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苏曼眼中闪过一丝惊诧,站在院中的练气期修士至少有五十多人,难道都要和自己一起去猎杀魔物?
    似乎是看出了苏曼的想法,方大同咬了咬牙,说道:“苏师叔,你应该听红道友说了,练气期修士去猎杀魔物就是去当诱饵。最近被派去狩猎魔物的练气期修士,回来的越来越少,所以我们希望…希望…” 后面的话,方大同却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其他人见状,皆陷入了沉默,魔物突然爆发,没有给他们一点点的准备时间,便将他们困在这个小小的清源城,前有诡异的魔物,后有凶残的猿兽,左有未知的裂缝深渊,右有茫茫的无尽海域,他们便犹如瓮中的鳖一般被禁锢其中。
    练气期修士不能辟谷,如今清源城四下不通,他们每天不仅要担心辟谷丹越来越少,到最后连食物都没有,更担心被派去猎杀魔兽,再也回不来,可是不去猎杀魔物就要露宿城外,可能在自己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元神便被魔物悄悄侵占,成为了一个没有思想的魔物,结局一样好不了!
    除魔堂刚成立的时候,众人还激动了一阵,他们以为终于能跟随筑基修士一起突破魔物包围,可一晃半年多过去,事情不但没有一丝转机,死亡人数反而不断攀升,现在每天出去的练气期修士能有一半回来就不错了。
    虽然心中不甘,但是因为他们不认识高阶修士,便也只能眼睁睁的等待死亡,没想到在众人绝望之际,红芳竟然带回来一个筑基期女修,更没想到这个女修和方大同是同门,如此众人心中自然升起了一丝希望。
    后面的话方大同没说出口,不过苏曼也隐约猜出他的意思,方大同应该是希望自己带着他们一同猎杀魔物,因为除魔堂并没有限制除魔队的人数。
    苏曼能感觉到现场众人望着她的神情带着渴望和期待,还不待她开口,这时,一个十六七岁,面容还有些稚嫩的少年走出来,看向苏曼,鼓起勇气道:“苏前辈,听说你和你的仆兽是从猿兽山中走出来的,你的仆兽能一招杀死魔物,以你们的实力,在除魔堂中肯定能占据一席之地…我不奢望你带着我们所有人去猎杀魔物,只希望你能帮我们在除魔堂上说几句话,让他们别拿我们当诱饵…”
    说着,说着少年脸上闪过一丝窘迫,不过在看到同伴鼓励的眼神后,少年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我们虽然实力低微,但大数人资质都不错,只是没有足够的时间成长,魔物便爆发了,若是有足够的时间,我们肯定会走的更高更远。”顿了一下,少年继续说道:”如今,清源城内练气期修士已经死伤过半,再这样下去,恐怕…恐怕低阶修士很快就会死光。”
    少年还处在变声期,声音还有些嘶哑,显然年纪并不大,修为也不高,只有练气五层。
    听完少年的话,苏曼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上头没有熟人,他们这些低阶修士每次出去猎杀魔物都被当成诱饵,哪怕像红芳这种练气大圆满的修士也不例外,所以这些人想从她这里得到帮助。
    如果他们面对的是妖兽,或许苏曼能帮助他们一二,可是他们面都的是魔物,是完全压制她的魔物,她自己都要靠小灰帮助,又拿什么帮助眼前这一众修士?
    至于少年说的让自己在除魔堂上为他们说几句话,先不说自己初来乍到,那些筑基修士未必能接受她,便是接受了,他们也可以阴奉阳违,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她能怎么样?
    苏曼看着从脸红到脖子的少年,再看着面前一个个满眼期待的望着她的修士们,半晌,苏曼道:“我帮不了你们。”
    苏曼话音落下,不少修士脸上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方大同也沉了脸色,有几个年纪幼小的女修甚至红了眼圈。红芳更是抿紧嘴唇,眼中难掩绝望。
    刚刚回去她和红洪又吵了一架,原因还是那些,翻来覆去,每次吵架都是说她不知检点,勾引男人,这样的日子她已经够了,本以为苏曼的出现会让事情出现转机,可没想到依然如此。
    虽然苏曼刚刚从练气期修士进入筑基期,但是此时她已经站在高点,又哪会将他们这些练气期修士的死活放在眼里?!
    苏曼望着面前这群或失落,或悲伤的修士们,缓缓开口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当中有资质优异的,如果不是魔物爆发,如果不是被困在清源城,数年之后,你们之中会有很多人进入筑基期,甚至是金丹期…
    可惜,世间没有如果,魔物爆发任何人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你们现在被困在清源城,面临着人生中最艰难、最严苛的一场战斗,那些在清源城外没有被魔物包围的修士一样不会比我们轻松多少。就算你们躲过了这次危机,下次呢?
