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远笑道:“安心做你的老板。”
    吴秀华连连摆手:“那俺干不来!忙叨一点好,吃得饱睡得香。”
    说完,忽然想起道:“你来了正好,前些日子我给小江和玥玥买了身衣裳,正好你顺便给带回去。”
    吴远无奈道:“你都忙成这样了,还惦记这点事!”
    很快,吴秀华把衣服拿过来,交到吴远怀里。
    吴远看不出什么好不好的,只从这包装上看,是百货公司的货,指定是没少花钱。
    “对了,三姐,周天我要在家里烤点串串。到时候你帮我多准备点,我过来拿。”
    “没问题,几个人吃?”
    “不过是小江他大舅、他二舅、他大姨和孩子们。”
    “那人不少,我各样都多准备点。”
    姐弟俩闲话聊到了九点半。
    熊文和熊飞燕趴在小板凳上,作业写没写完不知道,但困得是直点头。
    吴远也就起身告辞,让三姐腾出功夫来,把几个孩子收拾先去睡。
    回到吴家小楼。
    吴远随手把衣服给了媳妇,顺便说了两句。
    不料杨落雁却稀罕得紧,直夸三姐有眼光,会选衣服。
    时间临近十点。
    刘慧早带着俩孩子睡了,想试试衣服也试不成。
    杨落雁却大包大揽道:“放心吧,三姐买的,指定合身。”
    吴远便不再管,去洗了个澡。
    洗完出来,客厅的灯已经熄了,只留下虚掩的卧室门,逸出一缕光来,指引着他。
    进了卧室,杨落雁早换上睡衣躺下了。
    俩口子凑在一起,终于有机会说些体己话,聊聊工作上的事。
    说到这里,杨落雁就忍不住得意。
    这半拉月来,她虽然人在北岗,足不出户的。
    却把芙蓉衣巷的服装,成功卖到了东南亚,赚到了实实在在的外汇。
    吴远笑意吟吟地直冲媳妇竖大拇指道:“不愧是我媳妇,就是能干。”
    杨落雁却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秀拳捶了他胸口一下道:“曼迪菲家具厂也挣到了外汇,是不是?”
    随即一幅智珠在握的得意表情道:“苗苗都跟我说啦。”
    吴远唾弃:“这个叛徒!”
    随即话锋一转道:“其实苗苗她们厂挣得这点外汇,不算什么。投资公司那边在香江市场上挣来的外汇,那才叫一个酣畅淋漓。”
    杨落雁纤手在丈夫胸口画圈道:“那投资公司这回挣了多少?你这次去上海,主要是为了投资公司的事吧?”
    吴远点点头,如实地告诉了媳妇。
    杨落雁一听,蹭地坐起身来,连睡裙的吊带滑落,都浑然不知。
    小一千万美金,她得卖出去多少衣服,才能挣到这么多外汇啊?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羡慕之余,就开始佯装迁怒丈夫道:“好呀,这么大的好消息,回来好几天,才跟我说。”
    随即一个翻身上马,意气风发地宣告道:“必须接受惩罚!”
    吴远摊开双手,直接躺平。
    很快,卧室里奏起了爱的乐章。
    转眼到了周日,10月21日。
    一大早,马明朝就送来了一条八斤六两的黑鱼。
    看得吴远是哭笑不得:“你家塘子近一年没管了,哪来这么多的大鱼?”
    马明朝也挠挠头道:“没管归没管,但底蕴还是有的。”
    吴远客气道:“这么好的鱼,咱上集都买不到。你等等,叫你小娘拿钱给你。”
    马明朝把黑鱼往水缸边上的大盆里一放,抬脚就往外走道:“老板,你别来这一套。”
    “行行行,”吴远先稳住马明朝道:“明军家里是不是也买红砖了?”
    马明朝停下脚步道:“没错,买了百来方,就卸在门口。”
    “百来方,他是想盖楼啊?”
    “我听我哥说过,他是有这打算,还想请您给出份图纸的。”
    “明军出息了!”吴远啧啧道:“你呢,你家俩口子也没少攒钱,不跟你哥一道盖算了?”
