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曼刚要起身去看看外面的情况,便听小妖惊呼道:“不好!那个八撇胡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梵音、看我干嘛?的地雷,谢谢大家的留言,谢谢支持正版的小天使,爱你们(づ ̄ 3 ̄)づ
    第56章 056
    八撇胡?听到小妖的话, 苏曼心里十分惊讶, 他怎么掉进来了?!
    苏曼哪里知道, 那八撇胡见她跳入了深渊, 想着天罗防御阵和金丝软甲内衣都没了, 他心中震怒, 便将怒气发泄到了韩芳身上。
    当然就算他不震怒也不会放过韩芳, 因为苏曼和韩芳在一起, 还救了这姑娘,这说明她们两个认识,他不知道苏曼的后台多大,也不知道苏曼和韩芳的具体关系,若是放韩芳回去, 那就相当于放虎归山, 万一对方报复就完了。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 既然已经解决了苏曼, 这个女修自然也不能放过,这般想着, 那八撇胡二话不说就向韩芳发出最强力一击。
    他哪里想到韩芳的家族虽然小,但是十分得族里重视,她身上佩戴的防御玉扣不但可以抵御筑基期修士全力一击,还可以将攻击全部反弹回去,当然这一击过后,玉扣也会完全碎裂。
    那八撇胡根本没想到他那全力一击会作用到自己身上,他慌乱躲避间, 不小心也掉入了裂缝深渊。
    在裂缝深渊中无头苍蝇一般转了数日后,也寻到了这里。
    这面,苏曼在听到小妖的话后,皱眉问道:“他现在在哪呢?”
    “在玉米地呢,因为他无法将气息全部收敛,现在正在被那片玉米攻击,不过已经走了一小段了,离那泉眼没多远了。”
    听小灰这般说,苏曼起身,直接将天罗防御阵拿出来,然后便开始在传送阵周围布置起来。
    那八撇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进来了,这里有灵气,对方是筑基修士,她是练气修士,两人修为差距太大,没有一丝胜算的可能,还是赶紧将阵法布置起来稳妥。
    天罗防御阵布置起来并不麻烦,苏曼这里刚将阵法布置好,那八撇胡就从泉眼处冲进来了。
    苏曼躲在阵法中,看到那八撇胡在木桥上一阵谨慎观望,待看到没什么异常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进入竹屋后,他在里面翻找了一番,没看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便从竹屋中走出,向竹林中走了过来。
    苏曼的心不受控制的怦怦狂跳,她在心中暗暗祈祷这人不要发现自己,然而,每个人的求生**都非常强大,这里是裂缝深渊中唯一有灵气的地方,任谁都会将出去的希望寄托在这里,凡是走进来的人,都会将这里仔仔细细的搜寻一遍。
    所以当那八撇胡将整个竹林都搜寻一遍后,最后将目光定在了苏曼这里。
    八撇胡盯着阵法打量了半晌,最后想到了什么,他咧嘴一笑道:“里面是苏姑娘吧,如今我们都跌入这个鬼地方也算是缘分,你把阵法打开让我进去,我们好好研究一下怎么走出去。”
    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这黄鼠狼给鸡拜年之心昭然若揭,对方怕是不会给自己开,想了想,八撇胡又道:“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出去,我肯定不会再加害于你,若是你不信,我可以立心魔誓。”
    说完,见阵法中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八撇胡心中一阵恼怒,他勉强压下心中的怒意,继续道:“这里怕是只有我们两个修士,这种时候我们应该齐心协力应对这些奇奇怪怪的植物和妖兽,不该再互相猜忌,彼此防范了。”
    这些诱导的话里里外外,反反复复说了不下十遍后,八撇胡握紧腰间大刀,冷声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又等了片刻,见阵法中依然没有丝毫动静,八撇胡终于忍无可忍,抬手便向阵法中砍去。
    “砰!”一声巨响在头顶响起,苏曼眼皮突的一跳。
    虽然早就预料到对方会找过来,可是真找过来了,她的心还是为之一跳。
    当初购买‘天罗防御阵’的时候,店主曾说过,‘就算有数百筑基修士同时围攻,坚持一个时辰不在话下。’
    那么一个筑基期修士攻击,去掉恢复灵气和休息的时间,至多能坚持三个月,而她至少还要半年才能离开这里。
    练气期面对筑基修士是没有一点胜算的可能的,而小灰还不知道要多久醒过来,咬了咬牙,苏曼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有小筑基丹之称的‘固本丹’丢入了口中。
    既然现在的自己无法战胜八撇胡,那她就直接筑基吧。
