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骨,想后天改变并不是非常困难,可血脉却不然,因为血脉是天生,是传承,是一个种族的延续。龙生龙,凤生凤,想让老鼠拥有真龙血脉,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当然世间从来没有绝对的事情。”
    说到这里,庞家家主语气一转道:“若是福泽深厚,气运绝佳,有幸炼化一滴神兽的本命精血,即便不能成就神兽血脉,自身的血脉也会有很大提高。”
    庞家家主轻轻抚摸着手中微微发烫的玉石,低声道:“这块麒麟血玉是庞家老祖宗留下来的,传到我这里已经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了。
    麒麟血玉必须是完整的火麒麟尸身才能凝成,其内含有火麒麟完整的本命精血,上古神兽本来就非常稀有,而完整的尸身更是难寻。
    不是我危言耸听,这块麒麟血玉肯定是修仙界中仅存的一块了,若不是你将家父的遗骨和储物袋拿回,这等宝物我根本不会拿出来。”
    这句话庞家家主说的却是真心,扶桑真君这个储物袋的价值不可估量。储物袋上被扶桑真君下了禁制,只有庞家秘术能将其打开。
    从储物袋上的禁制看,眼前这位小友从没试图打开过它,甚至连她的神识都没有留下,可见她心术纯正,一点都不贪图储物袋内的宝物,也正因为如此,庞家家主心下对苏曼十分有好感,这才愿意将这块麒麟血玉拿出来,也算是对苏曼的答谢。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海域的人不养仆兽,这块血玉对庞家用处不大,不然他也不会将这等稀有的宝物拿出来。
    听到庞家家主的话,苏曼对这块麒麟血玉也动了心思,而且这等宝物让她知道,若是她不收下,庞家家主怕是也不会安心,毕竟这样的异宝拿出去肯定会在修仙界中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现在这块血玉她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虽然结果只有一个,不过苏曼还是将丑话说在了前头,“庞家家主,我们主仆分开的话,实力都很一般,我是担心万一失败,让庞家失去十三洲的掌控权。”
    听苏曼这般说,知道这事有商量的余地,庞家家主笑着道: “小友不要有太大的负担,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们尽力就好。”
    苏曼微微蹙眉,“不知道比赛是怎么个规则?”
    “庞家和朱家各出五位筑基修士参加比试,五局三胜。”庞家家主道:“取胜者担任下一届洲主。”
    说起来庞家原本有十几个筑基期修士,不过前段时间众人出海猎杀妖兽时,遇到了一只三阶水兽,庞家人几乎全军覆没,如今只有三位筑基期修士了。
    在如此敏感时期发生这种事情,不用想都知道是朱家暗中搞鬼,只是庞家一直拿不出证据,只能认灾。
    顿了一下,庞家家主继续道:“如今庞家两个筑基大圆满,一个筑基后期,实力都不俗,有百分之九十的获胜可能,让你和你的仆兽加入,主要是为了撑撑场面,不然偌大的庞家,连五个筑基期修士都拿不出来,说出去让人笑话。”也更证实了庞家衰落的言论。
    当然最后一句话庞家家主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未说出口。
    听庞家家主这般说,苏曼再没有顾虑,她直接答应了庞家家主,并领了麒麟血玉。
    两人谈妥后,庞家家主让人将苏曼带到庞家专门接待贵客的别院‘听风阁’。
    ‘听风阁’虽然占地不大,但是布置的非常别致,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如诗如画。
    苏曼住的房间有两层,一楼是作息修炼之地,二楼是观景台,站在楼阁上远眺,甚至能看到波澜壮阔的大海,景色极美。
    苏曼走进房间,刚坐在椅子上,小灰便在她身边不停的转来转去。
    见苏曼不理会自己,它竟是不满的冲她咆哮了一声,琥珀色的眸子也变得暗沉,倒是没有露出凶光。
    以前小灰若是想要什么,苏曼不满足他的话,它便会对苏曼露出凶狠的神色,如今那种凶狠的眼神苏曼倒是很少看到了,不知道是不是长大了懂得收敛了。
    不过想到这段时日来小灰的所做作为,苏曼又觉得让它收敛根本不可能,它只不过是对自己的态度变好一点罢了。
    不过见它那条大尾巴甩来甩去,爪子也不停的挠着地面,眼睛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麒麟血玉,苏曼知道此刻它的内心已经非常暴燥了。
    暗暗地叹了一口气,苏曼有些无奈道:“这块血玉迟早是你的,不要着急。”
    说完,苏曼也没耽搁,她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套阵旗阵盘,在屋子里布置起阵法来。
