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向她飘来的根本不是人类女子,而是深海中的海妖。
    那海妖的长发像海草一般随着水流肆意荡漾,肤白胜雪,容颜绝世,秋水般的双瞳似璀璨的篮宝石,流转间漾着无限的风情,美艳绝伦。
    虽然生了一张人类面孔,整个人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气,这分明就是海中专门蛊惑人心的海妖!
    就在妇人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时,数道浪花飞速而至,将她身边的鱼群炸的支离破碎,而她则被一条绿色的藤蔓卷到了船上。
    妇人还没有从这一系列的状况回过神,面前的女人又召出了一个浑身血淋淋,体型巨大的妖狼,小船一丈长,半丈宽,这妖狼却和小船一般大小,险些没将船身砸翻。
    妇人惊的尖叫一声,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天呢,怎么把这么个庞然大物抛到船上了。
    直到苏曼再次从她要止血粉,妇人才回过神,其实她给面前这女修的药膏是她身上最好的外伤药,不知道这女修为什么还要止血粉。
    虽然不清楚原因,不过她还是将身上的止血粉递过去了。
    之后,就见那女子小心翼翼的摆弄那妖狼的身体,将止血粉一点点的洒在它的伤口上,然后扯下内衣的一角,帮它将伤口包扎起来。
    苏曼的举动让妇人看的一愣一愣的,她一直以为这妖狼是这女修捕猎来的妖兽,但是现在看她那轻手轻脚,一脸紧张的模样,这妖狼应该是她的仆兽吧?
    在海域很少有修士养仆兽,因为这种陆地妖兽在海中战斗时,实力会弱上很多,养了实在是浪费灵石,除非是那种大家族子弟。
    妇人忍不住偷着瞄了苏曼一眼,十七八岁的模样,但是修为却深不可测。妇人修为低,无法看出苏曼的真正修为,但是从海中那一击的威力不难猜出,至少筑基期以上。
    妇人活了四十多年了,也有点眼力,她能看出来眼前女修这般水嫩的模样,肯定是没吃过驻颜丹的。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显然是大家族子弟无疑了。
    不过那些世家少爷小姐就算养仆兽,也喜欢养一些性格温顺可爱,模样漂亮讨喜的,比如雪狐、灵兔这些,很少有人养妖狼这种凶猛的妖兽。
    尤其这一头体型已经这般庞大了,怕是修为也不低了。如此,妇人心中更加讶异,不过她面上却不敢表露半分。
    又等了片刻,见苏曼没再有其他吩咐后,妇人这才拿出苏曼给的丹药开始打坐疗伤。
    平时妇人连提升修为的丹药都用不起,更别提这种极品疗伤的丹药了。
    第一次用,药效果然不同凡响,只片刻,她身上的伤势便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刚一睁开眼,便对上了女修那双似是含着一层淡淡水雾的水眸。
    妇人心里一突,忙恭敬的问道:“前辈有什么吩咐?”
    “你住的岛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闻言,妇人心下一喜,忙报上住址。
    苏曼将小灰收入御兽牌后,便快速向妇人说的方位行去。
    条件简陋,苏曼也只是简单的将小灰身上的伤势处理了一下。眼下,还是要尽快回去,好好处理,不然耽搁了更不容易好了。
    这般想着,小船速度更快了。
    路上,苏曼向妇人打听了一下岛上的情况。
    原来妇人所在的小岛是‘红岩岛’,‘红岩岛’虽然不小,但是因为岛上灵气稀薄,离海域十三洲又很远,所以岛上居住的修士不多,且大多都是练气期修士,修为稍高一些的,都离开此岛了。
    岛上亦没有什么店铺,只有一个坊市,平时都是修士之间相互交换,有时候需要什么物品,可能几个月都换不到。
    听妇人说完,苏曼心中一阵无语,这个小岛是有多贫瘠啊,能买到好的疗伤药吗?
    要不是因为离此处最近的岛屿至少要走上近半个月,苏曼真不想在红岩岛耽搁时间,不过眼下也只能先去碰碰运气,不行立刻离开。
    到了岛上后,苏曼披上黑色斗笠,直接跟随妇人去了她的住处。
    待到院落,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便推门跑了出来。
    看到妇人的时候,小姑娘立刻红了眼眶,“娘,你怎么才回来。”说着,一把便将妇人抱住了。
    看到女儿委屈的模样,妇人皱眉问道:“我不在的时候,杜家那小子又来欺负你了?”