    虽然我们都没有经历过魔物潮,不过我想你们应该清楚,魔物是最顽强,最难对付的一种生物,修士与魔物的战斗是一场漫长的战斗,谁都无法预料这场战斗将持续多久,你们真的放心将自己的生命交到别人手上吗?”
    对于自己的生命,苏曼只信任自己。她一直坚信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才能长久的地活下去,这般想着,苏曼继续道:“寻求别人的庇护不是长久之计,也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就算我现在答应了你们,可一旦到了真正的危机时刻,还是要靠自己,我现在连自己的承诺都保证不了,又如何能确保别人把你们安危放在首要位置?而且等到突围的时候,实力弱的人一样会成为魔物的食物,被他们附体,成为没有思想的废物。
    现在求来的庇护,不过是让你们多活几日罢了。
    你们自己好好想一想,你们真正想要的到底是苟活几日?还是努力提高自身实力,突破重围?”
    苏曼最不擅长的就是高谈阔论,像个老学究一样给别人讲道理,然而这些话都是发自肺腑,所以苏曼说完,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小灰则双眸灼灼的盯着苏曼,眼底一片火热,苏曼说的内容它没注意,它只关注苏曼脸上的神色,平时苏曼总是一副淡淡的神情,很少像现在这般严肃中带着一点教训人的模样。
    小灰看的一阵兴奋,它对苏曼脸上任何的神情都感兴趣,心中甚至暗暗的想着,如果现在突然将她扑倒,不知道她脸上会露出什么神情?惊慌失措?讶异愤怒?
    苏曼不知道小灰心中所想,她一一将众人的神色收入眼底,有些人沉默下来,眼中闪过深思,有些人则面露绝望,更有甚者直接承受不住,崩溃的大哭起来,也有人面露不屑,似乎是对苏曼的话嗤之以鼻。
    片刻后,众人回过神来,一修士开口反驳道:“你说的这些话我们又怎么不懂?我们比谁都清楚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要想有尊严的活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变强!变强!再变强!可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连修炼的时间都没有,哪有时间变强?”
    闻言,苏曼微微皱眉道:“变强不一定是坐在屋子里闷头苦修,这样是能积累灵力,但是战斗力不会增强,即使进阶了,也只是个空壳子,而搏斗与厮杀不但能积累经验,还可以积累灵力,经过生死搏斗后的进阶,基础会比闭关打坐更加牢固扎实。”
    这些是苏曼的亲身经历,在猿兽山历练一年后,她便闭关冲击到练气九层,苏曼觉得那一年的历练,收获很大。
    她刚要再开口说些什么,这时,那个年纪不大的青年终于忍不住,他满脸绝望的对苏曼大吼道:“你是筑基期修士,怎么说都有理!可是你别忘了,我们只是练气期,不论是前方的魔物,还是后方的猿兽,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可战胜的存在,若是硬拼,只有死路一条!当然在你们这群筑基期修士眼里,我们不过是蝼蚁一只,死了也无所谓。所以你才能在上面侃侃而谈,屁话一堆,不管我们……”
    那青年还要破口大骂,方大同却是先他一步呵斥道:”齐宵,你给我住嘴!“
    齐宵?这个名字有些熟悉,苏曼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她不着痕迹的打量了面前这个义愤填膺的青年一眼,一身月白长袍,头戴白玉冠,长相俊美,五官端正,身上带着一股书卷气,不过此刻这股书卷气被他脸上狰狞的面容彻底掩盖。
    苏曼看着这个叫齐宵的青年,看着他脸上的绝望,心中又将‘齐宵’这个名字默念了一遍,倏地,她猛地想起来,这人不就是苏晴的爱慕者之一,最后将原身推入魔物群中的人吗?
    想到原身结局,苏曼对眼前之人的那一抹同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向齐宵的目光也冷了几分,这人就是一个冲动易怒,没有脑子的激进青年,不然也不会在原身没有得罪过他的情况下,便为了苏晴将原身丢入魔物群中。
    被方大同一吼,齐宵顿时清醒过来,再看到苏曼那冷沉的神色,心里顿时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冲动,不过他还是梗着脖子看向苏曼,一副不畏惧强权的架势。
    苏曼淡淡的扫了齐宵一眼,转头看向方大同,道:“方师侄,如果我没记错,你是阵法师,对吧?”
    苏曼是发现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有时候筑基期修士的架子还是要端一端,不然这些人会得寸进尺,登鼻子上脸,所以她干脆拿出筑基期修士的姿态,直接叫方大同师侄,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是筑基期修士。
    方大同被苏曼问的一怔,半晌才回道:“我对阵法略懂一二,阵法师不敢当。”
    苏曼继续追问,“组建的除魔队伍并没有要求人数,对吧?”
