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真君元婴期,何程昱五阶,若是平时何程昱根本不会将他的攻击放在眼里,可是他如今要全力破禁制,自然没时间应付他。
    眼见巨网扑面而来,苏曼忙在自己和何程昱身上施加了一个水属性防护盾,然后召唤出蓝颜剑迎了上去。
    凌云真君的攻击和苏晴手中的金刚降魔杵不得不防,不过其他金丹修士倒是不足为惧,毕竟他们与她差了一阶。
    苏曼正这般想着,便见一众金丹修士纷纷拿出本命法器,迅速摆成阵法。
    何程昱境界太高,这些金丹修士也知道即便他们布阵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们心照不宣的向苏曼发出攻击,以期缠住苏曼,让凌云真君空出手来对付何程昱。
    穆天辰站在阵法正中,其他金丹期修士围在他身侧摆出三角阵法。
    看众人用自己改造的阵法攻击自己,苏曼心中一阵无奈,只得唤出小妖出来对敌。
    数十个金丹期修士摆成的阵法,其威力不亚于一位元婴期修士,小妖只有三阶,应对起来自然有些吃力,然而苏曼要对付凌云真君,也顾不上它。
    穆天辰一边操控阵盘,一边对苏曼传音道:“苏曼,你是修士,怎么能和那魔头联手对付人类?你不要执迷不悟,快放下武器,我会求凌云真君放过你的。”
    以前就有人和穆天辰说苏曼入魔了,没亲眼看到,穆天辰也没太多想法,如今亲眼所见,穆天辰可以说非常痛心疾首。
    苏曼没有理会穆天辰的话,而是对凌云真君道:“凌云真君,我们这次只是想坐禁地的传送阵回魔界,我可以向你发心魔誓:这次离开后,魔族再也不会侵犯沧海界。”
    听到苏曼的话,凌云真君动作一缓,他能看出来,苏曼因为结婴时间短,斗法经验不足,若是打下去,她肯定讨不了好,但这是在那魔头不出手的情况下。
    万一那魔头也加入战斗,那他们必败无疑,毕竟他们只有他一位元婴期修士,而苏晴只有金丹期,单凭她自己想要靠金刚降魔杵压制住那魔头根本不可能。
    若是苏曼愿意许下心魔誓言……,正当凌云真君心思动摇之时,苏晴忽然喊道:“凌云真君,你怎么能相信这个女人的话?她已经被这魔头魔化,说起来不过是这魔头的一件工具,她立下的心魔誓言怎么可信?!”
    说话时,苏晴手中的金刚降魔杵猛地放大,迅速向何程昱和苏曼砸去。
    因为有金刚降魔杵做本命法器,苏晴能感觉到一个人是否被魔化,她知道苏曼身上没有魔气,她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当初与魔物一战,她亲眼看到何程昱在最后关头不顾自己的安危将苏曼压在身上,她比谁都清楚,这魔头可能非常在意苏曼,这让她心中越发的愤恨。
    凭什么男人都喜欢她?苏曼这个贱人哪里比她好?!
    苏晴正恨恨地想着,这时,一尖利魔爪直直向她面门抓来,苏晴心里一惊,一边快速后退,一边操控金刚降魔杵去攻击那魔爪,对付五阶魔物,她唯一的依仗就是金刚降魔杵。
    苏曼身上就两件趁手的法器,一件蓝颜剑,此刻正被她握在手里抵御凌霄真君的攻击,另一个是小妖,它正在吃力的对抗那帮金丹修士。
    苏晴忽然祭出金刚降魔杵,苏曼还没想好应对之法,便见何程昱用魔气凝出一个巨掌猛地飞出。
    金刚降魔杵专门克制魔物,即便何程昱的修为比苏晴高了两个大境界,依然拼不过金刚降魔杵,甚至还会遭受那法器反噬,苏曼刚想叫何程昱停手,这时,一声惨烈的尖叫在耳边响起。
    苏曼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苏晴惊慌失措的捂住自己的脸,口中尖叫连连。那金刚降魔杵失去了控制,直接跌落在地上。
    苏晴虽然用手捂住了脸,但是苏曼还是看到了,她终于明白苏晴为什么要带面具了,开始她以为对方想特立独行,引人注意,现在才明白她是为了遮挡脸上的骷髅。
    是的,骷髅,银色面具遮挡下的半张脸已经没有一丝血肉,只余骨头。
    看到苏晴脸的瞬间,苏曼也想起来了,上次在她和何程昱被金刚降魔杵压制的时候,何程昱曾向苏晴发出过火焰攻击。
    修士身上的外伤一般都可以恢复,不过何程昱的丹火与普通修士不同,他曾多次吸收兽火不说,后来又激活魔族血脉,体内兽火已经升为魔火。
    被魔火所烧,留下的伤疤永远都不会好,如果苏曼没猜错,苏晴脸上的伤痕应该是那时候留下的。
