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丹道宗、剑道宗、散修盟以及其他小门派早已候在此地了,仙岳宗是最后一个赶到的。
    新月秘境的入口处有一片空地,正是为仙岳宗弟子留的位置。
    直到这一刻仙岳宗的弟子才意识到自己马上要面对一场生死历练,近千人进去,出来的能有三分之一都不错了。
    一时间,众人脸上都流露出紧张恐慌的神情。
    待众人站好后,一个头盘道髻,手持拂尘,身着灰色道袍,看起来一派仙风道骨的中年修士笑呵呵的迎了上来,“凌霄真君,你可算来了,我和碧云真君等你很久了。”
    说话的正是丹道宗三位元婴老祖之一的顷洪真君,他身后一众修士皆穿着青色道袍,领口上绣着一个炉鼎的图案,一看就是丹道宗的修士。
    顷洪真君话音刚落,一个头发全部梳起,身着一袭黑色道袍,背上背着一把黑色长剑,看起来宛如灭绝师太一般的女子一脸冷然的走了过来,该女子便是顷洪口中的碧云真君。
    修士想要在长生大道上走远并不容易,尤其是女修,遇到的艰难险阻比男修要多很多,不仅有内在因素,还有外来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高阶女修非常稀少的原因。
    而碧云仙子却是个例外,她不仅是剑道宗唯一的元婴修士,也是沧海界唯一的元婴期女修,说她是女中豪杰,巾帼须眉,一点都不夸张。她身后站着的一众剑道宗弟子也是一身黑袍,背负长剑,看起来不像修士,倒像是江湖侠客。
    见到两人,凌霄真君一改先前的威严,冷哼一声道:“等我做什么?又惦记我的东西了?”
    顷洪真君嘿嘿一笑,抬手在三人周围加了一个隔音罩,之后三人间的谈话便没人听到了。
    别人不知道这三人在里面做什么,苏曼却知道,这三人在开赌|局。
    每次新月秘境开启,三人都要赌一局,赌的就是秘境中哪个门派得到的双叶红珊草多。
    三大宗门势力庞大,门中弟子在其他小门派和散修眼中就是大肥羊。所以每次秘境中,大门派的弟子都是那些小门派和散修打劫的对象。
    当然剑修战斗力惊人,大部分剑修都可以越阶挑战,有些练气期的剑修甚至可以单挑筑基期修士,那些人自然不敢打劫剑道宗弟子。
    而每一个来参加秘境的丹道宗弟子嘴里都含有一粒爆|破丹,一旦陨落,爆|破丹便会爆炸,其威力不亚于金丹修士自爆,自然没人敢打丹道宗弟子的主意。
    如此,仙岳宗弟子便成了那些修士杀人夺宝的对象,每次新月秘境开启,仙岳宗都是伤亡最惨重的,寻到的双叶红珊草自然也最少,所以每次打赌凌霄真君都输。
    每次赌完,凌霄真君都说再也不赌了,可下次秘境开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赌|瘾,继续参赌,苏曼正想着这些的时候,隔音罩开启。
    待顷洪和碧云二人离开后,凌霄真君捋着花白胡须,一脸郑重的对众人道:“这次若是我们仙岳宗比其他两派多得哪怕一株的双叶红珊草,所有进入秘境危险区域的弟子都会有重赏,而摘取双叶红珊草最多的弟子更是会得到我的成名法器‘翎羽飞翅’。”
    说着,凌霄真君手一番,手中出现了一对火红色的翅膀。
    第27章 027
    凌霄真君擅长炼器, 除了本命法宝, 他最得意的两件法器就是‘揽月飞舟’和‘翎羽飞翅’。
    这对‘翎羽飞翅’是用火赤鸟的翅膀炼制,因为翎羽完整, 炼制出的翅膀与真的毫无差异。
    它是一件提高身法速度的辅助型法器, 虽然不能真正让修士飞起来,却可以让修士身形如电, 拥有风驰电掣般的速度,不管是逃跑还是打斗都占尽优势。
    凌霄真君金丹期时, 就是用这件法器在金丹期修士中独占鳌头,甚至在元婴期修士手中成功逃脱, 不过自从凌霄真君结婴后就没有再用过这件法器了。
    除了因为元婴期后,修士之间很少打斗外, 还因为这对翅膀颜色太艳, 不适合他这个老头子。
    而这次赌|注中,有一样东西能提高他本命法宝的等级, 对凌霄真君十分重要, 他志在必得。
    如此,凌霄真君这才将‘翎羽飞翅’拿出来,作为奖品激励众人。
