不能扩大合作,把健美裤订单也交给他们做。”
    “如果不行也没关系,咱们就找第二服装厂。咱手里抓着订单,总不至于在一棵树上吊死。”
    蒋凡觉着有道理,却还是说:“不然电话还是你打吧,免得翠花心里有想法。”
    杨落雁意识过来,没好气地道:“你们俩呀,厂子现在发展越来越快,你们俩的格局还停留在过去,没提升上来。”
    蒋凡理直气壮地道:“那也得她跟着我一起提升才行啊。”
    自打从王府井百货大楼回来,吴远就把心放回肚子里了。
    已经被前世验证过的潮流和时尚,这辈子依旧是不会错,就算改由媳妇杨落雁推出,也不会错。
    更何况,做生意这么些年,什么东西好不好卖,火不火,他一看便知。
    有这个自信了。
    是以这几天,他都全身心地放在黄老四合院的改造上来。
    房屋的休憩是伴随着水电的改造,同时进行的。
    这不今天,在原有的水路基础上,吴远又深挖加宽,进而拓展水路,确保多间厢房同时用水的时候,能够顺利排出去。
    结果这一挖,就挖到了几个坛坛罐罐。
    看到坛坛罐罐的第一眼,阿牛第一个跳出去,像是宝贝一样地抱起来。
    顺便掂了掂分量,冲着孟师傅和周边几个师傅问道:“你们说,这里面能不能是小黄鱼?”
    挖出坛坛罐罐,里头装满小黄鱼的传奇故事,向来是不缺的。
    孟师傅瞅了徒弟一眼道:“就算是小黄鱼,你也得交给吴老板,由他交给黄老爷子。”
    打翟第的装修队替换过来的老张师傅道:“别想了,小黄鱼不可能那么轻的。”
    阿牛一想,也对,转而又升起希翼道:“那你们说,能不能是袁大头?这一罐子的袁大头,也能值上不少钱呢。”
    孟师傅没眼看,自己这徒弟是财迷心窍了。
    好在紧接着阿牛就打开了坛盖,然后打眼一看道:“这里头怎么灰扑扑的,石灰粉?”
    晃了晃又发现不像道:“这石灰粉也太糙了吧?”
    这时吴远正好过来,伸头过去一看道:“嗯,骨灰。”
    一听这话,阿牛差点手一抖,把坛子给当场摔了。
    好在是吴远眼疾手快,接住了:“干什么大惊小怪的?几百年的院子,挖到点骨灰不是很正常么?”
    第605章 嘴上说不要,其实心里特想要
    阿牛面如土色,抖若筛糠。
    看向其他两个没开封的坛坛罐罐,再也不提小黄鱼和袁大头的事了。
    在场稍微年轻点的师傅,都忍不住后退。
    吴远看向几个年轻师傅道:“慌什么慌?把这几位先人妥善地处理好,没准能结一份善缘。瞧你们那劲儿,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抓住。”
    阿牛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只有孟师傅和老张师傅凑上来道:“老板,这事怎么办?”
    吴远回过头来,手上把骨灰坛盖上道:“按说这事,肯定是要报警的。不过在报警之前,咱们得先跟主家打个招呼。”
    这事,有人忌讳,有人无所谓。
    打个招呼,也算是应有之义。
    放下骨灰坛,吴远拿起大哥大来,却没有直接打给黄家,而是打给了远在上海的颜如卿。
    电话很快接通。
    只是电话那头的语气,冷冰冰的不像是前几天刚贴身教他摄影技巧的颜如卿。
    不过一听到这边挖出骨灰坛了,颜如卿很快明白了吴远的用意,起身往外走道:“你等我五分钟,我马上给你回话。”
    放下电话,吴远往地上一坐,顺便打量起这几个坛坛罐罐来。
    坛子制作的很精美。
    只是他也不懂,这种属于哪朝哪代的,又是经历了何等变故,以至于没有入土为安的。
    很快,大哥大响起。
    吴远接起来,就听颜如卿直截了当地道:“你们先保护现场,一会会有警察上门处理。”
    吴远一听,就提出道:“颜姐,警察大张旗鼓地过来,会不会不太好?”
    颜如卿一愣,“你提醒我了,我来通知那边。”
    半个钟头左右,三名便衣,开着一辆战损级的吉普车过来了。
    一上门就直接找吴师傅。
    吴远起身迎过去,给三位便衣警官递了烟。
    为首的侯警官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剩下的二位也都跟着接了。
    侯警官把烟拿在手里,谢绝了吴远的上火道:“吴师傅,那几个坛子在哪儿呢?”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奔跑的八零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跑的八零后并收藏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