    苏晴这声尖叫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待看清她的脸后,众人都惊愣住,不自觉的停下打斗。
    而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候,禁制终于被破开。
    神识略略一扫,待找到传送阵的方向后,何程昱一把搂住苏曼的腰,抱着她闪身进入传送阵。
    待凌云真君追上来时,两人已经被传送走了。
    盯着传送阵沉思半晌,最后凌云真君抬手直接将传送阵毁掉。老祖宗敢留这么个活口,是因为他们实力强大,不是那么畏惧魔物,可他不行,为了祖孙后代,还是将这活口彻底封死吧。
    不但自己封,他还要告诉那两个门派也一并封了。
    ***
    传送阵一停下来,苏曼便感觉到铺天盖地的魔气翻涌而来,有那么一瞬间,她险些没昏厥过去。
    何程昱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苏曼摇头,“没事。”说完,苏曼忙拿出红色斗篷披在身上。
    与何程昱亲密过后,苏曼对魔气明显有很强的抵抗力了,然而此刻她还是感觉到不适。
    因为魔气太重,斗篷的作用并不是特别明显,不过也比刚刚毫无遮拦的暴露在魔气下好多了。
    呼吸畅通后,苏曼这才抬眸打量周围的环境,放眼望去,四下黑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
    怪不得何程昱说魔域一片荒芜,哎,这种环境她一刻都不想多呆,它们却呆了近万年,怪不得这么想离开这里。
    苏曼正这般想着,前方忽然出现一个声势浩大的队伍,领头的是一位身着黑袍的老者,他身后跟着数百人,也都穿着黑袍。
    苏曼修为低,一下子面对这么多高阶魔物,即便它们没有释放出威压,苏曼也感觉头皮发麻,四肢发软,要不是有何程昱撑着她,她怕是早就跌到地上了。
    迷迷糊糊中,苏曼听到身边的男人喊了一声,“爹。”
    “哈哈,你们终于过来了。”
    带头老者笑着应了一声后,目光便落在了苏曼身上。他身后的族人更是双眸放光的盯着苏曼,有些魔物甚至暗暗地吞了吞口水。
    看到这一幕,何程昱的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
    虽然何程昱的修为和这些魔物差不多,都是五阶,但是他的实力众魔都有目共睹,即便是修为比他稍微高一些的,也打不过他,尤其在他激活了天魔血脉后。
    奈何纯灵之体对魔物诱惑太大,即便何程昱的脸色沉的好似能滴出水来,也阻挡不了它们那**裸的充满了食欲的目光。
    见何程昱满脸怒容,老魔君心里暗呼一声糟糕,这些蠢货,都告诉过它们‘来人是贵客,不是美食,不要盯着人家看。’
    现在可倒好,不长记性不说,一个个口水都流出来了。
    担心何程昱再反悔,老魔君忙上前一步,将一个精致锦盒递给何程昱后,笑着看向苏曼道:“程昱,这位是…?”
    老魔君自然知道苏曼是谁,他这么问只是想让何程昱向身后众人介绍一下,不然何程昱根本不会主动向大家介绍。
    “苏曼。”何程昱一边打开锦盒,一边向苏曼介绍道:“他是我爹,他身后的魔物是我的族人。”
    老魔君:“……”
    锦盒中是一枚青色的玉扳指,何程昱伸手取出玉扳指,然后探入神识仔细查看。
    看到何程昱的举动,老魔君冷哼一声道:“放心,大家的都在,包括我。”
    虽然嘴上这般说,不过老魔君心里却暗暗庆幸,幸好他没投机取巧,将自己的本命魔血也滴入了,不然被这混账发现,肯定要生事端。
    何程昱没有理会老魔君的话,待发现所有魔族的本命魔血都封印在玉扳指的凹槽中后,他拉过苏曼的中指,放到嘴边,轻轻咬破,然后将苏曼手指上的血滴在玉扳指上。
    随着血滴侵入玉扳指,苏曼感觉呼吸越来越顺畅,周身的力气也回来了。
    见滴血认主成功,何程昱将玉扳指套在苏曼右手无名指上,大小正好。
    对面的魔物在看到何程昱的所作所为后,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要知道这玉扳指可是历代魔君佩戴之物,它是魔域之主的象征,尤其这玉扳指封印了所有魔人的本命魔血,已经变成了守护指环,只有为魔族人做了大贡献者,才可拥有。
    之前老魔君说少主会带他们离开,他们才心甘情愿奉献自己的本命魔血,没想到少主竟然将守护指环给了这个女人!这是让它们以后都听从这个人类女人的命令吗?!
