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少年的骨龄竟然只有七岁。”巫老粗噶的嗓音中带着一丝不可思议。
    巫老修习过‘天眼秘术’,眼光毒辣,看骨龄这等小事,从未出过错。
    “骨龄七岁?怎么可能?”此时邱少主口中若是有水,肯定会一口喷出去,修士要到八岁才能修炼,他这才七岁怎么可能进入筑基后期?
    巫老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观察结果非常荒唐,他静默一瞬后说道:“修仙界功法万千,奇妙无比,亦有一些功法可轮回逆转,让人回到年幼时期,也许他修炼的就是那等可改变骨龄的功法。”
    邱少主扫了一眼小灰那比正常人高出近一头的身高,以及他那强悍且充满力量的体魄后,转眸又看向苏曼的方向,问道:“那个叫苏曼的女修骨龄如何?”
    在决定会会苏曼后,邱少主便找人将苏曼的底细仔细的探查了一番,知道这两人是姐弟,且来自内陆。
    听到邱少主的话,巫老的目光亦落在了苏曼身上,观察片刻后,说道:“二十。”
    二十岁的筑基初期修士,在海域也是非常罕有了,而且她的一身水属性功法也是出神入化。
    弟弟年纪比她小,不足二十岁便筑基后期,功法更是神秘诡异,这姐弟俩不管是天资还是悟性都是绝佳。
    这样的人前途自是不可限量,邱少主摸摸下巴道:“比赛结束后,给他们姐弟二人安排到天字号房,定要好生招待。”
    “是。”
    这边,两人谈完后,场中的比试也结束了。
    经过一番波折,庞家终于胜了朱家,保住了十三洲洲主之位,庞雨衡心下大喜,本来他想与苏曼好好聊一聊小灰,然而见苏曼性质似乎不佳,便也住了嘴巴。
    小灰赢了那朱家修士的得分后,便没再参加任何比试,他的名次自是没有继续前进,只得了三十五名。
    名次虽不高,但是在众人心中小灰以然是‘筑基风云榜’第一人了。
    小灰对名次多少并不在意,他只在意苏曼的态度。
    进入前一百名可参加海外仙山举办的‘赏珠大会’,所以前一百名的修士并没有立刻离开海外仙山,而是跟随一众仆从来到了海外仙山给众人准备的客栈。
    以前除了筑基前一百人,其他人不可以留下来,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举办方允许每个人带领一位修士参加,如此苏曼自是跟着小灰留了下来。
    两人被分到了‘仙山楼’的‘天字号’房,‘仙山楼’看起来素雅,但是里面的灵气却是浓郁的好似不吸收都会主动往毛孔里钻一般。
    然而苏曼却是无心修炼,小灰脸色亦不是很好。
    一进入卧房,苏曼便忍不住问道:“你凝出的兽形虚影为什么有魔物特征?”
    闻言,小灰眼中讶异一闪,难道她是因为这个对自己转变态度的?
    小灰知道苏曼对魔物的恐惧和厌恶,如此,便也说的通了。
    虽然明白了缘由,但是小灰的心情并没有好转,他心底深处反而莫名的升起一股烦躁,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让他抓狂。
    小灰的目光在苏曼脸上巡视片刻,勉强压下心底的暴躁,心平气和的解释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因为我净化了太多的魔珠,吸收了太多魔气,兽形虚影受到了影响。”
    听小灰这般说,想到他净化魔珠为自己赚了大笔的灵石,苏曼心底便软化了一些,再想到小妖在吞噬那紫色妖藤后,不管是颜色,还是外形亦都有几分那紫色妖藤的影子,苏曼心里的疑惑便又打消了几分。
    见小灰嘴唇紧抿,神情亦有几分不悦,苏曼刚要关心他几句,这时,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
    苏曼抬步打开房门,便见一个店伙计打扮的青年道:“仙子,我们少主有请。”
    苏曼愣了一瞬后方开口问道:“你们少主是谁?”
    听到苏曼的话,青年心中十分惊讶,整个海域几乎没人不知道‘仙山楼’是少主的产业,这女修莫非连‘仙山少主’都没听过?
    虽然心中讶异,不过青年面上却平静道:“我们少主是海外仙山岛主之子,如今他就在这客栈中,想要见见仙子。”
    海外仙山的少主求见,苏曼自然是不会拒绝,只是这人为什么要见自己?