    小姑娘抿了抿唇,刚想开口,这时,她才注意到妇人身边还站着一个黑袍女子。
    看到女儿的视线,妇人也反应过来,忙向苏曼介绍道:“这是我女儿宁儿,宁儿,快见过前辈。”
    宁儿模样清秀,虽然皮肤有些黝黑,不过一双眼睛大大圆圆的,十分可爱,就是有些红肿,看起来像是刚哭过的样子。
    听到妇人的话,宁儿好奇的望着苏曼,乖巧的招呼道:“前辈好。”
    苏曼点了点头,看向妇人,问道:“莫嫂子,从这里怎么去坊市?”
    路上聊天的时候,苏曼知道这妇人的夫家姓莫,前几年丈夫出海,再也没回来过,也不知道是葬身大海里了,还是抛下她们母女俩走了,反正这些年了无音讯。
    “前辈要买什么?”莫嫂子道:“我们这坊市不大,能换到的东西不多。”
    “我想换品质好一些的外伤药。”怕妇人误解自己嫌弃她给的药,苏曼解释道:“我的仆兽伤势很重,普通的药对它作用不大。”
    “外伤药不用去坊市,我们这有个小医馆,里面的伤药特别好用。”还不待妇人开口,宁儿便主动道:“不过那医馆位置偏僻,前辈要是用伤药,我去帮你买回来吧。”
    有人主动帮忙,苏曼自然不会拒绝,问了价格后,苏曼便掏出灵石递给了宁儿。
    宁儿接过灵石离开后,莫嫂子便为苏曼收拾出了一间干净的房间,待一切弄好后,宁儿也拿着伤药回来了。
    苏曼打开看了看,品质确实不错,这才安下心来,打算在这里先住几日,待小灰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再回第二洲。
    拿着伤药回到房间后,苏曼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套干净的被褥铺在了床上,然后将小灰召唤了出来。
    小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少,几乎没有好地方,如今血液凝固,毛发也沾粘在了一起,根本没法上药。
    本来苏曼还想用清水帮它清理伤口,现在看来确是行不通。想了想,苏曼干脆拿出蓝水剑将小灰身上的毛都剃了。
    小灰身上的毛不长,剃掉后体型没什么变化,就是这么一大只光秃秃的妖狼看着有点丑,要不是小灰身形健硕,肌肉紧实,真的像一头巨大的花皮猪。
    剃完毛发后,苏曼便开始为小灰上药,前腿那处碎骨处她也不会弄,更不会上夹板,眼下也只能先将就,等解了锁链再治疗。
    苏曼刚进入筑基后期,这个时候打坐修炼作用不大,而且在海里呆了那么久,身体虽然没什么,但是精神却异常疲乏,上好药后,苏曼爬到小灰里侧,刚想眯一小会,这时,院外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苏曼立刻警觉,忙探出神识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便见一个面容黝黑,穿着短打的青年站在院外吵嚷道:“宁儿,宁儿,你出来。”
    第142章 142
    听到院外的叫嚷声,还不待宁儿有所反应,莫嫂子却是先冲了出来去,“杜三,你在这里喊什么?”
    见莫嫂子一脸怒容,青年嘻嘻一笑,露出几颗白晃晃的大门牙道:“莫婶子回来了,我想找宁儿谈点事,你让她出来一下。”
    杜三是练气大圆满的修为,在岛上算是修为最高的一批修士了。也正因为其修为高,家里还有个练气大圆满的爹,所以在岛上经常胡作非为。
    尤其莫家的男人失踪后,杜三更是经常来骚扰宁儿。
    “我们家宁儿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她。”
    说完,莫嫂子狠狠地瞪了杜三一眼,转身便向屋里走去,然而还不待她走两步,便听青年道:“莫婶子,你这段一直出海,可能没听说,最近岛上来了一个筑基期修士,他正在搜寻未出阁的女子。
    前两日已经有一批姑娘被带走了,也不知道带去了哪里,你若是不想让宁儿被带走,最好尽快让她与我圆房。”
    以前杜三就算对宁儿有企图也不敢这般明目张胆的说出来,现在竟然直接说出圆房这种混账话,虽然说修士发育的要早一些,可宁儿今年也才十三岁啊。
    而且修士不像凡人女子,凡人女子十三四岁可能已经成亲了,但是修士却很少,因为一旦破了身,筑基便会难上很多,除非是那些放弃修炼,或者是控制不住自身需求的人,不然很少有二十岁前成婚的。
    听到杜三的话,莫婶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她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大刀便向杜三砍去,边砍边恨声道:“杜三你个混账,再敢惦记宁儿,老娘和你拼命。”
    见莫婶子像头母老虎一般向自己砍来,杜三身形一闪,避开莫婶子的攻击后,皱眉道:“莫婶子你莫要后悔,若是宁儿被那群人带走,那就有去无回了,我这是为了你们母女好。”
    见大刀又向自己劈来,杜三骂骂咧咧道:“好心当成驴肝肺,真是不知道好歹!”说完,杜三一甩肥大的短袖,转身扬长而去。
    莫婶子刚要追,这时宁儿冲了出来,她一把拉住莫婶子的袖子,央求道:“娘,我们回去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莫婶子脚步一顿,盯着杜三的背影恨恨地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跟着宁儿回来了。
