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极品丹?”听到苏晴的话,苏家家主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他忙打开药瓶,待看到里面躺着数粒灵气浓郁的丹药时,苏家家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道:“这真是你炼制出的丹药?”
    因为太过震惊,苏家家主脚下的飞舟猛地晃动了一下,苏晴忙扶住舟身,点头道:“这些丹药是我最近炼制出来的,我能有这么大的进步,离不开族里的帮助,所以我想把这些丹药分给族里的子弟。”
    自从收复那头火云兽后,苏晴的炼丹水平直线提升,炼制一阶极品丹对她来说并不难,若不是受修为限制,现在她都能炼制出二阶丹药了。
    这般想着,苏晴便说出了口,“就是我现在的修为太低了,不然二阶丹药我都能炼制出来。”
    对于苏晴的话,苏家家主丝毫都不怀疑,他十分相信苏晴的天赋和悟性,不管是在修炼上,还是在炼丹上,一般人都比不了。
    在沧海界,二品以上的炼丹师就非常少见了,想到苏家若是出现这么一位如此年轻的二品炼丹师,那时怕是整个沧海界都会被轰动。
    更重要的是,苏晴知道感恩,刚刚炼制出极品丹,就想着和族人分享。看来他牺牲族中大部分人的利益,以全族之力培养苏晴,果然没有错。
    静默片刻,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后,苏家家主满目慈爱的看向苏晴,温声道:“你专心修炼,其他什么都不用操心,有困难和我说,苏家一定竭尽全力帮助你。”
    抿了抿唇,苏晴有些担忧的说道:“家主,我担心五姐不愿意嫁入徐家,万一她不答应,那灵脉……”
    “你不用担心。”苏家家主斩钉截铁道:“徐家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件事情由不得她做决定。”
    闻言,苏晴的嘴角不自觉弯起,家主既然保证了,那肯定是抓也要把她抓去的。她还记得前一世,苏曼因为不想为徐家那个小公子解毒,偷着逃跑,最后还不是被苏家家主抓回来,强|制的送过去了。
    这一次,希望苏曼能尽快寻到那金刚降魔杵。
    ***
    拍卖会场
    在苏曼拍完灵乳后,后面又有一些修士陆续拿出珍贵的物品,不过因为身上的灵石不多,最后苏曼什么都没买。
    拍卖会结束后,苏曼起身离开万宝阁,直接向品铭居行去。
    其实苏曼还有一些东西没来得及买,像她和小狼的丹药都不多,还有阵法,这一次和大家一起进入秘境,苏曼发现阵法有很多用处,她还打算买两套阵法研究一下,不过因为苏家家主过来了,她也只能先作罢,等见过苏家家主后,再去买这些东西也不迟。
    对于苏家家主,苏曼一点感情都没有,不过修仙界讲究尊师重道,忠于家族,她现在实力还太弱,想脱离家族根本不可能,眼下一些表面功法还是要做的。
    苏曼正这般想着,忽然一道略微熟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苏姑娘。”
    苏曼转头,便见徐文斌大步向自己走来,苏晴笑着招呼道:“徐道友,你也来仙岳城了啊。”
    “是啊。”徐文斌脸上的表情不多,看起来有些冷。不过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他在面对苏曼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明显柔和很多,“苏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去品铭居。”苏曼如实答道。
    “好巧,我也要去那里。”徐文斌半似玩笑,半似认真的邀请道:“苏姑娘救了我,我还没来得及答谢。不如今天我请你喝一杯茶,当作报答了。”
    “今天家主过来了,叫我过去有些事情。”苏曼有些惋惜道:“今天恐怕不行了,改天吧。”
    “苏家家主过来了?”苏家和徐家有些交情,徐文斌自然认识苏家家主。
    见苏曼点头,徐文斌欲言又止道:“苏姑娘,我听说了一件事情,不知道是真是假。”
    “是关于我的事吗?说来听听。”虽然和徐文斌接触不多,不过苏曼知道徐文斌不是多嘴之人,他既然这么说了,那这件事肯定是和自己有关系。
    斟酌一番,徐文斌终是直接道:“我听家主说,苏家家主已经答应将你嫁给我弟弟徐文轩。”
    “什么?”苏曼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我嫁给你弟弟?”