    带着疑惑,苏曼抬步跟随店伙计向客栈后面的一个独栋小楼走去。
    而小灰本来还在因为苏曼对魔物反感而莫名郁闷,如今见苏曼被人叫走,自是抬步跟了上去。
    在小灰看来,苏曼是他的主人,他是苏曼的仆兽,不管苏曼去哪,他都要追随,寸步不离。这一是因为两人本命契约维系,二也是他心之所向。
    苏曼跟随那店伙计来到后院独立的小院时,便见一黑袍男子立于院中的槐树下,这男子正是苏曼曾在比斗场上见过的邱少主。
    见苏曼和小灰走进院落,邱少主的目光在两人身上一扫,率先开口道:“苏姑娘,贸然将你请到此处,多有唐突,不过我却是有一事相求,还望苏姑娘莫要见怪。”
    那店伙计在将苏曼引入院中后便离开了,三人虽然站在院子中,但因院中布有禁制,且十分严密,所以几人在院中交谈并不担心被人听了去。
    见邱少主一见面便直接开口道出意图,苏曼心中微微惊讶,尤其听对方说有事相求,苏曼心中惊讶更甚,堂堂海外仙山的少主,人脉资源皆无所缺,竟然求助于她一个小小筑基初期的修士,这实在是让人疑惑。
    苏曼思索一番,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能为对方提供助益的。
    也许苏曼面上的神情太过明显,还不待她开口说话,那邱少主便是摇头一笑道:“我确实是有事相求,只要苏姑娘愿意伸出援手,不管事情是否能成,我都愿意赠送苏姑娘一滴‘灵膏髓’。”
    有灵脉之地,天长地久会形成灵石,若是灵脉品质绝佳,则可形成中品,甚至上品灵石,若是极品灵脉,则可能生出极品灵石。
    而在极品灵石周围,会环绕着极其纯净的灵气,它们是灵气的精华所在。
    这些灵气存在矿下万年乃至数万年之久,浓郁的灵气慢慢堆积挤压,渐渐由气态转为液态,再由液态转为乳状,渐渐凝成膏脂,这些膏脂不会再继续固化形成灵石,而是会一直以膏状的形态纯在,这些膏状物质便是‘灵膏髓’,它们比极品灵石还要珍贵数倍。
    因为‘灵膏髓’修士可以直接吞服,炼化吸收后,可以使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境界提升一小阶,且不会留下任何隐患,只是修士一生只能有一次这样快速的晋升机会,若是吞服过一次‘灵膏髓’,以后再服用,便没有这等效果了。
    很多修士都想在瓶颈时服用‘灵膏髓’,然而‘灵膏髓’有市无价,一般只有拥有极品灵脉的宗门或世家手中才有。
    要知道一处极品灵脉,要成千甚至上万年才能凝出少量‘灵膏髓’,这么珍贵的东西,谁会将之拿出来售卖。
    听到邱少主的话,苏曼心中十分激动,可想到无功不受禄,无德不受宠 ,这许诺的好处越大,相求的事情肯定也越难,一时间,苏曼心中便有些踌躇,小灰亦是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似乎是看出苏曼的为难,邱少主抬手比了个请的手势,说道:“苏姑娘随我进去吧,具体是何事,我们进屋详谈。”
    第93章 093
    苏曼人已经在海外仙山, 有些事根本身不由己。
    不说是在海外仙山,便是整个海域想要逃脱海外仙山的势力也不可能。
    在这里,她甚至连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散修都不如,即便小灰比同阶强大很多,可也只能在同阶中耍耍威风,在庞大的势力面前, 却是什么都不是的。
    邱少主拿出如此贵重之物相赠, 自是为了展示他的诚意,苏曼若是一口回绝,将对方的诚意拒之门外, 那后面恐怕是要先礼后兵了。
    对方先以礼待之,她也不能太过拂了对方的面子, 这般想着, 苏曼抬步向房内走去。
    见小灰紧紧跟在苏曼身后, 邱少主眸光微微一动, 却是并未说什么,他亦抬步紧随两人身后走了进去。
    屋子的布置与他们的天字号房略有一些不同,他们先进入的是客厅, 苏曼原以为邱少主会在此处将事情与她说清楚,却不想对方继续向里间走,直将他们引入了主屋。
    这次邱少主率先进入主屋, 他人刚步入屋子,屋内便传来一道娇柔的女声,“文宇, 你过来了。”
    那声音听着微弱无力,呼吸也似有若无,不难猜出声音的主人身体非常虚弱。
    听到女子的声音,邱少主身形一动,快步闪入床边,他双手扶住女子,责备道:“柔儿,你身子不好,快快躺下,莫要起来。”
    虽然是责备的语气,但是声音却非常温柔,与他冷傲的气质一点不符。
    那女子却是不听邱少主的话,而是好奇的望向门边,用撒娇的口吻说道:“这不是看你带客人过来了吗?不然我才不会起来呢。”
    邱少主听罢,眼中闪过一抹怜惜,“今日我请来的客人或许能帮助你。”说着,邱少主轻轻将女子放倒在床上,然后转头看向苏曼二人道:“二位先坐吧。”
