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起来一听,只从一个喂字,吴远就听出了黄琦雅的声音。
    “姐,你们到香江了?”
    “已经抵达三天了!”黄琦雅冷淡的声音里,透着三分不屑,七分凉薄。
    吴远不仅不以为意,而且颇为欣慰地道:“姐,看来你们已经为几天后的丰厚回报,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等元宵节那天,我在上海给你们庆功!”
    黄琦雅依旧回应寥寥,但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
    而旁边的江静声音却难以自已地传过来道:“老板,真的吗?”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紧接着李媛的声音却传来道:“老板,我想休假!”
    黄琦雅眉头一皱。
    吴远却从善如流地道:“是是是,休休休。也该给你们这些小姑娘一些时间,去找个对象,谈谈恋爱了。”
    “欧耶!”李媛欢呼。
    江静也跟着欢呼,虽然迟疑了片刻。
    唯独黄琦雅冷静地问:“那我呢?”
    吴远不假思索地道:“姐,等这次香江归来,以你的身价,上海男人已经配不上你了。”
    挂了香江的电话,吴远额头不由微微见汗。
    每回给黄琦雅和颜如卿打电话,都得搭着一万倍小心。
    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的局面。
    转眼一天疏忽而过。
    吴远下班回到家,正碰上老丈人杨支书背着俩手过来吃晚饭。
    散烟过去的同时,就把卞孝生的想法说了。
    杨支书富有节奏地在烟盒上磕了磕华子,嘴巴一撇道:“他倒是左右都不耽误!”
    虽然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但吴远知道,老丈人不反对,就等于是应了。
    毕竟别的村真有人愿意加入麻鸭养殖或者小龙虾养殖的话,只会增加规模养殖的优势,有利于村里进一步提高话语权。
    这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至于说外村的人不服管之类的问题,那就更不是事了。
    老丈人连卞孝生都忌惮,外村那些想要挣钱的村民能比卞孝生更厉害?
    说话间,爷俩走进吴远小院。
    也没进小楼,就在院子里的发着芽孢的葡萄架底下抽烟说话。
    杨支书趁机道:“海洋这孩子挺靠谱,种蛋的事儿已经联系好了。现在问题是,让村里派个人去接货。”
    “在省城?”
    “倒不是,”杨支书摇摇头道:“省城下面的农村,距离省城大几十公里。”
    “那村里准备派谁去?爹你要亲自去?”
    吴远问出此话,也正是因为麻鸭养殖一直是杨支书牵头负责的。
    结果杨支书连连摇头:“我不去,我让老许头去了,正好他带着他侄女一道去。”
    吴远哦了一声。
    这也没毛病。
    说话间,奔驰车怼到了小院门口。
    杨落雁推门下车,一见丈夫已经回来了,不由连连道:“新年开工投产,事情实在太多了。”
    吴远随口道:“忙,你就晚点回来,不要紧的。”
    杨落雁却道:“那不行!孩子们没几天就要各回各家了,我不得抓紧机会,多做点好吃的给孩子们?”
    吴远反问道:“过不了半年他们又来了,你还怕没这机会?”
    饶是如此,杨落雁还是多做了俩道菜,以至于吴家小楼的晚饭,一直到七点钟才开始。
    年前年后这段时间的小住。
    旁的孩子看不大出来,但钟文强是肉眼可见地圆润起来。
    连带着个头上也稍有蹿长。
    照这个势头下去,这个外甥将来身高兴许能更高一点。
    转天一早,天刚蒙蒙亮。
    老许头带着许慧琴,就赶到了吴家小楼门口。
    定好了今儿搭吴远的车去县里坐车,这爷俩生怕赶不上,误了时间。
    吴远给这爷俩开了门后,递上一根华子,不由失笑道:“许叔,你们起这么早,是怕我不等你们?”
    老许头接过华子道:“那倒不是,主要是你一个大老板,日理万机的,怕耽误你的正事。”
    这话倒让吴远收起玩笑的心思了。
    领着老许头和慧琴进了屋,刘慧和杨落雁娘俩正在准备早饭。
    杨落雁特地多煮了十来个鸡蛋,准备叫老许头和慧琴一回走的时候带上。
    结果这俩人直接露出自己包袱里的熟鸡蛋,反倒叫杨落雁白煮了。
    最后只能便宜几个熊孩子了。
    不多时,杨支书过来吃早饭,一开口调侃老许头,却又从另外一个角度别开生面了。
    “头回做俺闺女婿的豪车,你真怕是不赶趟呀!”
    结果老许头理直气壮地道:“早不是头一回了!上回……”
    至于上回什么坐过,吴远也不记得了。
    但俩老头拿这种幼稚的事斗嘴,就让许慧琴特别想笑。
    早饭过后。
    两辆车陆续出发。
    吴远在盼盼家具厂门口下车,叮嘱着马明朝直接把老许头和许慧琴送到彭城火车站。
    老许头还坚持说:“小远,你给我们送到县汽车站就行。我俩做车去火车站,也没几个钱。”
    吴远拜拜手道:“许叔,明朝正好没事,捎带手的事。”
    老许头推辞不掉之余,不由一脸激动。
    这下豪车,咱也坐个够本了!
    第1102章 我一正主任,要你教做事?
    老许头这一走。
    村里炕房的粉刷消毒和修建工作,只能落到了杨支书的头上。
    好在自打兴旺家具厂搬走,村里的房子并没有闲置太久。
    个别零星漏雨的地方,也只是部分瓦片碎了,换掉即可。
    除此之外,就是要在屋里南墙和北墙砌个两排炕床,然后用石灰粉刷,做好门窗的密封。
    这点工程量不大,技术也不难。
    随便找个瓦匠二把刀就能做。
    可即便是二把刀,如今在村里也不好找。
    最后杨支书只能打电话给吴远,吴远直接叫钟振远派俩人去帮个忙。
    结果钟振远直接派了一个小队,足足七八个人。
    毕竟是老板指派的任务,谁敢怠慢?
    至少钟振远不敢。
    所以原本两天的工程量,一天就完工了。
    吴远下班回到家,吃过晚饭,就被老丈人拉到村部,观摩这一天干下来的成果。
    好家伙,内院的厂房被这么一修葺,还挺有模有样的。
    爷俩逛了一圈。
    就听村部办公室电话在响。
    杨支书咕哝着开了锁,接起来一听,恰是老许头打过来的。
    一听到杨支书的声音,老许头就乐了:“老杨头,这电话还真叫我打对了!”
    杨支书没好气地道:“我要不是刚好过来看炕房,你这时候打电话,鬼才给你接!”
    “说到炕房,”老许头当即道:“我打电话就是跟你说炕房这事的。”
    “明天我和慧琴,就能带着这一车的种蛋回去了!你那边炕房得加快进度,这么宝贵的种蛋,可不能放置太久。慧琴说了,影响那什么率。”
    许慧琴的声音在旁边传来道:“孵化率!”
    “对对对,孵化率!”
    电话那头爷俩声音刚落,电话这头杨支书就志得意满地道:“炕房已经修好了,一天完工了!就等你们把种蛋运回来了。”
    “什么?”老许头明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转念一想,加之看向大侄女许慧琴的口型,顿时恍然大悟道:“是小远帮你找的人吧?这算什么本事?这不算本事!”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奔跑的八零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跑的八零后并收藏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