    凌霄真君拿出‘翎羽飞翅’对众人展示一番后, 便离开了。
    独留下一众准备进入新月秘境危险区的仙岳宗弟子惊喜不已,其他门派的弟子脸上则满是羡慕。
    殷妩月看看‘翎羽飞翅’, 又看看穆天辰,眼中满是挣扎,便是魏佳肴也拉了拉苏曼的衣袖, 低声道:“‘翎羽飞翅’太漂亮了,曼曼我好想去秘境深处区域试一试啊。”
    虽然苏曼对‘翎羽飞翅’也喜欢不已,不过她知道这对翅膀最后被苏晴得到,她们肯定睁不过。
    听到魏佳肴的话,苏曼白了她一眼,然后转头观察起散修和其他小门派的修士来。
    散修和小门派的修士是没有名额进入外围区域历练的,不过从秘境出来会经过外围,所以这些人都是她的潜在敌人。
    和三大宗门皆穿着正规的门派弟子服饰不同,这些小门派的穿着都很随意,有些人甚至穿着奇装异服,尤其是合|欢宗女修,穿着薄纱短裙,引的众男修不住观望。
    这些女修不但穿着豪放,还时不时的对三大宗门的男修抛媚眼。有些男修禁不住诱惑,面露痴迷,那些女修见了不禁得意的掩唇娇笑。
    一时间,紧张的气氛倒是消散不少。
    这时,前排一个模样十分出众的女修明目张胆的对穆天辰眉目传情,暗示意味十分明显。
    虽然穆天辰不为所动,殷妩月仍狠狠地瞪了那女修一眼,就像老鹰护小鸡一般,警告意味十足。
    不过那女人根本不将殷妩月放在眼里,对她的警告更是毫不在意,在殷妩月瞪过来时,还对她飞了个眼。
    女修的行为气的殷妩月火冒三丈,恨不得冲上去撕了她,这让殷妩月彻底打消了去秘境深处的想法。
    这些女人个个都觊觎穆师兄,手段高超,而且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她必须留在穆师兄身边才行。
    就在这些女人明争暗斗之际,刚刚消失的三位元婴老祖忽然腾空而起,成三角之势站定后,便开始施起法术来。
    一道道法诀打在半空,半个时辰后,虚空中白光一闪,一个巨大的通道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处是通往秘境深处的通道,想去秘境深处的弟子速速进入。”
    听到顷洪真君的吩咐,众弟子不敢耽搁,纷纷向通道口涌去。
    待各派弟子都进入后,三位元婴修士收起手势,通道口消失,他们又打出另一道法诀,不多时,半空中出现了两条通道。
    如今秘境入口处只剩下仙岳宗和丹道宗两派修士,仙岳宗八人,丹道宗三人。
    宗门虽说是让弟子在秘境外围历练,实际上也给他们安排了任务,像丹道宗主要就是采集灵草,外围的灵草没有深处多,一个练气大圆满带两个练气期弟子足够了。
    仙岳宗除了让弟子寻找灵草外,还让他们寻找妖兽蛋。
    新月秘境中有很多先天三阶的妖兽,虽然在秘境中因受禁制限制,无法达到天生等阶,不过出了秘境后,这些妖兽都能进入三阶,收做仆兽正好。
    而剑修只修一剑,他们对外物并不是十分依赖,不过像结金丹这种进阶丹药却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剑道宗的弟子全部进入秘境深处,没人留在外围历练。
    这次秘境之行,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寻找炼制结金丹的双叶红珊草。
    看着面前的两条岔路,许管事道:“这两条路都能通往秘境,想从哪条路走自己选择。不过一刻钟后,通道就会消失,你们要尽快做决定。”
    那三个丹道宗的弟子显然对此已经十分了解,许管事话音一落,三人便分成两拨,练气大圆满的修士走进了左侧的通道,另外两个练气后期的修士则走了右侧通道。
    穆天辰也没有犹豫,他直接抬步向左侧通道走去,殷妩月自然紧随其后。另外几个仙岳宗修士互相看了一眼,也跟了进去。
    眼看着仙岳宗的弟子都进入了左侧通道,魏佳肴拉着的苏曼手便要跟上去,苏曼却是抽回手道:“我走右侧。”
    魏佳肴动作一顿,一脸不解的看向苏曼,“大家都走左侧,你为什么要走右侧?”