    看到苏曼脸上的神情,徐文斌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他弟弟那种情况,普通凡人都不会愿意嫁,更何况苏曼资质这般好,双灵根不说,还是仙岳宗内门弟子,前途无量,她怎么可能如此想不开,这么小就嫁人,还嫁给一个废人。
    因为苏曼救过他,对于苏曼,徐文斌心里始终存有一份感激,面对苏曼的疑惑,他自然知无不言,“我弟弟的情况想必你也知晓,他因为中过五毒蝎的毒,身体彻底废了,家主想为他寻个道侣……”
    待徐文斌将事情讲完后,苏曼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能是因为习惯了苏家家主的所作所为,此刻她心里倒是没有多少怨气。
    不过这一次多亏徐文斌将事情提前告知自己,苏曼刚要向徐文斌道谢,这时,她身上的传讯玉符又响,打开,里面传来苏晴的声音,“五姐,我和家主已经等你半天了,你在忙什么呢?怎么还不过来?”
    第44章 044
    听到苏晴的声音, 苏曼心里一阵厌烦, 她直接关掉传讯玉符, 并将对方彻底屏蔽后,抬头看向徐文斌道:“谢谢徐道友告知, 我现在还有事情,先离开一步。改日有时间,我请你喝茶。”
    徐文斌自然也知道苏曼听到这件事后, 心情肯定好不了,他也没挽留。
    两人分开后,苏曼直接向飞舟走去。
    此刻, 飞舟上的人不多, 三三俩俩的坐在一桌, 桌上摆着灵茶、灵酒或水果, 一边吃喝, 一边聊天。
    苏曼显然没有这样的心情,她随便找了个角落盘腿坐下后,便在心中默默祈祷飞舟快点起飞。
    苏曼知道苏家家主的为人,他既然答应徐家家主将自己嫁过去,那肯定轻易不会动摇, 以他的性格根本不会顾虑自己的感受, 若是真被他找到,肯定会强行将她送到徐家。
    苏家家主是筑基期修为,和对方一比,她就是个小罗罗, 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虽然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之前苏曼确实有点为自己和小狼进阶如此之快而暗暗自得,如今她彻底歇了这个心思。连一个小小的苏家家主她都对付不了,更别说几年后爆发的魔物潮了,她有什么好自得的?!
    就在苏曼心烦气躁之时,飞舟终于缓缓起飞,这时,苏曼心里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虽说到达蛮荒之后,苏家家主可能也会找过来,不过蛮荒不小,他想一下子找到自己可没那么容易。而一旦自己筑基成功,他再想拿捏自己就要掂量一番了。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提升修为才行,只有自己强大了,命运才能掌握自己手中,不然谁都可以对你指手画脚,决定你的人生。
    蛮荒在沧海界的西部,仙岳城在沧海界的东部,两地相距甚远,飞舟又是由筑基修士驾驶,少说也要月余才能达到。
    开始时众修士还坐在一起吃吃喝喝甚为惬意,时日久了便觉无聊,纷纷坐到一旁开始打坐修炼。
    飞舟在云层里不停的穿梭,抬眸远望,天高地阔,云淡风清。
    低头俯瞰,群山巍峨,绵延万里,江河奔腾,波澜壮阔。
    路过凡人居住的区域时,可以看到无数城镇村落,那些凡人在田间忙忙碌碌,如蚂蚁一般不停的劳作着。
    若是她愿意,也可以回到凡人的世界,像他们一样,虽奔波劳碌,却可安然自在的过一生,可在见识了修仙界的一切后,她还愿意过那样平凡的生活吗?
