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那长臂猿挥舞着两条血臂便向自己扑来,苏曼翩然跃起,在半空一折,宛如风吹柳叶,迎风荡起,躲过那袭来的血色长臂后,苏曼足尖一点,一手操控蓝水剑向长臂猿刺去,一手祭出那条银色丝线形成一个防护罩挡在了身前。
    这时,红洪也奔了过来,他挥舞着足有千金重的大斧头便向那长臂猿抡去。
    长臂猿自然也感觉到了危险,它抬起手臂便向那斧头拍去,苏曼忙控制银色丝线缠住长臂猿的手臂,与此同时,那把斧头也抡了过来,将长臂猿的脑袋削了下去。
    见长臂猿被解决,红洪二话不说砍掉它的左手掌,又将它的血抹到令牌上。这个令牌是小队的令牌,统计的结果自是记录在小队上,以后论功分猿手。散修盟不但奖励个人,对团队亦有相应的奖励。
    一切都弄好后,五人快速离开战场,然后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开始打坐调息。
    文盛和宁涛都受了伤,虽然只是外伤,但是恢复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待两人完全恢复后,已经过去了半日,此时,天色也暗了下来。
    从打坐中睁开眼,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不过是一只一阶中期的长臂猿,就这么难对付,竟然让他们受伤了两人,而且还耗费了这么久的时间,若是遇到一阶后期,甚至是一阶巅峰的还不知道会什么样。
    按照这个猎杀速度,一天能猎到一只长臂猿就不错了,这要怎么与其他小队竞争。
    文盛扫了众人一眼,神色凝重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今日先返回驻地,明天早点出来。”
    对于文盛的提议,众人自是没有异议。见文盛起身要走,也就都跟着他一起打道回府了。
    之后的几日,寅时一过,众人便动身出发。经过几日的观察和厮杀,几人已经渐渐进入状态,再也不似第一次那般手忙脚乱,也没再有人受伤,所以每日都能猎杀两到三只长臂猿。虽然不多,但是已经比预想中的好太多了。
    而对于苏曼,几人也从最初的排斥、不欢迎,到如今的认可。短短几日便有这般大的变化,说起来还是因为苏曼的实力。
    苏曼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她体内灵气十分纯净,可以说她丹田中的灵气量并不比几人少,这就是灵气纯净的好处。而且她敛息能力强,像遇到一阶中期的长臂猿还好,他们能确保在出手前不被对方发现,可若是遇到一阶后期和一阶巅峰的,就没把握了。
    长臂山上长臂猿虽然多,却也不是每日都有一阶中期的长臂猿等着他们猎杀,如此,遇到高阶的就要苏曼这个敛息能力强的先去偷袭,他们随后出手。这般配合下来,效果还不错。如今,苏曼在小队中也算得上是一个主力了。
    这日,五人像往常那般早早来到猿兽山,因为路上没有遇到长臂猿,就向深处行进了一些。
    虽然是深处,不过这片区域仍然是长臂山外围,所以不用太担心。不过进入深处后,就要及时回返,不然晚上会不安全。
    几人向深处行进了大概一刻钟后,文盛忽然停下脚步,“前方是长臂猿的穴巢。”
    长臂猿是独居妖兽,它们的领地意识非常强,一个穴巢绝不会有两只成年长臂猿。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望向苏曼,意思很明显,希望她能去探查一番,毕竟几人中她敛息能力最强,连一阶巅峰的妖兽都发现不了。
    可能觉得总让苏曼打头阵不太好,文盛保证道:“苏姑娘,以后我们分猿手的时候,你多拿十分之一。”
    打头阵确实危险,不过苏曼对此倒是毫不在意,毕竟二阶以下的妖兽发现不了她,万一倒霉遇到二阶妖兽,即便不打头阵也一样逃不掉,如今担任探子一职,还能多得猿手,苏曼自然不会拒绝。
    听到文盛的话,她点了点头,便悄悄向长臂猿的巢穴行去。
    不多时,苏曼便跑了回来,她边喘息边说道:“巢穴有五只刚出生的幼崽。”
    文盛眼睛一亮,追问道:“母猿可在?”