    其实修士在进入练气后期后是可以冲击筑基的,在上古时期,大多数修士都是进入练气后期后直接筑基,不过现如今敢这么做的修士却没有,一般都是在进入炼气十层,也就是练气大圆满后,才开始着手准备筑基,有些资质奇差且一直得不到筑基丹的,更是一直停滞在练气大圆满。
    之所以没人敢在练气后期直接筑基,除了因为如今的修仙界灵气稀薄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担心体内经脉不够宽阔,无法承受筑基时引来的大量灵气,若是筑基失败,丹田即便不炸裂,也会千苍百孔,以后再想要筑基却是不可能了。
    若是进入练气大圆满,身体的经脉会宽阔坚韧很多,此时筑基自然是水到渠成,即便筑基失败,对身体也不会有太大伤害,这次不成功,下次再来。
    当然若是有些人第一次筑基不成功,留下心理阴影,对下次筑基也会有很大影响,有些心里脆弱的人甚至自此一蹶不振,放弃修仙之路,所以筑基对于每一个修士来说都是人生头等大事。
    真正敢在练气后期冲击筑基的,不是天纵奇才,就是鲁莽无知。
    而像穆天辰这般天纵奇才也不会这么做,毕竟筑基是人生中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不准备的妥妥当当,谁都不会冒险尝试,所以一般在练气后期冲击筑基的,都是年少轻狂,鲁莽无知。
    苏曼并不是鲁莽之人,相反,她十分谨慎,在被那八撇胡发现后,一切便没有悬念了,虽然心中恐慌,但是恐慌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现在除了筑基似乎没有更好的法子,毕竟她与那八撇胡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只有筑基成功,才有生的可能……
    而且苏曼也不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她的经脉经过天水冰心莲子改造,经脉宽阔柔韧度异于常人,即便不能成功也不会爆体而亡,只是外面那位却是不会放过她了,所以她必须成功!
    决心一定,苏曼便什么都不想了,而是专心投入到修炼中。
    苏曼在这里准备冲击筑基之时,仙岳宗,丹道峰。
    苏晴缓缓从修炼中睁开眼,内视丹田,见丹田中的灵气全部转化为灵液,苏晴眼中闪过一丝傲然。
    练气期修士体内的灵气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便可以将灵气一点点的压缩,待最后一丝灵气都转化成灵液后,便进入了筑基期。
    筑基期修士体内的灵气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便可以将灵液一点点的压缩,待最后一丝灵液也凝成固态后,便进入了金丹期,以此类推…
    如今苏晴体内的灵气已经全部转化成灵液,这说明她已经筑基成功。
    出了秘境两年多,便从练气七层进入到筑基期,这般疯狂的进阶速度,说起来还是因为那头火云兽,有了火云兽,她可以炼制很多以前炼不了的丹药。
    前一世,苏晴曾经在一个古方中看到过‘洗髓丹’的炼制方法,炼制材料也不是特别难寻,只在任务阁挂了两个月,药草就凑齐全了。得了药草,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炼制‘洗髓丹’。
    ‘洗髓丹’顾名思义,洗经伐髓,祛除体内杂质,不但如此还有拓宽经脉的效果。
    炼制出‘洗髓丹’后,苏晴一刻都没耽搁便将之服下了,之后将修为提升到练气九层后,便直接冲击筑基。
    不知情的人可能会觉得她疯了,但苏晴对自己却十分有信心,她的经脉经过‘洗髓丹’的改造后,异常开阔,体内杂质也趁着这一次一并排除体外,最重要的是她有前一世的筑基经验,可以说这一次筑基十拿九稳,果然,闭关一年后,她便顺利筑基。
    其实苏晴也可以再等等,等进入到练气大圆满再筑基她会更加稳操胜券,但是她的时间不多了,很快魔物便会显露踪迹,那个时候她再筑基,宗门不会太过关注,因为他们大部分注意力会被魔物吸引。
    现在却不一样,她今年十六岁,若是筑基成功,不但会轰动整个宗门,甚至能轰动整个沧海界。而且提前进入筑基期,她也能炼制出更多有用的丹药。
    苏晴神识向外一探,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表情,她猜测的没错,这次筑基成功果然将仙岳宗的高层都引来了,不只有师傅,丹道峰的峰主,甚是连穆天辰的爷爷穆掌门都亲自过来了。
    看到众人眼中震惊的神色,苏晴脸上也闪过一丝得意,不过在她的神识将外面的人都扫视一遍后,眉头不由一皱,穆天辰怎么没过来?他去哪里了?想到穆天辰对苏曼的过度关注,苏晴的眉头不由皱的更深。
    上一次苏家家主过来,本来是想将苏曼直接带回去让她和那徐家少爷成亲,却不想苏曼竟然敢放她和家主的鸽子。
    这件事情不只苏晴生气,苏家家主也十分震怒,一个在族中长大的弟子敢直接拒接家主的传讯,不将家主放在眼里,不听家主的话,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她背叛了整个家族!
