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在海域见到了太多的金丹期修士,也可能是自己亲手斩杀过金丹修士的原因,如今在苏曼眼中,金丹修士也不是不可战胜的存在,不过文姑娘眼中对金丹期修士却有掩饰不住的尊敬。
    “丹道城一共有几个金丹修士?”
    “五个。”说完,似是想到了什么,文姑娘忽然道:“不对,六个了,昨天丹道城又来了一位金丹修士。年丰说这两日丹道城会组织我们这些筑基期与金丹期修士一同排练阵法,到时候也好一起对抗魔物。”
    听到年丰,苏曼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人是曾经和她们一起困在清源城的筑基修士,长相憨厚,性格也老实本分,对文姑娘的喜欢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
    大家都觉得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毕竟文姑娘这等姿容即便是在美女如云的修仙界也是非常少见的,而他却是容貌平平,资质悟性也一般,根本配不上文姑娘。
    当时不少人明里暗里嘲笑他,不过年丰都不予理会,没想到现在他还守在文姑娘身边。
    文姑娘性情寡淡,不善言辞,心思却十分通透,众人都能看出年丰对她的心思,她不可能没看出来,可直到现在她还允许年丰围在身边,想来对年丰也不是一点心思都没有。
    不过当初的时候,苏曼可是看出来,文姑娘是有点讨厌年丰的,虽然说她和谁话都不多,不过当初对那年丰脸色却是更冷一些,可看如今这情形,到真是应了那句‘好女怕缠郎’。
    不过人长的好也不是什么好事,听说当初潘金莲就是被武大郎这个‘缠郎’痴缠了去,若是能这样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也是好事一桩,可偏偏又来了个西门庆,第二次这个更是难缠,到最后竟是将命也折了进去。
    啊啊啊,她这是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苏曼恨不得捶爆自己的脑袋,文姑娘人这么好,怎么能和潘金莲比,年丰更不是武大郎。
    小灰消失了,她就看不得别人恩恩爱爱,双宿双飞了吗?!她怎么能这样恶毒?真是该死!
    苏曼正在这里暗暗唾弃自己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敲响。
    文姑娘起身打开房门,便见一个长相憨厚的男子站在房外。
    这男子在见到文姑娘的时候,一双眼睛好像被点亮了一般,“青青,上面让所有筑基期修士尽快集合。”
    “干什么?”
    “让我们与金丹期修士排练阵法,免得到时候魔物突然攻城,应对不及。”
    第153章 153
    听到年丰的话, 文姑娘转头看向苏曼, 问道:“苏道友,你身体情况如何?能和我们一起演练吗?”
    文姑娘话音落下,年丰条件反射般的向屋里看了一眼,待看到苏曼时, 他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不过也只是一瞬,神色便恢复如常,没有一丝沉迷, 可见他并不是一个沉迷美色之人。
    之前在清源城的时候,苏曼一直留着长刘海, 此刻她露出真容,年丰也没认出来。所以扫了苏曼一眼后, 年丰便收回了视线, 显然没有与苏曼打招呼的意思。
    见状, 苏曼要出口的招呼也收了回去。
    和年丰在清源城时有过一段时日相处, 苏曼自然认出了对方,不过既然年丰没认出她来,她便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因为修士的生命无比漫长, 即便是夫妻也可能几年甚至是几十年不见一面, 所以在修仙界, 纯粹又真挚的感情非常少,如今看年丰人似乎不错,至少没被她的美色迷惑。
    当初年丰狂追文姑娘, 苏曼还以为对方看中了文姑娘的美色,现在看来,他对文姑娘却是有真感情的,不然也不会五六年过去了还在坚持。
    虽然修士对于男女之事比俗世,甚至是现代社会更加开放,不过文姑娘人那么好,她还是希望对方有个好的归宿。
    “苏道友?”没有得到苏曼的答复,文姑娘又问了一遍。
    直到文姑娘再次开口,苏曼这才回过神来,她摇头苦笑,不知道是不是小灰忽然消失的原因,最近她脑子里总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要知道她以前可是只专注修炼,对感情的事一点都不上心。
    见文姑娘还在等待自己的答复,略一沉吟,苏曼道:“你们先过去吧,我休息两日再过去。三角阵法我比较熟悉,晚一两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苏曼身上的伤不重,演练阵法肯定没问题,不过此时她却是没什么心情。
    虽然知道在魔物面前,个人感情是那么渺小,可在小灰刚刚消失的情况下,苏曼真的做不到马上就投入到演练中。
    从收复小灰的那一刻起,苏曼便决定这一生都和它一起,一起作战,一起修炼,一起看遍世间的风景,她把它当做了自己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因为有小灰陪伴,不管去多么陌生的地方,苏曼都不会感到孤单。
    她有想过他们有朝一日可能会死在某一场斗法中,或者是葬身在魔物口中,却从没想过,小灰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她!