    见事态平息,苏曼收回神识,然后侧身面对小灰,目光落在了小灰身上。
    没剃掉毛发前,小灰那威风凛凛的身躯,强壮有力的四肢,劲瘦柔韧的腰身,从头至尾都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然而现在因为毛都剃光了,小灰身上的伤口更加清晰了。光|裸的皮上残破不堪,通红一片,看起来有些吓人。
    苏曼伸出手指在那些伤口上轻轻抚摸,在落到腹部那条最长最深的伤口时,苏曼的动作微微一顿,这一处应该是被尖利的石锥穿破的。
    手指在那一处伤口边缘来回抚摸片刻后,苏曼心中暗暗一叹,也不知道小灰身上的伤什么时候能好。这般想着,苏曼收回手指,然后闭上了眼睛。
    可能是真的累了,也可能是太久没沾床了,躺下后不久,苏曼便昏沉起来。
    迷迷糊糊中,苏曼感觉身前传来一阵湿热,她甚是听到了啧啧的吸|允声。
    渐渐的那声音越来越大,苏曼丹田中的那簇妖异火焰也雀跃的跳动起来。
    因为苏曼在吸收玄水之精时先用的这簇妖异火焰过滤,玄水之精的精华也被这簇妖火吸收了一部分,所以此时这妖火也壮大了不少。
    它散发出的火气更是像条灵蛇一般,不安分的从苏曼的丹田游出,沿着她的经脉缓缓运行起来,她身上那股若有似无的异香也愈发的惑人。
    不多时,苏曼的身体便开始发热发烫,那种软绵绵的无力感又来了,苏曼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似被点燃了一把火。
    随着那簇妖火的火气在身体里乱窜,她感觉周身好似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针扎一般的刺痒难耐。
    苏曼知道有个暖暖的东西压在她胸口,是它害的她这般难受,不过因为这个东西给她的感觉太过熟悉,所以苏曼一点都警惕不起来,她想伸手将东西拿走,可是她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连眼皮都睁不开,就像梦魇了一般。
    苏曼桃唇微张,呼吸急促,身上沁出一层细细的薄汗,面上更是透着一抹异样的桃红,不只是面颊,全身都变成了桃红色,好似初春桃树枝头上那朵盛开的最娇艳的桃花。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棂照在苏曼身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好似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晕。艳若桃花的容颜在朦胧的月光下透着一抹迷离,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极致的魅惑,美的非常不真实…
    苏曼在梦魇中浮浮沉沉,正当她挣扎着想要醒来时,胸口遽然一痛,苏曼受不住闷哼一声。
    睁开眼,看到小灰正在做的事,苏曼心头一阵羞恼,她刚要去拎小灰的脖子,可手还没碰到小灰那光秃秃的身体,便顿住了。
    小灰身上的伤口本来就不少,变小以后看起来更是密密麻麻,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苏曼的心顿时就软了。
    她轻轻的将小灰从自己身上捧下来,然后坐起身拢好衣襟。
    本来苏曼想警告小灰两句,不要老吃她豆腐,不过对上小灰那双委屈巴巴的眼眸,再看到它那副伤痕累累的小身体,到嘴的话却是说不出口了。
    反正被占便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说了更是不知道多少次了,它没一次往心里去的,不过是多浪费一遍口水而已。
    这般想着,苏曼拿出伤药,用手指摸了一些,然后在小灰身上轻轻涂抹起来。
    苏曼的手白生生的,柔若无骨,指骨纤长,指尖凉凉的。她动作十分温柔,细嫩的手指轻轻的触碰在伤口上,疼痛中带着一丝麻痒,那种痒从苏曼的指尖,直达小灰的心底,它感觉自己的心尖都颤抖了。
    小灰口中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低低的难耐的闷哼声,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左前腿因为伤的重无法支撑身体,另外三条腿再一抖,整个身体顿时失去平衡,直接瘫在床上。
    苏曼手一抖,忙问道:“很疼吗?”
    “嗯。”小灰闷闷的应了一声。
    看到小灰这副样子,苏曼心疼的不得了,她刚要说什么,这时,院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莫嫂子走出房间,打开院门,看到来人,愣了一瞬后,问道:“请问你有事吗?”
    来人是一位身材魁梧的红脸大汉,筑基期修为,他的目光在莫嫂子身上一扫,声音洪亮道:“你家是不是有个未出阁的姑娘?”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