    苏曼带着小灰在就近的椅子上坐下,这时,她也看清了柔儿的容貌。
    果然人如其名,看起来非常柔弱,但模样在美人如云的修仙界却算不上如何貌美,不过她眼波流转间,十分勾人心神,看一眼,便让人移不开视线。
    显然柔儿所修的功法比那水仙子要霸道的多,如果苏曼没猜错,柔儿修炼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媚术。
    不过在见过柔儿后,苏曼发现她面色惨白,嘴唇也毫无血色,周身更是散发出一股颓败的气息,显然身体非常不好。
    苏曼和小灰坐定后,邱少主亦正了正神色,将他所求娓娓道来。
    邱少主是三灵根,灵根资质一般,不过他体质特殊,是非常罕见的纯阳之体。
    拥有特殊体质的修士,若是能得到匹配的修炼功法,其修炼速度一点都不亚于天灵根修士。
    邱少主修炼的功法是‘烈阳决’,非常适合纯阳之体的修士修炼。好的功法,再配上与阴体质女修双修,进境自是极快。
    不过纯阴之体的女修非常稀少,邱少主便收集了一些偏阴体质的女子,或者是功法偏阴性的女子,柔儿自然是其中之一。
    因为所修功法的原因,柔儿十分善床|第之事,再加之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最是得邱少主宠爱,所以不管去哪邱少主都喜欢将她带在身边。
    一次两人游历之时,偶然遇到一簇‘红焰赤火’。
    海域水势旺盛,火势薄弱,在海域想遇到异火非常困难,更何况是‘红焰赤火’这种十分罕见的至烈之火。
    ‘红焰赤火’世间罕有,在海域遇到更加不容易,邱少主自是想将其收服。
    ‘红焰赤火’性炽烈,并不容易收复,邱少主性情狂傲,以为自己是纯阳之体,自不惧怕其烈性,所以他几乎没有太过犹豫便开始收复‘红焰赤火’。
    因为‘红焰赤火’与邱少主的纯阳之体相合,收复过程十分顺利,邱少主心中大喜之下,却是忽略了物极必反,水满则溢的道理。
    待那‘红焰赤火’进入邱少主的身体后,他的身体便被至阳之烈之气侵占。
    凡事须有度,过犹犹不及,他本已是纯阳之体,再收复至烈之火,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自然遭受赤火反噬。
    当时他便昏了过去,再醒来时,便见柔儿躺在他身侧,周身被烧的黑乎乎一片,生死不知。
    邱少主一探查发现柔儿修为全无,不用想都知道,是柔儿用她体内的阴气勉强综合了他体内过剩的阳气,将他救了回来。
    然而柔儿修为低,实力弱,又怎么能承受的住霸道的‘红焰赤火’?
    邱少主探查过柔儿的身体后,发现她的身体虽然被焚的面目全非,但是元神还在。
    对柔儿在自己人事不知之时,舍命相救的举动,邱少主十分感动,将一息尚存的柔儿带回仙山后,邱少主便想尽各种办法救治她。
    柔儿的身体被‘红焰赤火’损毁,邱少主用了无数灵丹妙药终于将濒临死亡的她救回来。
    虽然借助木之精让其身体恢复了生机,但被‘红焰赤火’焚烧过后,因为体内残留了至烈火气,让她的身体失去了活力。
    邱少主寻遍各种方法,却是不能将她体内的火气除尽,如此柔儿便无法修炼。
    木主生,水主育,邱少主此次寻苏曼的目的,便是希望苏曼用她体内至纯的水灵气,冲走柔儿体内残留的火气,并用水性润泽的特点,助她被火烧的枯竭的身体重获活力。
    邱少主曾带着柔儿去寻过庞水嫣,当时别人都以为他去向庞水柔提亲,他也并未多做解释。
    而经巫老观察后,得知庞水嫣体内的水灵气虽然纯净,却不足以涤荡柔儿体内残余的至烈火气,滋润柔儿的身体。
    因为柔儿身体已经非常脆弱,邱少主不敢轻易尝试,所以他才在水仙子比武招亲之时做了手脚,那顾坤就是因为直接生吞了太多海鲸兽的心脏和妖丹,使得其体内残留的杂质太多。
    修士和妖兽不一样,妖兽体质驳杂没有任何问题,修士体质驳杂却会出岔子,这也是顾坤修炼那部邪法失败的一个原因。
    邱少主之所以让顾坤打擂成功,也是想看看水仙子能否净化顾坤的身体,若是能净化,则说明她体内的水灵气十分纯净,亦可滋润柔儿的身体。
    不过在见识过苏曼体内的水灵气之后,邱少主的计划立刻改变了,巫老说苏曼体内水灵气之纯净乃他平生仅见,应该可以帮助柔儿。
    灵气越纯净,对柔儿伤害越小,邱少主自是迫不及待的想借助苏曼体内的水灵气一试。
    要知道修士修炼都有最佳时期,如今柔儿已经近四十岁,若是不能在五十岁前筑基,那以后即便她可以修炼,也不会走太远了。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