    长臂猿的幼崽出生后,由母猿照顾,若是母猿在,就会比较棘手。
    苏曼摇头道:“我没看到。”
    闻言,几人脸上皆闪过一丝惊喜。
    “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免得一会那母猿回来。”红洪有些急切的说道。
    “有幼崽在,那母猿肯定不会离开太远。”沉吟一瞬,文盛说道:“母猿最是护崽,若是让它知道我们杀了她五个幼崽,肯定会发狂。万一到时候我们不小心被那母猿发现,大家分头逃跑,不要和它硬抗。”
    交代完后,文盛这才带领几人向长臂猿的穴巢行去。
    长臂猿的穴巢十分干净整洁,看起来和人类居住的环境差不多,几人进去的时候,便见五个长臂猿幼崽在穴巢里爬。它们虽然只有一阶初期,但是因为体型魁梧,并不容易对付。
    尤其在厮杀时,五个幼崽发出了凄厉的惨叫,那母猿自然也听到了,还没跑回穴巢,它便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几人不敢耽搁,领取了幼崽的左手和血液后便向驻地跑去。
    苏曼跟着几人跑了一阵后,渐渐的被几人落下,感受到那母猿的气息越来越近,略一犹豫,苏曼转身向另一条路跑去。
    她隐身能力强,跟着几人并不容易摆脱母猿,自己单独跑反而更安全一些。
    果然,跑了一阵后,苏曼便感觉不到那母猿的气息了。
    喘息了一阵后,苏曼找了个平坦的地方盘腿坐下,刚要打坐调息,这时,她身侧的泥土突然裂开道道缝隙,接着数条紫色藤蔓从缝隙里冒出。
    苏曼反应过来后,立刻起身,然而此时已经晚了,因为周围一片土地都被藤蔓覆盖,那些藤蔓好似有灵性一般,瞬间便将她的双脚缠住,让她动不了分毫。
    苏曼脸色一变,忙祭出蓝水剑向藤蔓砍去。她的蓝水剑在练气期修士使用的法器中,已经是品阶非常高的了,然而此时砍在藤蔓上却是丝毫作用不起。
    见地上的藤蔓仍不断的向自己的腿上缠来,苏曼忙掐了一个法诀,指尖出现一团火球后,便向藤蔓弹去。
    就在苏曼和这些紫色藤蔓对抗时,一道略显尖利的嗓音忽然在不远处响起,“道友还是别白费力气了,这紫藤不畏水,不惧火。你若是想活命,就将天罗防御阵交出来。”
    第48章 048
    听到声音, 苏曼心里一惊,抬头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 便见一个身着土黄色道袍的道人站在几米外, 正一脸奸诈的看着她。
    这黄袍道人苏曼有些印象, 正是跟在八撇胡身后的两个男子之一。
    苏曼也不清楚自己购买天罗防御阵的事情怎么被这人知道了, 不过此时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知道就算自己将天罗防御阵交出去,这人也不会真放了她, 苏曼也没和这黄袍道人废话,她直接一拍储物袋, 取出一沓符箓便向那黄袍道人砸去。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黄袍道人脸色一沉,他一边快速躲避符箓, 一边从袖中掏出一把钢钉向苏曼抛去。
    苏曼的腿被紫藤紧紧的箍住,动不了分毫,见数个钢钉向自己射来, 她忙祭出银丝在身前设置一个防护罩。
    也不知道那钢锥是由什么东西炼制,竟然直接穿过防护罩向她袭来, 苏曼脸色一变,忙挥舞蓝水剑将钢锥击落, 然而还是有几个钢锥刺入了身体。
    随着‘噗’‘噗’‘噗’三声钢锥刺入血肉的声音传来, 手臂上刺入一个钢锥, 腿上刺入两个, 虽然伤口不是很深,但是苏曼还是疼的额头滴汗,双眼冒花, 这是她来到修仙界后第一次受到这样的皮肉之苦,苏曼猛地咬紧嘴唇,将尖叫声吞入腹中。
    看到这一幕,那黄袍道人发出一声猥琐的奸笑,他手一召,将钢锥尽数召回后,又将钢锥尽数射出,这一次因为苏曼提前做了准备,所以只有一只钢钉刺入她的肩膀处。不过因为没有银丝防护,这道伤口极深,瞬间鲜血喷涌。
    黄袍道人嘿嘿一笑,又将钢锥召回,在他准备再次向苏曼发出攻击时,一道略微不满的声音传了过来,“黄道人你在搞什么,我控制紫藤很耗灵力,你能不能速战速决?!”