    这样大逆不道的后辈苏家家主怎能容忍,他跟随苏晴回到仙岳宗,待查到苏曼去了猿兽山后,苏家家主也直接赶去了猿兽山,可惜那个时候苏曼已经去了长臂山猎杀长臂猿,那里只允许练气期修士进入。
    苏家家主在练气期修士驻地待了两日,没堵到苏曼,只能匆匆的赶回苏家,族中事物繁忙,他在这里耗不起。
    苏家早已经答应了徐家,苏曼这一撂挑子,苏家家主只能从族里另选一个女修送过去,因为不是最初商定的双灵根,惹的徐家家主好一顿不快。
    徐家在云城可比苏家强上不少,苏家家主可不敢得罪,他只能一直赔小心,心里的怨气自然也都记在了苏曼头山。
    苏家家主派去徐家的女修也是苏晴亲点的,那女修是苏家弟子中比较机灵的,苏晴给了她不少丹药,又承诺她,若是她能在徐家寻找到一件杵型法器,便给她一粒筑基丹。
    这诱惑极大,那女修自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可惜她嫁入徐家近两年也没找到金刚降魔杵的影子,苏晴对她已经不抱有任何期待,也许真的只有有缘人才能寻到那件佛门法器吧。
    其实如果当初在新月秘境中得到那根天雷木心,这件金刚降魔杵对她来说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可惜没有如果,所以这件金刚降魔杵她势在必得。
    苏家派去的这个女修不行,那就再派去一个,如今她已经进入筑基,想将苏曼送到徐家还不容易?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苏晴便投入到修炼中,继续稳固筑基境界。
    ***
    固本丹的药力发作的很快,丹药下肚后不久,苏曼便感觉到丹田处传来一阵灼热感,四肢百骸也暖洋洋的,这是药力发作的效果。
    因为固本丹有筑基丹的作用,所以其可以开阔丹田和经脉,然后其庞大的灵力会使得丹田中的灵气被压缩,可随着灵力不停运转,固本丹中药力渐渐炼化,苏曼并没有要进入筑基期的感觉,甚至体内充盈到身体发胀的灵气没有一丝要液化的意思。
    虽然体内还残留一些固本丹的药力,不过苏曼知道这些药力已经无法助其筑基,若是时间充裕,苏曼肯定会花费大把的时间闭关,将体内残留的药力炼化干净,一点都不浪费掉,然而现在时间紧迫,外面还有一个面目狰狞的人正在大刀阔斧的破坏防御阵,她已经没有时间再浪费。
    所以在确定一粒固本丹无法筑基后,苏曼忙向口中抛入了筑基丹。
    筑基丹刚一入腹中,丹田中便如火入油锅,‘轰’的一下。
    筑基丹的冲力极大,苏曼的丹田瞬间被拓宽了一些,接着那一大团火热的灵气便如脱缰的野马一般,飞速的在她身体里流窜起来。
    当那灵气冲击到经脉,苏曼感到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那种疼痛仿佛是长针扎在身上一般,痛得她大汗淋淋,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因为她不能张嘴,否则气息一泄,体内已经凝成一股绳的灵气便全散了,她筑基的契机也会就此消失。
    这时的苏曼,只能咬牙将一切杂念抛到脑后,然后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一边梳理着经脉中的灵气,让它们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转。
    筑基丹内的灵气十分稀薄,此刻苏曼的丹田,就像是一口装满了水的大缸,眼看着水满的就要溢出去了,可就是不进入液态,无法,苏曼只能继续吸收周围的灵气,无数的灵气挤入丹田中,无处可去,只能互相挤压,再挤压。
    因为此地灵气浓郁,所以她从外面吸收来的灵气简直就是杯水车薪,这也是为什么修士在闭关冲击壁垒的时候要选择在灵气浓郁的地方,不然在紧要关头,根本没有充足的灵气供应,这样很可能让进阶失败。
    不过苏曼并不放弃,感觉还不够,她继续疯狂运转功法。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曼丹田内原本气态的灵气,经过无数次挤压后,渐渐的变得稠密起来,并且开始有向液态转化的趋势。