    苏曼向前方努了努嘴,对魏佳肴传音道:“我不想和殷妩月一队。”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苏曼要寻找魂植,她进入秘境的目的就是收取魂植,若是和仙岳宗弟子一起,肯定没机会,当然后面这个原因苏曼不可能和魏佳肴说。
    听到苏曼的回答,魏佳肴不疑有他,虽然有穆天辰在,但是殷妩月练气九层,修为比苏曼高太多,秘境中又危险重重,殷妩月想要对她下黑手那真是防不胜放。
    见通道马上就要关闭,苏曼对魏佳肴说了一句,“我们秘境中见。”便快步向右侧的通道走去。
    双脚跨进通道的那一刻,苏曼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再睁眼时,人已经出现在了一片茂盛的古木中。
    深吸一口气,清新一片,满口满鼻都是灵气,这灵气比迷幻塔中还浓烈!
    苏曼四下探查一番,知道这附近只有自己,她神念一动,便将小狼召了出来。
    在御兽牌中憋了近一日,小狼心里焦躁不已,出来后它刚要发泄一通,但是在看清周围的环境后,立刻安静下来,然后仔细的打量起四周来。
    狼是特别敏锐的妖兽,苏曼将它唤出来,也是想让它帮自己观察周围的情况,见小狼如此善解人意,苏曼亲昵的揉了揉它的脑袋。
    通过之前查看的书籍,再加上吸收的罗汉松魂魄,苏曼知道树木类魂植很难进阶,她要想寻找一阶中期魂植,就要从灵草上下功夫。
    这般走了大概一刻钟,倏地,苏曼隐约听到了说话声,她忙抱着小狼隐匿好身形,然后缓缓向声音来源的方向靠近。
    待到近前,看清两人的容貌后,苏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她一步进入秘境的两个丹道宗修士,他们这么快就挣起来了?
    苏曼正这么想着,便听到其中一个高个子青年怒道:“乔师弟,这株青藤是我先发现的,你上来就抢是什么意思?”
    那乔师弟长得尖嘴猴腮,一看就是个狡猾奸诈的。
    乔师弟咧嘴嘿嘿一笑,“张师兄,我只比你晚了一步,怎么能说是你先发现的?而且这秘境中灵草无数,你与我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其他地方找找呢。”
    听到两人的对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苏曼不想引入这场纷争,她刚想悄悄退开,这时,眼角余光忽然瞄到了什么。
    待看到是一株青藤时,苏曼先是一愣,接着一阵狂喜,因为她感觉到了从那株青藤身上传来的魂力波动,这株青藤是一株一阶魂植。
    没想到在吸收了罗汉松的魂魄后,她竟然不需要伸手触摸,便可感应到魂植的存在,苏曼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狂跳。
    刚一进入秘境,便发现了一株魂植,若是真能将其收复,她在秘境中存活的概率也更大一些。
    苏曼正心思电转间,脸颊忽然传来一阵湿濡。
    被小狼这么一舔舐,苏曼立刻从兴奋中清醒过来。
    眼前这两个男子的修为都远在她之上,要想从这两人手中夺得这株青藤可不容易。
    第28章 028
    听到乔师弟的话, 张师兄心里暗骂了一句无耻, 知道这人圆滑狡诈,与他多说无用, 张师兄抬手便祭出拂尘向乔师弟攻去。
    见状, 乔师弟脸色一变,忙拿出一把青油伞去抵挡, 一边抵挡,还不忘一边指责道:“张师兄, 你竟然攻击同门。”
    丹道宗弟子口中都含着爆|破丹,他们门中的弟子轻易不会对同门动手, 除非是生死大敌。
    张师兄本意是想吓退乔师弟,他练气九层的修为, 比乔师弟高一层, 以乔师弟的狡诈程度,自然不会和他硬抗, 哪里想到乔师弟竟然不退反进, 很快两人便战斗在了一起。
    两人修为虽然差一层,但都是练气后期,又不敢全力以赴将对方杀死, 所以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分出胜负。
    苏曼抱着小狼躲在一旁,暗暗观察两人的情况。
    两人打的不可开交, 一时间也没发现苏曼的存在。虽然如此,苏曼还是万分小心,因为一旦被发现, 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两人动手时互相留有余地,对她这个外宗弟子可就未必了。
    就在苏曼准备寻找时机偷走青藤之时,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那株原本扎根在土里的青藤竟然动了。
    这株青藤只有中指长短粗细,通体碧绿,它从土壤里慢慢的拱出来,一点点的向远处爬走的时候,看起来就像一个绿油油的软体虫子。
    苏曼眼中满是震惊!就她所知,土壤是植物的根基,植物要想脱离土壤,至少要三阶以上,而且不能离开太久。
    这血藤一看就是一阶中期,竟然可以脱离土壤?!
    苏曼虽然惊讶,却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她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也许就有这样一种魂植可以不受等级限制,直接离开土壤。
    不过对这株魂植,苏曼却越发的谨慎了。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