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吴远正准备撂电话。
    电话那头声音就变成了刘建设道:“那什么,小远。下午也是赶巧了,你带孩子手术这事,叫黄琦凡知道了,他明后天也有可能会过去。”
    吴远心说,完了。
    体制内关系,错综复杂的。
    一旦黄琦凡知道,等于整个体制内都知道了。
    老白什么的,自不必说了。
    远到何云升这些,怕是都不能幸免。
    吴远数了数自己在这边的关系,好在他维系的一直都不多。
    就算都来了,应当也在可控范围之内。
    至于刘建设这边,他也不能说什么,毕竟是人之常情。
    只说道:“三舅,我有数了。”
    挂了刘建设的电话,吴远出门看了看。
    想把临阵脱逃的黄茉莉叫回来,出去买点晚饭。
    既然刘玲俩口子回了娘家,吴远这边几个人,晚饭也就将就着在医院里对付一口了。
    结果这一看,并没有看到人影。
    只看到护士们捧着自己的饭盒,围成一圈,正在就餐。
    吴远正准备给明朝去个电话,安排他去买一下,送上来。
    这时候大哥大却先响了起来。
    接起来一听,是黄琦雅从海南打过来的国内长途。
    “姐,你有什么事么?”
    “你带孩子来做手术,都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这语气明显带着责怪的意思。
    “姐,是我外甥的腿形矫正手术,而且这边都安排好了。”
    吴远解释了一句,随即转移话题道:“没想到黄哥这么快,就把消息告诉你了。”
    不料黄琦雅却气哼哼道:“他?他哪有这个意识?”
    紧跟着才给出正确答案道:“是小米跟严月汇报的情况,我这才知道的。”
    吴远一拍脑袋,自己也是忽视了。
    黄琦雅想知道消息,还有这么直接的一层关系。
    “海南这边有个项目在谈,短时间内,我也回不去。明儿我安排小米送点营养品,你可别嫌弃。”
    “哪能呢,姐,你忙你的。”
    挂了黄琦雅的电话,黄茉莉和吕欢直接提着盒饭回来了。
    敢情俩人借着临阵脱逃的机会,正好下去买饭了。
    吴远欣慰之余,又觉着有所亏欠道:“你说你难得一次休假,竟陪着我们在医院了,这多不合适?”
    黄茉莉却理所当然地道:“哎呀,姐夫,没什么不合适的。这样我去姐店里提货的时候,也能更加理直气壮一些,嘻嘻。”
    吴远看了旁边吃饭都放不下小说的文勇一眼。
    回过头来,对黄茉莉续道:“外婆外公那边,你总归还是要去一趟的吧?”
    黄茉莉叹气加羞恼道:“每回过去,除了催人家找对象,就没别的话题了。烦都烦死了!”
    果然,无论何时,催婚始终是永远的话题。
    “那也得去!”吴远失笑道:“怕说,你早点找个对象,不就结了。瞧瞧海洋,至少人家现在不会被念叨了。”
    “姐夫,你也好烦。”
    “好了,我不说了,还不行么?”吴远话题一转道:“一会吃完饭,我叫明朝把你俩各自送回去。这边有我在,就行了。”
    黄茉莉也转换态度道:“那我们明天一早就过来。”
    吴远挥挥手道:“那倒不用,来了也是在外头干等着。”
    话虽这样说,黄茉莉依旧坚持己见。
    不仅如此,吕欢也跟着附和道:“明天一早我也来,看看某人会不会哭鼻子。”
    这话就有些针对性了。
    钟文勇手里的翻书动作顿了顿,又故作无视地继续下去。
    晚饭过后。
    等到黄茉莉和吕欢离开,钟文勇这才从小说里抬起头来道:“老舅,这里条件这么好,其实我一个人可以的。”
    吴远看着钟文勇。
    直到看得孩子心里发虚,才笑道:“正因为这里条件好,所以我回去和留下来,都一样。”
    十几岁的孩子,本就是思绪错综复杂的时候。
    手术前夜,真把他一个人撂在这里,浮想联翩的。
    指不定能伤心成什么样。
    况且文勇这孩子,自尊又敏感的。
    至于说小说带来的慰藉作用,吴远并没有考虑进去。
    饶是如此,等到关灯之后。
    黑暗中依然传来一道有些羞于启齿的声音:“老舅,谢谢你。”
    这话让吴远心中泛暖的同时,也不知道怎么接,只是笑骂道:“你这孩子!”
    第1285章 你到底是傻,还是想害我?
    作为海边城市,上海的日出比内陆来得更早一些。
    这一点,短短两天,钟文勇早已get到了。
    然而医院一天的开始,却要比日出,来得都更早一些。
    舅甥俩洗漱完毕,往沙发上一坐,竟然还不到六点。
    钟文勇已经进入禁食阶段,捧着书本,完全心无旁骛的。
    连带着吴远也提不起来吃早饭的兴致。
    生怕馋着孩子。
    不多时,黄茉莉和吕欢紧赶慢赶地撵到,手里头各自给吴远带了份早餐。
    这时候时间也才刚过六点半。
    把从酒店带过来的早餐,交给姐夫,黄茉莉打了个哈欠,呆坐在沙发上发呆。
    显然是一幅没睡够的样子。
    另一边同样把早餐塞给吴叔之后的吕欢,看了看旁边依旧沉浸在小说世界中的钟文勇,低声道:“喂,你饿不饿?我这有巧克力。”
    说着,从口袋里露出巧克力的一角。
    结果钟文勇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道:“术前禁食禁饮的主要目的是防止患者在手术诱导的过程中出现恶心呕吐。如果呕吐,患者在使用麻醉药物后会失去知觉,呕吐物通过咽部进入肺部……”
    吕欢直愣愣地听着这如数家珍的一席话,听出了‘你想害死我’的言外之意。
    然而她并没有这个意思。
    所以心里难免就泛起了委屈,晶莹的水汽一下子就盈满了眼眶。
    这一下,钟文勇这个直男也慌了神,但他也只会说:“我没有别的意思。”
    毕竟这位女同学看起来,跟老舅的关系挺好的。
    惹谁也不能惹她。
    结果他不说还好,越说吕欢这眼泪越是叭叭地往下掉。
    掉的黄茉莉终于醒神过来,揽着吕欢的肩膀道:“好妹妹,怎么了?”
    随即就指着钟文勇道:“一定是这木头欺负你了,是不是?”
    吕欢转头把脑袋埋在黄茉莉怀里。
    直到值班护士进来道:“患者钟文勇,男,十四岁,对不对?”
    钟文勇条件反射地站起身来道:“没错。”
    值班护士合上手里的文件夹道:“别看书了,跟我来吧,准备进手术室。”
    吕欢一下子就从黄茉莉怀里起来了。
    毕竟他都马上进手术室了,自己的那点小委屈,算个什么?
    吴远跟在值班护士的背后,嘴里头还嚼着未完的早餐道:“护士小姐,还需要我们家属做什么?”
    值班护士语气平平地道:“不用,你们耐心等着就是了。”
    吴远长舒一口气,带着手包和大哥大,连忙跟在护士和文勇的身后。
    边走边道:“文勇别怕,老舅一直在外头。”
    钟文勇努力地表现着平静和勇敢,和回头看见老舅脸上的担心和忧切,忍不住眼皮跳动、发热,连带着声音都带着颤抖道:“老舅,我不怕。”
    直到吕欢那稚嫩的声音传来道:“钟文勇,加油!”
    钟文勇一下子就倔强地笑了。
    就这样一路下到手术层。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奔跑的八零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跑的八零后并收藏重生八八从木匠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