    说到这里,马明朝又忍不住挠头道:“苗红觉着家里够住了,她想攒点钱,在县里买一套。”
    不得不说,苗红这思维意识,比起明军俩口子来说,还是超前的。
    估计是没少受三姐吴秀华的影响。
    吴远思忖着道:“买是能买,但估计三五年内解决不了户口问题。”
    马明朝当即道:“苗红还想找人办农转非来着。”
    “千万别办,”吴远连忙阻止道:“过几年说不定就全面放开了,一分钱不花。现在花几千块托人办,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马明朝点点头:“那我跟她说说,她信你的话。”
    最后吴远让了一句道:“没事把孩子带过来吃饭,反正人多图个热闹。”
    “不了,不了。”马明朝边说边往外走。
    马明朝前脚刚走,老丈人杨支书后脚就过来了,手里还提着一尼龙袋子的活物。
    动弹个不停。
    “爹,什么宝贝?”
    “孩子们喜欢你做的葱爆鳝段,我就叫人昨晚照了点黄鳝过来。”
    好家伙,又多了一道好菜。
    任由吴远把黄鳝放到另一个桶里,杨支书就手蹲下闷头琢磨事儿。
    吴远一看,当着自己面琢磨,怕是有事要问。
    “爹,想什么呢?”
    杨支书趁机道:“就刚刚,我过来之前,卞孝生给我打了个电话。”
    “哦?给你安排了什么新工作?”
    “那倒没有,”杨支书摇摇头:“绕了一圈,云山雾罩的,说了不少好话,什么具体的事儿也没提。你说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是不是在跟你示好?”
    “有这个必要吗?”杨支书反问道:“有传言说,他马上当书记了。”
    吴远反而愈发笃定道:“那指定是示好没错了。”
    杨支书还是不信道:“等回头,我打电话问问其他村的支书看看。”
    吴远点头:“能行!”
    第934章 生活的真谛,就这么简单
    从乡长到书记,说明卞孝生在徐长盛那还没翻车。
    但缫丝厂这事,如果后续,他不能妥善处理好,怕是这车迟早得翻。
    而缫丝厂过了今年的汛期,生产保障应该不成问题。
    成问题是本地的蚕桑配套。
    毕竟退田种桑这事,到现在还没在各乡镇切实落实下去。
    所以升任书记之后,拉拢乡里各村上的支书,就很有必要。
    说完这事,杨支书冲小楼里瞅了瞅,没发现闺女,就问道:“落雁人呢?”
    吴远从车库中找来斧子和铁钉,顺便抄出磨石,往水缸边一蹲道:“厂里有点事,她临时过去处理了。”
    杨支书不由愤愤地道:“她又把烧饭做菜这事丢给你了?”
    吴远能说什么,边磨斧头边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做一点就当修身养性了。”
    杨支书没好气地道:“你倒是看得开,都是你给惯的!”
    等到斧头和铁钉简单磨完,吴远提着黄鳝桶,来到门口猪圈边上。
    垫在一块柳木桩子上,直接用铁钉把黄鳝摁死在桩上,然后手起斧落,哗啦啦一声。
    一条黄鳝就这样被开膛破肚。
    然后一气呵成,剁成数段,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看得杨支书赏心悦目之余,不由道:“我怎么觉着,你去开个饭店,也能干的很好!”
    话音刚落,杨贲的声音就传来道:“爹,你说得也太保守了。”
    “就凭妹夫这三板斧,何止是很好?肯定是顾客盈门,一菜难求。”
    吴远抄起第二根黄鳝,先跟从弯梁上下来的杨贲和李云打了招呼,随即又应了杨千帆和杨万春的一声,这才道:“大哥,别说笑了。”
    杨贲信誓旦旦地掏出烟来道:“我哪里说笑了?县招待所也上了水煮鱼这道菜,我去尝了,没你做得好。”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奔跑的八零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跑的八零后并收藏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