    这块麒麟血玉所含能量巨大,不能直接吞服炼化,需要阵法辅助,慢慢炼化。
    在四面八方都布置好阵旗后,苏曼揉了揉小灰的脑袋,说道:“坚持不住就出来,不要勉强。”
    叮嘱完小灰后,苏曼让它趴在阵法中间,随后她手指一弹,麒麟血玉便从她手中飞出,停到了半空中,正好就盘旋在小灰头上。
    见状,苏曼操控阵盘,启动阵法。
    渐渐的,麒麟血玉中有红色血雾涌出,远远看着,宛如红色薄纱,这便是火麒麟的本命精血,它将被阵法一点点的分解出来,然后被小灰吸收。
    不多时,红色血雾便覆盖了整个阵法,小灰的身影也被淹没在血雾之中。
    庞家家主有说过,一旦将麒麟血玉抛入阵法中,不管仆兽吸收多少,这块血玉最后都会消散。
    炼化麒麟血就与炼化异火一样,很痛苦,仆兽吸收的多少,与它的意志有关。坚持越久,获益就越多。
    苏曼虽然希望小灰能多吸收一些,但是也不想它太勉强,毕竟它的血脉太驳杂,是最普通的妖狼,上古麒麟血脉它未必能承受的住,不过苏曼也知道小灰那倔强的性子,担心它挺不了还死命坚持,所以苏曼又特意叮嘱了它一句后,这才盘腿坐在阵法旁为其护法。
    小灰在吸收流火的时候还嗷嗷直叫,痛苦挣扎,可此时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血雾蒙蒙,遮住了神识和视线,苏曼也不清楚小灰在里面什么情况,不过通过元神契约苏曼能感觉到小灰的元神很稳定,没有生命危险,如此,她便放下心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曼似是心有所感般睁开眼,便见阵法中血雾淡去,里面站着一个赤身**的少年。
    苏曼一拍脑门,她忘记给小灰准备衣服了。
    这个想法一出,苏曼连小灰的容貌都没来得及仔细打量,丢了一句‘在屋里等我’,便冲了出去,她要去给小灰弄套衣服回来。
    这边,苏曼刚冲出门外,小灰后脚就追了上去,他仍像兽态时一般,双手双脚着地那样奔跑。
    感觉到身后有人追来,苏曼回头,便见刚刚化形的少年以人猿泰山的姿势向她扑来,速度太快,苏曼躲闪不及,直接被对方扑倒在地,接着就感觉脸颊一阵湿濡。
    苏曼:“……”这虽然化成人了,但是脾性却是一点没变,还与兽态时一般无二。
    金桔是‘听风阁’的丫鬟,专门负责照顾苏曼的,平时她不敢去打扰贵客,不过只要贵客出门,她就会出来看看,以免贵客有什么需要找不到人。
    这次依然如此,感觉到新住进来的客人走出房间,她也马上从仆役房中走出。
    “啊!”待看到眼前的一幕时,金桔忍不住尖叫出声。
    听风阁里住的都是身份高贵的客人,平时把守的非常严格,一般人不让进来,就怕有不长眼的冲撞了客人。
    这个赤|身裸|体的变态是怎么溜进来的?而且他竟然明目张胆的亵|渎刚刚住进来的贵客!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babygirl的地雷,谢谢大家的留言,爱你们(づ ̄ 3 ̄)づ
    第79章 079
    听到金桔的尖叫,苏曼瞬间反应过来, 她调动灵力, 带着小灰猛地跃起,拉着他便冲回了房间。
    ‘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后, 苏曼冷着脸转身, 刚要训斥小灰两句, 这时,她面前忽然出现一张放大的脸, 因为离的太近, 苏曼只看到了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眸。
    那双眼纯净透彻, 里面清晰的倒映着她的影子,看一眼, 好似要将她的灵魂一并吸进去一般, 苏曼的心‘噗通’一声跳了起来。
    苏曼不是花痴,可还是被小灰的美色迷惑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因为下一秒,她便感觉唇角一阵湿濡。
    苏曼顿时回过神来,她一把推开小灰的脑袋,呵斥道:“你在做什么?!”
    “甜…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开口说话, 小灰的声音有些晦涩,有些生硬。
    虽然苏曼早就习惯了小灰对自己亲昵,但那是在它兽形的时候。
    现在面前的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男人,苏曼心里别提多别扭了, 她必须将小灰这个臭毛病纠正过来。
    这般想着,苏曼正色道:“小灰,你现在是人了,以后不能再做这么幼稚的事了!”说着,苏曼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套自己的道袍丢在小灰身上,然后转过身去,“赶紧穿上!”
    这道袍还是苏曼在西凉城的时候买的,金黄色的,款式不分男女,就是有点小,不过先让小灰将就着穿吧,她可不想再带着小灰出去裸|奔了。
    苏曼等了半晌,没听到声音,不由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还不穿?!”