    “对。” 方大同点头。
    “方师侄应该比我更清楚,阵法一旦用好,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也许一个人、两个人的力量很小,但是若是十人甚至二十人组成一队,再配上阵法呢?这么多人集中在一起,辅以阵法,难道抵不过一个筑基修士?”
    “你们整日在这里自怨自艾,提心吊胆,担心哪天会死去,有这个时间,不如去了解一下各自的特长和擅长的手段,再按照大家的特点划分小组,我想这样的队伍,肯定比随意组建出的队伍要强大很多。”
    随着苏曼话音落下,周围一片安静,大家都愣愣的盯着苏曼。
    尤其是方大同,经过苏曼的提点,这一瞬间,他好像有了新的方向。
    同级别的情况下,有阵法辅助的人要比没有阵法辅助的人要占很大优势,这一点毋庸置疑。若是一个团队靠阵法作战,那实力增长怕不是一倍两倍这么简单。
    当然这要求团队中的人对阵法必须有一定的了解,而且要配合默契,分工明确,只有这样才能发挥出阵法的威力,所以他们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
    不管怎么样,至少现在他们有了方向,不用再像无头苍蝇一般四下乱窜。
    看到众人的反应,知道他们已经听进了自己的话,苏曼也就不想再多留,与红芳、方大同告辞后,苏曼便带着小灰回了房间。
    小灰跟在苏曼身后,看着她那纤细窈窕的背影,眸光明明灭灭。
    苏曼关上房门,还没走到床边,小灰便向她扑了过来。
    被小灰扑了几次,苏曼已经有了准备,她忙闪身避开,训斥道:“小灰,你又淘气是不是?!”
    见小灰眸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眼中闪动着意味不明的光,苏曼无奈扶额,这个家伙又在想什么?!
    自从小灰进入二阶后,苏曼发现自己再也看不透它的想法了,便是通过契约也感应不到,这种情况非常奇怪,毕竟她是主人,对自己的仆兽有绝对的控制权。
    可现在,她连感应小灰的想法都做不到,先不说她这个主人当的有多失败,便是这种情况也非常危险,苏曼担心有一天她对小灰彻底失去控制,便是通过契约都约束不了它的那种,那时候她该怎么办?!
    第63章 063
    见被自己训斥后, 小灰停在不远处,瞪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那神情既像是委屈, 又像是不满。
    苏曼心下暗暗一叹,拍了拍身侧的床板, 柔声道:“小灰, 过来。”说好的要好好待它, 用爱感化它, 差点又忘了。
    这一次小灰倒是特别乖巧,听到苏曼的话, 它兴冲冲的扑到了床上, 并没有在往苏曼身上扑, 不过脑袋却是向苏曼的脸蹭过来。
    苏曼一把按住它的脑袋, 商量道:“小灰,你先睡觉,我修炼一会。”
    小灰‘嗷’叫了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苏曼的脸颊和唇角,这才在她身后躺了下来。
    因为床小,小灰的身体紧紧的贴着苏曼, 几乎将她整个人圈在自己怀里。
    对于小灰这种行为,苏曼已经习以为常, 她也懒得管它,而是直接将腰间的几个储物袋都取下来,然后开始清点储物袋。
    如今她已经进入筑基期, 身上的丹药都用不上了,包括辟谷丹,因为修士一旦进入筑基期以后,便可以辟谷了。
    苏曼仔细的查看一番,发现练气期修士服用的极品聚元丹剩的不多,当初为了筑基成功,她一把把的吞聚元丹,现在只剩下几瓶了,小还丹和辟谷丹倒是不少。
    除了丹药,苏曼身上值钱的便是二阶金刚猿的金刚鳞片了,这次从猿兽山穿过,她收集不少,应该能卖不少灵石。
    待将储物袋都查看一遍后,苏曼发现自己的家底是真的单薄,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本来她还打算将贵重物品放入储物戒内,现在却是没找到一件贵重物品。
    最后苏曼将曾经在落叶谷捡来的那个红褐色的,握在手中有一种灼热感的妖兽蛋放入了储物戒中,这么珍贵的戒指空着太可惜了,怎么也要放点东西才行。
    而在苏曼将妖兽蛋拿出来的时候,本来趴在苏曼身后假寐的小灰忽然扑过来,往那蛋上冲,显然是要将那蛋吃掉,幸好苏曼眼疾手快,快速将妖兽蛋收入储物戒中,不然这个蛋便要成为小灰的口粮了。