    随着这人发声,一个紫衣修士出现在不远处,这时苏曼才发现附近竟然还有一人,而这人便是跟在八撇胡身边的另一个男子。
    “嘿嘿,你没发现这姑娘的身体异常柔软吗?”黄袍道人色迷迷道:“每次我的钢锥击射过去,她都能以非常刁钻的角度避开。”
    这自然与苏曼修炼的功法‘天阴柔水诀’有关,不过因为她现在修为尚浅,所以身体也只是比常人软了一点而已,还没有达到像水那般柔软的地步,不然这些钢锥一个都刺不到苏曼身上。
    听到黄袍道人的话,紫衣修士冷哼一声道:“赶紧速战速决,师傅还在等着我们呢。”
    闻言,黄袍道人脸色一肃,再不敢耽搁,他大手一挥,一把钢锥便向苏曼击射而去。
    与此同时,紫衣修士猛地向那紫藤注入法力,苏曼的身体瞬间被包成了粽子,再也动不了分毫。
    眼见着那钢锥直奔自己的面门而来,苏曼心中焦急不已,她想要躲避,然而身体却被牢牢的钉在原地,就在她心中绝望之时,御兽牌中忽然传来了动静,苏曼心下一喜,忙将小灰召了出来。
    小灰一落地,看到苏曼鲜血淋淋的惨状,它瞳孔一缩,喉咙里立时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不过很快它便看到迎面飞来的数道钢锥,小灰眼中厉色一闪,猛地向射来的钢锥喷出了一口青色闪电,在闪电与钢锥接触的刹那,钢锥瞬间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落在了地上。
    那黄袍道人和紫衣修士见此,脸上一白,两人互看了一眼,拔腿就跑。
    见小灰向自己扑来,苏曼忙道:“小灰,快去追他们,一个都别放过。”
    听到吩咐,小灰嗷叫一声,拔腿便向那两人追去,眨眼间就到了黄袍道人的身后。
    它大嘴一张,一口青色雷电直接喷到了黄袍道人身上,雷电的温度极高,瞬间,黄袍道人便被劈成了灰烬。
    紫衣修士见到此情景,如同见了鬼一般尖叫一声,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张飞行符往身上一拍,接着整个人腾空而起,往远处飞去。
    小灰紧追在紫衣修士身后不放,见那紫衣修士越飞越快,眼看着便要追不上,它心中着急,身体猛地跃起,集中全身法力向那紫衣修士喷出一口青色闪电,紫衣青年惨叫一声,便化成灰烬被一阵风吹散了。
    因为那紫衣修士陨落,紫藤失去了控制,苏曼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想要从一堆藤蔓中爬起来,这时,小灰也返了回来,见苏曼肩上血流不止,小灰紧张地盯着她看了一会,似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扑到苏曼身上,然后伸出舌尖,轻轻地舔苏曼的肩膀,想把她肩上流出的血液都舔掉。
    本来小灰只是想帮苏曼止血,但是那血的味道十分香甜可口,舔着舔着,小狼琥珀色的眼眸忽然变得殷红似血,心中竟是生出一种恨不得将身下这人尽数吞入腹中的想法。
    这一次闭关,小狼将那雷电之力全部吸收,此时它已经进入一阶巅峰,身形更是如一头成年豹那么大。
    苏曼因为失血过多,身体本就无力,再被它这大体格子一扑,直接躺在地上起不来了,她一边推小灰,一边声音虚弱道:“小灰,别闹。”
    随着苏曼伸臂的动作,伤口立刻被扯到,苏曼倒吸一口冷气后,语气糟糕道:“小灰,快点起来,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不然这里的血腥气会引来其他妖兽。”
    小灰舔|舐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苏曼,见她脸色苍白如纸,神情似乎十分痛苦,小灰眼中几番挣扎后,这才恋恋不舍的从苏曼身上退开,退开前还不忘舔一下那美味无比的还在流血的嫩肉。
    苏曼没有通过契约去感受小狼的想法,自然不知晓此刻它的心在吃与不吃之间几番挣扎后,最终理智战胜了渴望。