    答案自然是不愿,在见识到了修仙界的神奇和美妙后,她再也不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修仙界固然凶险,荆棘遍地,血雨腥风,没有任何公平可言,甚至生命时刻受到威胁,但是它却有无数种可能。
    既然这个世界的规矩是实力决定一切,那么有一天她足够强大了,一样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规矩的制定者,那样就可以快意恩仇,肆意而活,即便哪日魂飞魄散,尸骨无存,也不枉此生了。
    不知不觉间,苏曼的心境变得无比辽阔,仿佛能将这万里山川,神州大地皆融入胸臆间。
    苏曼沉浸在那种玄妙的感悟中,心境渐渐清明起来,或许此时,因为修为和阅历皆尚浅,对于自己的道,她还没有明确的方向,但她的求道之心却越发坚定了。
    即便眼下她还达不到那种‘我心无虞,有道足矣!’的境界,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是‘仙道寂寥’,亦或是‘大道无情’,她都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不会再为外物所扰。
    因为心境上了一层,此刻苏曼练气七层的修为彻底稳定,甚至已经隐隐的摸到了练气八层的壁垒,想来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进入到练气八成了。
    当然这些别人并未注意到,甚至连苏曼自己都没有察觉,只有小妖发现了,此刻苏曼的眉宇间舒展泰然,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宁静平和的气息,让靠近之人如沐春风。
    最初为了逃命,小妖逼不得已认苏曼为主,因为苏曼体质极为纯净,资质也不错,小妖也并未后悔自己的决定,不过在这一刻,它是真真正正的感觉到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上古时期的神兽妖植大多都飞升到上界,唯有它还停留在一阶中期,上万年过去,依然在这里狗苟蝇营,本来它已经放弃了飞升天界的梦想,不过这一刻,小妖似乎看到了一丝飞升的希望,也许千年后,它也有机会去那世人梦寐以求的天界瞧一瞧。
    直到苏曼整个人从那种玄妙的状态出来,眼神彻底恢复澄明,小妖才道:“主人,我要喝灵乳。”它要快些进阶,尽快追上主人的脚步才行。
    闻言,苏曼飘远的思绪被拉回,“这里不方便,灵乳比较特殊,倒出来肯定会被人发现,那样太冒险了,你忍忍,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喝。你放心,这两瓶灵乳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不用将灵乳倒出来。”小妖道:“你只要将玉瓶开一条小缝,我就可以钻进去了。”
    那玉瓶口只有小指粗细,小妖却有中指那么粗,苏曼不由质疑小妖的话,“开口那么小,你真能钻进去?”
    “当然。”小妖得意洋洋道:“我不但可以变长变粗,还可以变短变细。”说着小妖从苏曼的丹田里跃出,缠绕在苏曼的手腕上,本来如玉镯一般粗细的身体,瞬间变成了一条头发丝粗细的绿丝。
    这么看,与苏曼那条银色丝线倒是有些相似了。
    那乳白色瓷瓶和装丹药的瓶子一样,灵乳中的灵气也不向外扩散,打开也不会引人注意,见小妖果然能缩小身体,苏曼拿出瓷瓶打开一条缝隙,便将小妖放了进去。
    活物不能装入储物袋中,如今小妖躲在瓷瓶里,苏曼不能将瓷瓶收入储物袋中,只能暂时将瓷瓶放入袖口中的一个兜子里,然后像大多数人那般闭目调息,打坐修炼。
    修炼的时间总是飞快,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飞舟终于飞到西域最大的城镇,西凉城,散修盟就坐落在此。