    见苏曼将妖兽蛋收起来,小灰有些不甘心,它将鼻子凑到苏曼戴着储物戒的手指上,不停的嗅来嗅去,还伸出舌头舔了又舔,一副讨要吃食的样子。
    苏曼将小灰的脑袋推开,“这个蛋都不够给你塞牙缝的,你要是馋了,我给你炖点肉吃。”
    都走上了修仙之路,还要时不时的给小灰做饭,苏曼感觉自己这老妈子命是改不了了。
    炖肉的时候,苏曼都是用凝水诀直接凝出的水,不知道是不是她体内灵气纯净的原因,凝水诀凝出的水也带着浓郁的灵气,比普通的水要好喝很多,炖出的肉不但软嫩鲜滑,香气扑鼻,汤汁也浓稠美味,每次小灰都喝的一口不剩。
    自己做的菜有人捧场,苏曼心里也高兴,只希望这个狼崽子看在自己这么精心伺候它的份上,以后即便有一天摆脱了契约束缚也能听自己的话。
    当然苏曼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纯属奢望,毕竟小灰现在就不怎么听她摆布了。
    喂饱了小灰后,天也亮了,苏曼直接带着小狼向街上走去。
    虽然众人都被困在清源城中,但是店铺仍然在勉强维持着,不过东西都很贵,像她出售的金刚鳞片价格反而很低,苏曼猜测是清源城没有多少炼器师的缘故,这些材料收了也无法立刻炼制,只能暂时压在手中,所以回收的价格特别低。
    苏曼手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价格再低她都得出售。好在她收集的金刚鳞片的数量不少,倒也卖了一些灵石。不过卖得了灵石还没捂热,就被她花掉了。
    魔物散发的气息太过让人窒息,不解决这个问题,面对魔物的时候,苏曼就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差不多,所以她先买了一件隔绝气息的黑色斗篷。
    这种斗篷不但隔绝魔气,也隔绝灵气,穿上后,若是想恢复灵气,便只能靠丹药,而且无法阻隔神识探查,这样的法器就像是一个塑料薄膜一样,将人与外界隔开,炼制方法简单,炼制材料普通,但是价格却不低。
    苏曼看到一些练气期修士披着这样的斗篷,筑基期修士倒是少见,因为筑基期修士体质好,抵御魔气的能力要强很多,并不需要这样的东西,当然苏曼是个例外。
    买完了斗篷后,苏曼打算买一些筑基期修士服用的丹药。
    筑基初期提升修为的丹药是凝气丹,恢复灵气的丹药是大还丹,苏曼转了几个店铺,竟然没看到这两种丹药。
    显然大家都知道与魔物的战斗将是一场持久战,他们还不知道要被困在清源城多久,所以店铺中的丹药早就被修士买光了。
    店铺倒是收丹药,价格也非常昂贵,苏曼身上还有一些练气期修士服用的丹药,此刻却是不敢拿出来卖了。虽然说练气期修士服用的丹药对她作用不大,但是聊胜于无,她还是先留着吧。
    想到苏晴靠着一手炼丹术赚的盆满钵满,苏曼心中不由一阵羡慕,看来以后有机会她也要学一门手艺,不求赚多少灵石,能养活自己就好,毕竟筑基以后,花费越来越大,她这还没为小灰买二阶饲兽丹,没为小妖买三阶妖丹,不然花费将更大。
    想到这些,苏曼就觉得自己这个主人不称职,如今已经进入筑基期,而小妖还停留在一阶中期,她真的要尽快想办法提高小妖的修为了,不然小妖将无法陪着她一同作战了。
    想到三阶妖丹的价格,苏曼心里微微一叹,不管生活在什么年代,没有钱都是寸步难行的!
    苏曼暗暗的握了握拳,魔物爆发也是赚取灵石的机会,她要好好抓住机会才行。
    从街上回来的时候,苏曼发现大家都盘腿坐在院子里,方大同被众人围在中间,正侃侃而谈,似乎是在给他们讲着什么。
    见苏曼带着小灰回来,众人纷纷起身向苏曼打招呼。
    苏曼对众人点了点头,看向红芳问道:“你们这是……?”
    “方道友在给我们讲阵法。” 红芳解释道。
    原来今天早晨听到苏曼那番话,众人得到了点播,也有了方向,一从苏曼那里离开,红芳和方大同便开始统计众人的修为、功法属性、擅长的领域等等。
    待统计好后,方大同便向他们讲解一套非常实用的团体作战阵法‘循环五行阵。’
    听红芳说完,苏曼眼中闪过一丝惊诧,没想到这些人动作这般快,不过想想也是,现在情况特殊,也没有时间让他们浪费。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