    那紫藤缠缠绕绕将苏曼周身缠了数圈,她手臂和腿都受了伤,一时间无法从紫藤中爬出来,小狼定定的看着苏曼在紫藤中挣扎了片刻后,忽地张口,一口雷电喷出。瞬间,紫藤便被烧成了灰烬。
    摆脱了紫藤后,苏曼挣扎着坐起身,手中摸到了什么,拿起来一看,是一个紫色的珠子,像是紫藤烧尽后留下来的,苏曼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她直接将珠子收入了储物袋中,然后又从储物袋中取出止血粉。
    在伤口处撒了‘止血粉’,一个涤尘诀将衣服上的血渍清理干净后,苏曼抬头看向小狼道:“小灰,你能背动我吗?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这个地方血腥气太浓,肯定是不能再呆下去了。她两条腿都被钢锥刺中,虽然勉强能走,但是肯定是走不快的。
    苏曼说完,也没给小灰应答的机会,她忍着疼痛,挣扎着撑起身体,然后趴在小灰的背上。
    随着苏曼的动作,身上的伤口又被扯到,她疼的直抽气,缓了好一会,苏曼才道:“小灰,往西南方向跑。”
    小灰的身长至少有一米五,以它如今的体型驮着苏曼肯定是没问题的。担心小狼奔跑的时候将自己颠下去,吩咐完小灰后,苏曼便伸出双臂从后抱住了它的脖颈,双腿亦如此,整个人牢牢地贴着小灰,就像黏在它身上一般。
    见苏曼趴稳了,小灰侧头舔了她的脸颊一下,然后抬起四肢向西南方向跑。
    因为担心将苏曼从自己身上甩下去,小灰的速度并不快,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然而尽管小灰跑的十分小心,可每一次颠簸仍让苏曼疼的呲牙咧嘴。
    她一边深呼吸,一边想些有的没的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以前都是她抱着小狼,现在小狼长大了,也可以驮她了,等它身形再长大一些,或许可以当她的坐骑。
    虽然没有空中坐骑,但有个陆地坐骑也不错,苏曼苦中作乐的想。
    第49章 049
    那黄袍道人和紫衣修士, 苏曼之前根本没见过他们两个,只在阵法店中见到过那八撇胡修士, 不用想都知道, 这两人打劫自己肯定与那八撇胡有关系。
    散修盟不允许筑基期修士进入长臂山外围, 却允许他们进入练气期修士的驻地, 也就是说眼下躲在长臂山外围要比回驻地安全很多,所以苏曼并没有让小灰驮着自己回驻地, 而是让它来到了今天那个刚刚失去幼崽的长臂猿穴巢。
    长臂猿十分在乎自己的幼崽,如今五个幼崽都被斩杀, 它肯定是不追到驻地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就算文盛四人不将它杀死, 也会有其他修士将其解决。
    就算它忽然冲回来,苏曼也相信如今的小灰肯定能对付的了它。至于其他长臂猿,知道这个洞府有主, 轻易不会过来,所以眼下去那长臂猿的穴巢算是最安全的。
    到了穴巢后, 苏曼从小灰身上爬下来,然后开始在穴巢四周布置天罗防御阵。
    虽然现在苏曼浑身都疼, 但也不敢立刻打坐疗伤, 不管什么时候安全都是第一位。
    好在这个阵法不但便于携带, 布置起来也非常简单, 不到半个时辰,苏曼便将阵法布置好了。
    在苏曼布置阵法期间,小灰一直在她身边跑来跑去, 苏曼心里也踏实不少,还是有小灰陪在身边好,不然一个人实在是太孤单了。
    想着小灰刚闭完关,好久没吃肉了,肯定是馋了。
    这长臂猿的洞府十分干净干燥,无需收拾,布置好阵法后,苏曼便从储物袋中拿出之前储备的妖兽肉放在一旁,她则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放上蒲团,然后向口中丢入一粒丹药,开始打坐疗伤。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