    前一世,苏曼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那时她从未感觉到孤单。这一世,因为有小灰的陪伴,一切都变了,她怕是再也适应不了一个人的日子。
    若这个让她全身心信任的仆兽真的消失了,她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办…
    听到苏曼的回答,文姑娘点了点头,便跟随年丰一同离开了。
    如今丹道城封闭起来,苏曼无法出城去寻找小灰,原本她想独自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好好静一下,可真的只剩下自己了,她又受不住这无边的寂静。
    又躺了一会,苏曼终是忍受不住,起身向客栈的一处大殿中走去。
    此时,大殿中的气氛有些压抑,一众筑基修士皆三三俩俩的站在大殿中,沉默不语。
    自从魔物爆发以后,殿内的众人便整日里东奔西走,猎杀魔物,像现在这般聚在一起的机会非常少,尤其这些人中,不仅有道修,还有魔修。
    道修与魔修向来纷争不断,像这般心平气和的待在一处,还是第一次。
    不过众人心下却并不平静,因为魔物消失的实在诡异,想到它们此刻可能正隐藏在某处酝酿着一场大阴谋,众人脸上的神色便越发的凝重。
    正当殿内的气氛越来越压抑的时候,六位金丹修士从大殿的后门依次走了进来。
    这六位金丹修士中有两位来自魔修,四位来自道修,如今丹道城中的金丹修士都在这了。
    当然丹道城的实力不止于此,城中还有两位元婴期修士隐匿其中,不到万不得已,两位元婴期修士肯定是不会露面的。
    不过即便如此,看到丹道城的强者齐聚一堂,众人眼中还是闪过一丝惊讶之色,看来这次事态比他们想的还要严峻。
    偷偷打量几位金丹修士的脸色,见果然都不太好看,众人心下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这次召大家前来,除了要与你们演练阵法,还有一件事要告知大家,不过想必大家都知道了。”
    说话的是之前召见苏曼的那位丹道宗白长老,“最近魔物忽然凭空消失,这种情况必然是有强大的魔物在背后指挥,城中元婴老祖也出去探查过,可惜一无所获。
    若是它们突然攻击丹道城,我也不知道护城大阵能坚持多久,万一大阵被破,数以万计的魔物冲进来…”
    白长老说完,殿内一众修士的面色皆是一白。
    丹道城是丹道宗的根基,一旦丹道城破,丹道宗沦陷,那时整个南部都会被魔物占领,而他们不是成为魔物的口粮,就是被魔物侵占身体,变成没有神志的魔人。
    “大家不要想着南部被占领,还有东西北中几个区域,你们应该知道,我们的身后亦是魔物!
    如今的沧海界各大势力都在与魔物浴血奋战,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全力以赴!
    为了守护我们的土地,为了我们的土地不被魔物污染,我们必须拼尽所有力气杀光所有魔物,让它们永无翻身之日!”
    白长老话音落下,众人的情绪被感染,整个大殿都响起了修士铿锵有力的嘶吼声,“杀光所有魔物,让它们永无翻身之日!”
    苏曼走进来时,便见白长老脸色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而站在他身后的一位青年男子唇角却是弯起一丝微不可见的讥讽弧度。
    看到男子的瞬间,苏曼眸光一凝,这男子怎么有些面熟?
    似乎是感觉到了苏曼的注视,那男子视线一转,待落在苏曼身上时,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身边的女修察觉到男子的异常,不由开口问道:“何道友,怎么了?”
    “没事。”说完,男子从苏曼身上收回了目光。
    第154章 154
    虽然台上那个青年男子看着有些眼熟, 不过苏曼不敢老盯着一个金丹期修士打量,扫了一眼后她便收回了目光, 然后皱眉苦思起来。
    修士的记忆力都是极好的, 可以说过目不忘,那男子的容貌绝对可以称得上俊美无俦, 在她所遇男子中怕是也只有穆天辰能和他匹敌,但风姿气度却略有不及, 这可能是穆天辰修为远不及对方的原因。
    毕竟她上次见穆天辰的时候, 对方也才筑基初期, 而眼前的男子却已经金丹初期, 一个人的修为一旦提高, 虽容貌未变,但气质却会发生很大变化, 看起来也更为光彩夺目。尤其那一身藏青色长袍,更是衬得他面容冷峻, 气势十足,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令人着迷的男人味!