    这个时候,无需苏曼再主动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便疯狂的向她体内奔涌而来,在她的头顶,凝出一个灵力漩涡,苏曼忙放松全身,任由这股庞大的灵气涌入身体,并且抽出一抹神念缓缓引导这股庞大的灵气,渐渐的这股灵气顺着正常的走势在她的经脉中冲击游走。
    内视丹田,苏曼清楚的看到自己丹田内的灵气已经到达了巅峰,新挤进来的灵气不断的压缩,再压缩,片刻不停,而这些被挤压在一起的精纯灵气不断的冲击丹田,使得丹田又阔大了一分。
    丹田一再扩大,灵气所承受的压力达不到最大,便无法液化,这样便无法筑基成功。然而周围的灵气实在是稀薄的可怜,根本无法供应筑基所需,咬了咬牙,苏曼拿出一把聚元丹全部丢入口中。
    灵气再一次如潮水一般将苏曼淹没,剧烈的疼痛让苏曼麻木,好在这一次丹田内的灵气终于不堪重负,‘滴答’一声,第一滴灵气液形成。
    这一声宛如天籁的声音,让苏曼如释重负,在苏曼不懈的努力下,终于看到了筑基的希望,有了第一滴,之后的每一滴也就不那么难了。
    苏曼身上原本的暖意,现在已经变成了灼痛,不过苏曼并没有丝毫担心,相反她心里隐隐生出一丝欢喜,因为按照玉简中介绍,这便是筑基成功之兆。
    胜利就在眼前,苏曼更不敢有丝毫大意,她一鼓作气,又向口中丢入三粒极品聚元丹,然后沉下心思,全身心都投入到修炼中。
    八撇胡正全力劈砍阵法,忽地,他感觉到整个竹林内的灵气都产生了剧烈的波动,八撇胡脸色遽然一沉。
    这种情况不是冲击关卡,便是阵法要启动,无论哪种情况都不能让它发生。
    这般想着,八撇胡面色狰狞的盘腿坐在一旁,然后双手不停掐诀,随后他两手猛地向前一推,一个巨大的黑色掌印从手中狂涌而出,急速向那防御阵拍去。
    这是八撇胡所修功法中的一招,也是他威力最大的一击,之前这防御阵已经被他攻击的不停晃动,一副不支的样子。如今在黑色巨掌拍下来后,大阵更是发出了一声无助的‘哀鸣’,之后,其上出现数道裂纹,宛如鸡蛋摔在地上一般,彻底垮掉了。
    没有了阵法的阻挡,苏曼整个人都暴露在八撇胡的面前。
    见苏曼果然是在筑基,才多久不见,她竟然从练气后期进入筑基期,而且周身的气息竟然如此纯净,八撇胡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光芒,他毫不迟疑的抽出腰间大刀气势汹汹的向苏曼砍去!
    此时,正是苏曼筑基的最关键时刻,她丹田内的灵气除了中心处的那一点,已经全部化为了灵液,若是这个时候移动,那她就彻底失败了。可若是不移动,就要被这八撇胡劈成两半。
    就在苏曼纠结着要不要快速避开这一击时,突地,御兽牌中传来一阵波动,苏曼心中狂喜,忙将小灰唤了出来,她则安心的投入到了修炼中。
    在苏曼看来,有小灰在,她便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小灰出了御兽牌后,向那劈来的大刀喷了一口雷电后,便向那八撇胡扑去。之前这个人刺了它一剑,之后又将它踢入裂缝深渊,小灰十分记仇,再加上它还深深的记得那老者对它说的话,人类是它们的天敌,每一个都该死。
    见一条灰色的身影突然冲出,一口雷电便将自己的大刀烧成灰烬,八撇胡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几个月的时间,不但这个女人马上就要筑基成功,她的仆兽竟然也进入了二阶,这一主一仆的进阶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见那条大狼又向自己扑来,八撇胡忙快速向后退去,这时,小灰又向八撇胡喷出了一口火焰。
    感受到这火焰的温度不高,八撇胡心中微微一松,从刚刚一瞬间便将他的大刀烧毁的威力来看,那雷电的威力已经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若是向他喷来,那还真是棘手。
    虽然如此,不过八撇胡也没有丝毫大意,在那火焰向自己兜头罩来时,他忙在自己的身前竖起了一个防御罩,火焰顿时便被劫在外面,然而下一瞬,防御罩裂开一条缝隙,接着一道青光从缝隙中飞去,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劈在了他的脑门上。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