    “我不喜欢穿衣服!”
    这次小灰的声音听着顺畅多了,不过他的回答却让苏曼心中一阵无语。
    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勉强平静下来,教育小灰的事慢慢来,不急于这一时。这般想着,苏曼耐心的解释道:“你现在是人,不是狼,是人就要穿衣服。”
    小灰似乎不太赞同苏曼的话,他皱眉想了想,反驳道:“秀女坊里的人大多都不穿衣服。”
    苏曼暗暗地翻了个白眼,“他们是在睡觉,只有睡觉的时候可以不穿衣服。”
    “哦。”小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拿着衣袍捣鼓了半晌,闷声道:“我不会穿。”
    苏曼无奈转身,刚想唠叨他两句,不过在见到小灰一脸委屈的模样后,苏曼瞬间便不忍了,她刚穿到这里的时候,也穿不好这些道袍,小灰刚化成人,哪里会这么复杂的事情。
    这般想着,苏曼从小灰手里拿过被他弄乱的衣袍,一件一件帮他穿上。
    之前苏曼一直刻意不看小灰的身体,可穿衣服的时候却是没法再避了。
    苏曼的身高在女子中已经不矮了,可也才到小灰的肩膀,苏曼估计小灰得有一八八以上了。
    宽肩窄腰,双腿又长又直,结实有力,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浓烈霸道的雄性气息,不愧是由妖兽化的!真的是太强壮了!
    看着面前这个容貌稍显稚嫩,但是身材却发育的极好的少年,苏曼老脸忍不住一红。
    虽然对化形后的小灰,苏曼心里只把他当作弟弟一般看待,可看到这样完美的健硕身材,苏曼还是忍不住一阵脸热心跳,系扣子的手都忍不住微微发抖。
    以前她也见过果男,不过都是在杂志或电视上,像现在这般还是第一次,苏曼心里哪能风平浪静。
    小灰可不像苏曼这样窘迫,他大大咧咧地站在那里,该展示的不该展示的都展示出来,一点不知道羞臊。
    面对这样的小灰,苏曼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教一教小灰做人的道理了,至少要让他明白什么是羞耻心,免得他以后再像今天这般冲出去裸|奔,她可真跟他丢不起这个人。
    费了半天的力气,终于将衣服穿好后,苏曼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退后一步。
    苏曼的目光在小灰身上上下打量一番,不管是袖子还是裤子都短了一大截,虽然苏曼这套衣袍她自己穿着挺肥的,不过因为小灰的体型比苏曼壮实很多,所以穿在他身上就崩的紧紧的,看起来很是怪异。
    不过小灰自己倒是没注意这些,他才不在意好不好看,只是觉得衣服太小了,身体完全伸展不开,感觉很不舒服,呼吸不畅。
    他刚想将衣服脱掉,不过在看到苏曼身上的衣服和自己一模一样后,小灰动作一顿,莫名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和苏曼穿一样的衣服很好,他喜欢和她一样。
    苏曼上下打量了小灰几眼,指着梳妆台前的椅子说道:“坐上去,我给你梳头发。”
    收拾妥了,赶紧带他去买一套合身的衣服,不然他这般袒|胸露|乳的成何体统?!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也很少有人敢这么穿。
    小灰最喜欢苏曼为他忙前忙后,做这做那,听到苏曼的话,他身形一动,直接窜到了镜子前的椅子上,然后乖巧的等苏曼过来。
    “做人的时候就用脚走路,不要像个猴子一样到处乱窜。”
    见苏曼皱眉,知道她这是不高兴了,小灰忙点头道:“我以后用脚走路。”
    “你先走两圈给我看看。”要教他怎么做人,就先从走路教起吧。
    对苏曼的要求,小灰自是没什么异议,他起身绕着屋子走了两圈,开始的时候有点同手同脚,不过走一会便自然多了。
    见小灰这么配合自己,进步又这么快,苏曼感觉胸口憋着的那口气顺畅了不少,看来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像正常人一样了。
    这般想着,苏曼让小灰坐到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她则站在小灰身后,拿起桌子上的梳子为他梳头发,小灰的头发非常柔顺,手感特别好。
    苏曼一边帮小灰梳头发,一边打量镜中的少年,十六七岁的模样,修眉鹰目,高鼻薄唇,脸如刀削,麦色肌肤,模样倒是没话说,就是不笑的时候看着冷峻逼人。
    这长相说起来一点都不次于穆天辰,不过苏曼更喜欢像这样穆天辰那种芝兰玉树一般的长相,小灰这模样太有侵略感,总给人一种冷漠无情的感觉。
    只是看着看着,苏曼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有几分眼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不应该啊,这么帅气的男孩子,她要是见过肯定会记住的。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