    按理说这般出色的男子,只要见过她就不会忘记, 可她现在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苏曼不是一个爱追根究底的人, 但是这男子的容貌虽然十分出色,给她的观感却并不好,因为这人身上有一股极重的阴煞之气,一双狭长眼眸更是寒意四射,即便是笑起来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阴冷。
    更可疑的是在白长老鼓动众人势气, 稳固军心的时候,他却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同为人类,不应该同仇敌忾,齐心协力,一起应对魔物吗?他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其实细说起来,这人的容貌和小灰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小灰十六七岁的模样,这人却有二十六七岁的年纪。
    而且小灰看起来憨愣,这人的风姿气度却十分出众,即使是身处在数千修士中,也能让人第一眼便发现他。
    因为两人的气质和年岁截然不同,所以即便五官看起来有些相似,也不会让人联想到一起。
    苏曼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因为他和小灰有几分相似而觉得他眼熟,小灰可没他身上那么浓郁的煞气。
    其实苏曼这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了,小灰因为吸收大量魔珠中的魔气,杀过无数猿兽,他身上的煞气一点不比那青年男子少,可因为小灰是她的仆兽,两人整日混在一起,她已经习惯了,或者说直接被她忽略了,可到了这男人身上,她却是一下子就发现了。
    因为自身体质的原因,苏曼对这类阴煞之气十分反感,所以即便那男子的容貌再出色,她心中也没什么好感。
    “啊!”苏曼心中尖叫一声,她想起来了,这男子就是她刚穿过来时,梦里出现的那个人,不对,是魔!他是魔!
    正常人做梦可能醒来就忘了,有些会记几日,当然也有一些特别的梦会一直留在记忆中,但那些出现在梦中的人,他们的容貌却很少有人能记住,除非是自己熟悉的人。
    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苏曼之所以还能清晰的记住梦中的场景和梦中的那个人,实在是那个梦太过真实,或者说它根本不像一个梦,而是一件真实的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件。
    想起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之后,苏曼的心忍不住一阵砰砰狂跳。因为担心对方发现端倪,苏曼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向那男子的方向看上一眼。
    梦中那个风华绝代的俊美男子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然而此刻苏曼心里却一阵胆寒,她怀疑这个男人是魔物,或者说他就是那个大魔头。
    不然为什么他和自己梦中的那个大魔头长的那么像?她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那个梦只能说是老天给她开的金手指,提醒她要防备这个曾经吞了原身的人。
    原书中那个大魔头似乎就仗着自己可以化身为人,在开始的时候一直隐藏在人类修士中做卧底,把所有的修士都蒙骗了,最后与魔物里应外合将修士一锅端掉,眼前这人的面相看起来就不像好人,说他是那个魔头一点都不冤枉他!
    越想苏曼的心跳的越厉害,后面白长老讲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反倒是周围传来的气势惊人的呼喊声震的她脑袋嗡嗡作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长老终于演讲完毕,他叫来了一位丹道宗的管事,让他将众人的修为、功法属性、特长都记录下来,然后分出六个队伍。
    当然为了队伍和谐,也为了实力能得到最大的发挥,白长老特意强调魔修和道修分开,毕竟魔修的修炼法门与道修完全两个路子,两者混杂在一起,对双方都不会有太大的助力。
    那丹道宗管事听到白长老的吩咐,又安排了几个丹道宗修士,然后让众人排成几个队伍,道魔分开,开始登记。
    苏曼来到一个队伍后面,刚站好,一道熟悉且带着惊喜的声音忽然在她身后响起,“苏姑娘。”
    苏曼回头,便见赵六一脸喜色的向她走来,边走边道:“好久不见啊!”
    苏曼讶异挑眉,“赵道友,你怎么认出我的?”
    因为要与金丹期修士一起排练阵法,所以苏曼没穿斗篷,如今她的容貌与五年前大相径庭,赵六是怎么一眼看出她来的?
    在苏曼心下疑惑之时,赵六已经大步来到苏曼身前,他的目光在苏曼脸上巡视一圈,笑着道:“有一次你额上的碎发无意中被风吹了起来,我恰巧看到了。”
    说完,赵六有些不满道:“怎么?我要是没认出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和我相认了?我说你这个女人也太狠了吧!怎么说我们也一起出生入死过,转个身你就把我当成陌生人?”
    苏曼嘴角抽了抽, “大殿里人太多,我刚才没注意。”
    赵六只不过是和苏曼开个玩笑,并不是真要为难她,听到苏曼的解释,他刚要说些什么,这时,一道阴冷的视线扫过来,凉飕飕的,赵六顿觉后背一寒,忙抬眸四顾,发现殿中很多人都向他们的方向张望,或者说望向苏曼,一时间,他也不知道那道阴冷的视线从何处而来。
    修士的直觉一向很准,赵六能感觉到刚刚那道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能是谁呢?赵六蹙了蹙眉,他向来人缘不错,得罪过的人也都斩草除根,会是谁对他抱有这么大的敌意?!
    赵六心中正暗暗捉摸着,这时,他的识海中忽然传来苏曼的声音,“赵道友,你对那六位金丹修士了解吗?”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