    人类和魔物是天敌,除了老魔君和人类女人有过交集,他们从来都是见之便杀的,从古至今,魔族从来没被人类修士统治过,它们原本以为少主将这女人带回来是想吃了增长修为呢,哪想到他直接将魔君之位给了她,这实在是让它们无法接受。
    但是因为契约已经签成,它们现在连一丝反抗的想法都生不出来,对苏曼更是没了食欲。
    被人盯视的感觉消失,苏曼暗暗松了一口气道:“小灰,我们带大家进小洞天秘境吧?”
    知道苏曼不喜欢有魔气的地方,何程昱点头道:“好!”
    进入小洞天秘境的那一刻,众魔人皆红了眼眶,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多久没看到这样生机盎然的景色了?有上万年了吧?
    一直生活在让人绝望的黑暗地域,它们都以为此生都要在那里渡过了,没想到真的有出来的一天,一时间,众人都感慨万千。
    “这里以后就是你们生活的地方。”何程昱看向众人道:“你们想在哪里安家都可以。”
    说完,何程昱拉着苏曼便向远方行去,他也要建造一个自己的家,不能总住灵女洞府。
    地点他已经选好了,一片灵气浓郁的竹林,那里还有一潭灵泉,冬暖夏凉,十分适合居住。
    “小灰,你为什么给戒指?”苏曼一边打量手上的戒指,一边好奇的问:“有什么作用吗?”
    “这是守护指环,”想到了什么,何程昱忽然停下脚步,然后拉起苏曼带着玉扳指的手,用指甲划破自己的指腹,将本命魔血滴入玉扳指的一处凹槽中后,说道:“凹槽中封印了所有魔族的本命魔血,从此以后我和我的族人将会永远守护你!相依相伴!不离不弃!”
    说完,何程昱将苏曼的手放到自己的唇边,十分珍重的吻了一下。
    听到何程昱的话,苏曼心中莫名涌起一阵感动,她眼圈微微一红,声音沙哑道:“你知道在我的家乡,你这样的举动是求婚的意思吗?”
    闻言,何程昱愣了一瞬后,低低笑道:“你是在暗示我应该娶你吗?”
    “不想娶拉倒。”苏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本姑娘又不是嫁不出去。”
    第172章 正文完
    听到苏曼的话, 何程昱唇边笑意加深, 但是却未达眼底,他搂住苏曼的腰,掐住她的下巴, 有些咬牙切齿道:“你想嫁谁?”
    苏曼暗暗地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你先逗我的,现在却来质问我。
    知道小灰那脾气, 苏曼也不和他一样的,她回抱住何程昱的腰,柔声道:“我只想嫁给你。”
    听到苏曼的话,何程昱感觉自己的胸口一悸,他刚要低头去吻苏曼,嘴就被苏曼的小手捂住了。
    “那些人修为高, 神识强大,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亲热了。”
    何程昱握住苏曼的手, “那我们建造一个自己的房子。”说完,何程昱抱起苏曼便向目的地掠去。
    待到一片竹林前,何程昱低头看向苏曼道:“这里灵气浓郁,我们在这里建一栋?”
    “可以啊, 不过…”苏曼有些怀疑, “你会盖房子吗?”
    “应该没问题。”何程昱心里也不是很确定,不过还是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房子?”
    看着眼前一片郁郁葱葱的青竹,苏曼道:“就地取材,就建一栋竹楼吧。”说着, 苏曼从储物戒中拿出纸笔,然后将自己理想中的房子画出来,递给何程昱道:“我喜欢这样的。”
    房子是上下两层的高脚楼房,楼梯在房间外面,图形上看很简单,但要建造成型可没那么容易,苏曼将自己仅有的那点理论知识仔细讲给何程昱听。开始的时候何程昱听的非常认真,渐渐的他的注意力便被苏曼那一张一合的小嘴,以及那一起一伏的胸口吸引。
    说着说着,苏曼感觉到不对劲,抬眸一看,便见何程昱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的胸口。
    苏曼脸颊一热,这人不会时时刻刻都在想着那事吧,修仙之人身体好,魔物更甚,要是小灰的心思都用在那事身上,她可受不起。
    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色狼后,苏曼一边推何程昱向竹林里走,一边催促道:“赶紧去砍竹子,把房子盖起来。”
    修士做什么都容易,砍竹子只需一道术法,苏曼看何程昱做起来挺简单的,她也去帮忙,不过一道法术打下去,只破了层皮。
    这时,苏曼才发现这竹子与普通青竹不同。
    见苏曼盯着竹子研究,何程昱笑着道:“这竹子存在起码万年了,即便是普通的竹子也不普通了,你去一边打坐休息,造房子我自己来就行。”
    苏曼不理会何程昱的话,她直接召出蓝颜剑对着青竹根部砍下去,这次倒是顺利不少。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章节目录

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发如青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如青丝并收藏成为恶毒女配后我拐走反派最新章节