    凡人大多数生活在中部地区,东、南、北三个区域被三大宗霸占,散修盟和一些小门派只能坐落在中西部,他们阻隔了凡人和妖兽,相当于是凡人和妖兽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垮掉,那妖兽便会没有一丝阻碍的侵入中部,数千万的凡人也将不保。
    也正因为如此,三大宗有什么资源,也会分这些小门派和散修盟一些,不会让他们太强大,超过自己,也不会让他们穷的垮掉。
    西凉虽然是西域最大的城镇,却也并不繁华,甚至有一丝荒凉之感。
    城内像万宝阁那样的大商铺一个没有,小商铺倒是遍地开花,不过观顾的人并不多。
    苏曼从飞舟下来后,来到商业区,发现这些小商铺都是专营一种商品,丹药、灵草、符箓、法器、阵法这些都是分开经营。这样虽然更专业了,但是想买齐自己用的东西就要跑很多家店铺。
    苏曼最先买的就是丹药,不管什么时候,丹药都是重中之重,之前在万宝阁没来得及买,现下也只能先在这里补齐了。
    西凉比仙岳城落后很多,极品丹药非常稀有,不但稀有,价格也比仙岳城要贵很多。小狼是妖兽,妖兽体质本来就驳杂,服用什么丹药都无所谓,然而苏曼却不行。
    来到修仙界后,苏曼一直服用极品丹,普通丹药从来没有服用过,因为普通丹药服用后,还要花大把时间排除体内丹毒,实在是太耗时。只要身上的灵石还能支撑,她就不会服用普通丹药。
    无法,苏曼只能挨个铺子转,一连走了好几家丹药铺子,才勉勉强强买齐极品丹。
    买完了丹药后,苏曼又进了一家衣饰铺,之前在万宝阁交易会上穿的那件黑色斗篷不错,可惜交易会结束,斗篷便上交了,苏曼也想买一件那样的斗篷,进入一间铺子一问还真有,而且价格不是太贵,只要一千块下品灵石。
    当然这里的斗篷只能隔绝练气期修士探查,不像万宝阁能隔绝金丹修士。不过对苏曼来说,能隔绝练气期修士的探查也非常不错了。
    买完了斗篷后,苏曼又在店里逛了逛,发现这里的衣袍样式非常多,甚至不比万宝阁差,相同品阶的衣服,价格也要比万宝阁便宜不少。
    待走到了女装区,苏曼眼睛更是一亮,这里的衣袍种类实在是太多了,而且都很漂亮。琳琅满目,看的人目不暇接。
    苏曼毕竟是女孩子,前一世她也极喜欢那些漂亮的衣衫饰品,此时看着这些精致的衣袍,鲜亮夺目的饰品,不由东摸摸西看看,一时间竟是移不开眼。
    虽然喜欢,不过苏曼也知道,修仙界和现代社会不一样,现在她要买的是防御力好的衣袍,而不是漂亮的衣袍,不但如此,还要穿的普通一些,在这里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当然,这里的衣袍之所以这般便宜,说起来还是因为这里的特产妖兽金刚猿,它们身上的外皮特别适合炼制法衣。
    来这里猎杀妖兽的修士,大多数都猎杀金刚猿,这导致皮毛过剩,衣袍自然要比别处便宜很多。
    宗门一共发了两套内门弟子服饰,之前在秘境的时候穿坏了一件,如今苏曼只剩下一件防御法袍,而仙岳宗弟子服饰不方便在蛮荒穿,所以苏曼便打算在这里买几套衣袍。
    虽然说这种被动的防御法袍防御力极弱,不过聊胜于无,总比一点防御力都没有好。
    如今苏曼的身高差不多定型了,衣袍又放不坏,既然来了,自然要多买一些。
    在女装区走了一圈后,最后苏曼一连选了八套女款防御法袍,共花了两千多块下品灵石。
    买完了衣袍后,苏曼又挑了一个带有一点防御力的束发发簪,这才离开衣饰铺子。
    在这片商业区,苏曼还发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店铺‘黑作坊’。
    ‘黑作坊’顾名思义,就是见不得光的作坊,这里什么法器都收,不管来路正不正都要,而且会保护卖家**,当然价格相对也十分低廉。
    别看这家店铺门面不大,名字也暗黑,但是来的人却不少,显然这些人手上的法器大多都是杀人夺宝得来的。
    苏曼身上有不少这样的法器,除了那个姓邵的,还有云儿和那个大汉,以及他们打劫来的,她一直都想将这些东西清理掉,如今遇到这么合适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将新买的能隔绝人神识的斗篷披上后,苏曼抬步迈进了‘黑作坊’。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